第十章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侯亮平近來成了空中飛人,趙德漢賬本上那些行賄線索需要一條條落實,不斷擴大戰果,他就不停地從一座城市飛往另一座城市。今天,侯亮平要飛呼和浩特取證,正排隊登機呢,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竟是發小蔡成功打來的電話。侯亮平第一感覺就是出了大事。接手機時,他真切聽見了發小粗重緊張的喘息。猴子,侯處長,我……我緊急向你報告,我……我要舉報,正式舉報!這回有證據了,真的!

侯亮平心中暗喜,又舉報了?有證據?那就快說吧,我的飛機馬上要起飛了,正要關機呢!發小的聲音在顫抖,語調急促,似乎正在奔走逃命。猴子,我本想去北京當面向你舉報的,可是來不及了,我隨時有可能被人家干掉啊!我這就告訴你吧,H省委常委、京州市委書記李達康,他的老婆,就是京州城市銀行副行長歐陽菁,受賄二百萬啊!

侯亮平愕然一驚,拖著小行李箱,離開登機隊伍。你給我再說一遍,蔡成功,你要舉報誰的老婆?李達康?他老婆受賄二百萬?

是,這二百萬是我送的,我行的賄啊,這算證據吧?

侯亮平明白了,此事非同小可,有名有姓有金額,是行賄人本人的實名舉報,可以立案調查了!蔡成功是關鍵證人,必須保護起來。

但是情形很急迫,蔡成功現在正處于危險之中。據蔡成功在電話里說,“九一六”大火那晚,他磕破頭住進醫院,聽說廠子出事后立刻拔掉吊針逃走了。兩天后,約鄭西坡了解情況,卻發現有警察跟蹤他,他沒跟鄭西坡接頭就溜了。蔡成功在電話里焦慮不安地說,李達康動用了京州警察,隨時可能把他抓進去。他決心拼個魚死網破,才決定舉報李達康的老婆,現在只能靠侯亮平保護了,否則肯定沒命。

侯亮平有數了,問蔡成功,這件事對誰說過沒有?蔡成功道是只在電話里和陳海說過,也沒說太仔細,但提到了歐陽菁。侯亮平讓蔡成功馬上去見陳海,道是陳海會保護他的!蔡成功卻說不能去,現在京州的警察正四處抓他這個“九一六”放火犯呢!侯亮平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蔡成功危險了,便讓蔡成功說出具體地址,讓陳海去找他。蔡成功連自己發小也不敢全信,猶豫片刻才說,他在京州的中山北路125號附近的一座電話亭。侯亮平讓他原地等待,千萬別亂走。

合上手機,侯亮平額上冒出汗珠。廣播催促旅客趕快登機。雙方都在爭分奪秒啊,必須保護這位特別重要的舉報人,絕不能讓人家搶在他頭里把蔡成功搞死,這于公于私都說不過去!這么想著,侯亮平撥起了陳海的電話。還算萬幸,陳海的電話順利撥通了。侯亮平三言兩語把蔡成功的舉報內容說清了,其實就幾個關鍵詞:市委書記李達康的老婆涉案,謹防殺人滅口。估計陳海手上另有線索,這廝竟然毫不吃驚,只道明白明白,這個蔡成功交給我好了,繼續飛你的吧!

侯亮平上了飛機。空姐叮囑旅客們關閉電子用品,他心懷忐忑地關上了手機。飛機滑行,加速,起飛。侯亮平計算著陳海的行動和接下來的各種可能性。憑他的及時情報和陳海的機警,蔡成功迅速落入H省反貪局之手,得到保護應無問題吧?舷窗外,白云如棉山如瓊玉,托著飛機飄浮。侯亮平閉上眼睛想心事,越想越多……

其實,侯亮平一直和陳海保持著聯系。“九一六”大火那夜,他守在電腦前看現場視頻,陳海也在線。他們一邊看一邊分析,說了不少心里話。嘴嚴的陳海向他透露:根據最新掌握的情況,估計有一批干部在光明湖畔腐敗掉了,問題很嚴重,超出了最初的想象。侯亮平當時就問陳海,是不是找了那位要舉報貪官的發小蔡成功?陳海說,找過了,約好見面談,但蔡成功一直沒露面,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陳海分析,蔡成功的舉報看起來荒唐,細想都有一定道理,比如京州城市銀行歐陽菁斷貸,的確存在問題,斷貸造成了大風廠危機。侯亮平馬上提出疑問,難道李達康是放走丁義珍的黑手?他有動機有條件啊。陳海含糊其詞,不置可否,侯亮平再問,陳海就是不深談。侯亮平當時就有感覺,陳海掌握了不為人知的重要線索,只是還沒到揭鍋的時候。

空姐推來飲料車,微笑著問侯亮平要什么,他拿了一瓶礦泉水。蔡成功的舉報把李達康一下子推到前臺,這位大人物鼻子上的白油彩越抹越重了。可侯亮平也發現一處矛盾,既然歐陽菁收受了蔡成功二百萬元賄賂,為什么還要在關鍵時刻斷貸,致使大風廠股權落入高小琴之手呢?搞不清楚,太復雜了,這其中的秘密只有見到蔡成功才能破解。侯亮平心頭無端地一陣發慌,害怕從此再見不著這位發小了……

在呼和浩特下了飛機,侯亮平頂著北方的寒風,第一件事就是問情況。情況不妙,陳海那邊說,他和陸亦可在中山北路125號附近并沒找到蔡成功,現在還在電話亭旁邊的上島咖啡廳等。侯亮平擔心蔡成功被京州市局的警察抓走。陳海說,真被京州的警察抓走他也沒有辦法,但應該不會,蔡成功既然已經知道有麻煩,肯定會加倍小心。

再接到陳海電話時,已經是第二天早上。陳海通報情況說,蔡成功沒露面,應該是被捕了,但京州公安局矢口否認抓了蔡成功。侯亮平說:那你找一下咱學長祁同偉,他小子是公安廳廳長,讓他查一查蔡成功是否被捕!陳海說:這還要你說?我就是通過祁同偉查的,人家死活不承認抓了你這位發小。侯亮平想,這就奇怪了,蔡成功能跑到哪兒去?若不在警察手上,會不會已經被人家滅口了?心里不禁一沉。

然而,侯亮平沒想到的是,蔡成功沒被滅口,陳海差點被人滅口了!

三天后,侯亮平從內蒙古出差回來,正往秦局長辦公室走,準備匯報呼和浩特的案子。陳海突然從京州來了個電話,告訴侯亮平,他一點的飛機去北京。現在要去和一位舉報人見面,將會拿到重要證據,希望直接向總局領導做個匯報。侯亮平的興奮、激動難以言表,知道H省的反貪腐戰斗肯定取得了突破性進展,持重的陳海同學沒有十二分的把握是絕對不會這樣說話的。他便壓抑著興奮,對陳海說:放心吧兄弟,我這就和秦局見面,約他下午見你。晚上,我陪你喝上一杯慶功酒!陳海說:酒先留著吧,匯報完我得趕回去,免得打草驚蛇……

通話在此時戛然而止。

后來侯亮平再怎么撥打手機,對方都沒有應答。

事后得知,陳海和他通這個電話時,正沿著斑馬線過馬路,一輛卡車闖紅燈直沖了過來!車頭正撞中陳海,把陳海整個人都撞得飛了起來。陳海的電腦提包飛到了綠化帶的草叢中,馬路中央一攤鮮血,浸泡著一只軋變了形的手機。京州方面通報的情況是,一個酒駕司機造成這樁意外交通事故。司機被拽下車時,還酒氣沖天,站都站不穩。據說這是一個不可救藥的酒鬼,曾因酒駕進去過一次了,判了兩年。這次還不是早上喝的酒,是頭一天晚上喝的,兩人喝了三瓶二鍋頭,一直喝到夜里十二點。一早上出車,宿醉未醒,剛開過幾條馬路就出事了。

侯亮平不相信這是車禍。功敗垂成啊,只有身為戰友的他知道陳海距離那巨大真相有多近!也許已經近在咫尺了!否則,陳海不會遭此殺身之禍。這是有人暗下毒手,殺人滅口!侯亮平的心在滴血,火炙般地痛,與陳海相處的樁樁往事在眼前不停閃現,悲哀陣陣襲來……

當天下午,侯亮平努力鎮定著自己的情緒,郁郁寡歡地來到秦局長辦公室,關上房門,沉著臉說了一句話:秦局,陳海是被壞人暗算的!

秦局長給他倒了一杯茶,表示理解他此刻的心情。不過,也平和地說明,季昌明檢察長親自出了面,找到了交管部門,調閱了事故原始材料,沒發現什么疑點。侯亮平當即失態,脫口而出:現在,我連季昌明都懷疑!秦局長嚴肅提醒道:哎,亮平,說話要負責任啊!

侯亮平冷靜下來,分析情況。他告訴秦局長,這場離奇車禍發生時,自己正和陳海通著電話。陳海還說呢,匯報完案子就要趕回京州,怕打草驚蛇。現在看來蛇已經驚了。秦局長思忖道,陳海的父親陳巖石參與了季昌明的調查,也沒發現啥呀。侯亮平很固執,堅持認為,H省和京州市的情況很復雜,身為反貪局局長的陳海可能已經逼近某個致命的事實真相!在此之前,大風廠的老板蔡成功也向陳海舉報過,現在蔡成功也離奇地失蹤了!種種跡象都說明,京州乃至H省問題很大!

秦局長陷入了思索,在屋內踱起步:你敢肯定陳海是遇害嗎?

侯亮平口氣堅定:是的,遇害,不是車禍!陳海告訴我,他馬上要和一個舉報人見面,將會拿到過硬的證據。正因為事關重大,他才想飛北京親自向您匯報!秦局,趙德漢的案子差不多了,我想深入H省,徹查丁義珍出逃、“九一六”大火,以及陳海遇害這一系列案子!

秦局長坐在椅子上思索了好半天,突然抬起了頭:哎,亮平,如果派你到H省檢察院任職呢?臨時接替陳海,出任反貪局代局長?

侯亮平怔了一下:秦局,這……這我沒想過!

秦局長說:那就想想吧!單純去查陳海被害很難,怎么查呀?有什么理由查呀?就算查了,能查出真相嗎?聯想到京州市一個涉案副市長竟然能在我們眼皮底下順利溜掉,我就更不相信能查清楚了!

侯亮平眼睛一亮:我明白了,悄悄地沉下去,來個順藤摸瓜?

對!現在陳海傷勢很重,昏迷不醒。醫生們會診后說,陳海即使能活下來,十有八九也會變成植物人。丁義珍一案也要有熟悉情況的同志去抓,你去做代局長,正可以沉下心來和對手打上一場硬仗!

侯亮平說:秦局,那我聽從組織安排,隨時準備去H省報到!

>

當晚,侯亮平夢見陳海向自己走來,揚著那張娃娃臉,充滿疑問的眼中有些哀傷,身上血跡斑斑。他攤開雙手,仿佛在問,猴子,我怎么辦?侯亮平驀地驚醒,本能地喊了聲,海子別急,我來支援了。翻身坐起,窗外透入些許晨曦。他淚流滿面,任由淚水濕了衣襟……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