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7章 軟的不行來硬的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方志誠喝了一口茶,他進屋之后就在打量這個辦公室,大約三十多個平方,空間很大,裝修得頗為氣派,墻壁上掛著幾幅字畫,雖說不是什么古代名家,但卻是當代著名的實力派書法家所著,現在還看不出價值,等到幾十年后,價值就會成倍增長。

方志誠今天抽了時間陪張翠華來要款,如果能順利要到的話,那就沒必要走其他的途徑,但從劉愷的反應來看,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劉愷現在咬住了一個問題,這錢并不是借的,而是投資,如果這樣的話,劉愷完全就可以在拒絕將錢給張翠華。

方志誠放下了茶杯,低聲道:“劉總,首先張大姐是拿著一張欠條來找你的,而并非是一個投資合同;其次,你有沒有證據,證明當初這二十萬欠款是以投資的名義;最后,現在人已經死了,您作為一家企業的老板,是否應該多點同情心,將這筆資金還給張大姐。對你而言,這點錢并不算什么,但對于張大姐一家卻是救命錢。”

劉愷皺了皺眉頭,道:“第一,這個投資,是我和蘭道峰當初私下談好的,當時蘭道峰說,就打個欠條吧,所以我寫了個欠條給他,并沒有簽什么投資合同;第二,我是搞企業的,不是做慈善的,蘭道峰去世,我安排人送了花圈,并給了一定的撫恤金,我想我做的已經足夠,至于你想要拿回這二十萬,恐怕不行!還是那句話,錢我已經投資到了設備上,除非設備回本,創造收益,我才能以分紅的形式,將錢給她。”

方志誠無奈搖頭,道:“劉總,你此事做得有失風度了,如果往深處想,你的行為不仁不義。張大姐的老公是你們工廠的員工,據說當初在工廠里負責技術這一塊,對工廠的發展作出了貢獻。如果換做有良心的老板,即使曾經這筆錢是投資,也會將錢返還給他的家人。張大姐現在帶著女兒,女兒還有重病,這筆錢可是救命錢。況且,在我看來,這筆錢根本不是投資,而是一次借款,欠債還錢,天經地義的事情。”

劉愷面色變得難看,擺了擺手,道:“小伙子,說話要注意分寸,這里是愷威機械,不是你隨意可以撒野的地方。還有,張翠華,這錢我肯定是不會給你了,但到年底如果廠里有效益,我會給你一點分紅的。話到此為止,無需多言,你們走吧,我等下還要開個會。”

張翠華見劉愷下了逐客令,連忙跪下,哭泣道:“劉總,求求你了,你知道我家庭的情況,如果不是走到了絕境,我是不會這么做的。你就把錢給我吧,笑笑需要治病。”

劉愷嘆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有難處,但是我也有難處啊。廠里現在效益不好,資金周轉不夠,我手里根本沒有現錢,等一段時間吧,好嗎?”

張翠華抹了一把眼淚,哽咽道:“你已經推脫過很多次了,我真的等不了……”

劉愷眉頭皺起,他瞄了一眼門外,有人影晃動,心中暗忖老蕭喊來的人已經到位了。劉愷沉聲,道:“既然你不信任我,那就沒必要談了。你們走不走,如果不走的話,那我就讓人‘請’你們離開了。”

門外的人,一直注意著辦公室的動靜,聽劉愷扯著嗓子大喊,便有人走了進來,是個染了黃色頭發的齙牙,道:“劉總,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劉愷指著三人道:“請他們離開!”

黃毛齙牙面色一沉,警告道:“請吧!”

方志誠見張翠華還不想走,暗忖軟磨硬泡,估計也沒有用,嘆了一口氣,給婁瑤使了個眼色,道:“我們先離開吧。”

等三人走出辦公室,劉愷沉聲與黃毛齙牙,道:“得給他們點顏色瞧瞧,尤其是那個年輕小子,不然他們不知道天高地厚,以后還得來糾纏。”一邊說著,劉愷掏出了一包精品瓊金煙,道:“事情辦妥了之后,還有重謝。”

黃毛齙牙齜著牙齒,笑道:“劉老板,這事兒的套路我們清楚,等下出去干死他,看他以后還敢不敢再來。”

劉愷點了點頭,道:“注意一點,不要扯上我。”

黃毛齙牙哈哈笑道:“劉總,你太謹慎了。”

被十幾人壓著出了凱威機械,張翠華臉色有點不大好,低聲道:“他們不會動手吧?”

婁瑤看了一眼方志誠,也露出了擔憂之意。

方志誠淡淡笑道:“等下你們直接上車,有什么事我來擔著。”

剛出了廠門,黃毛齙牙加快步伐,往方志誠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他掄起了拳頭,就是一記重拳,砸向方志誠的后腦勺。不過,情況突然有點變化,自己的拳頭掄空,同時重心不知為何失去,整個人歪歪扭扭地,差點摔了一跤。

方志誠背著身子躲過了這一拳,主要是因為受到寧薔薇的調教,同時還早就有了防備。

雖說黃毛齙牙撲了個空,沒有打中自己,但是危機并沒有接觸,以方志誠現在的伸手,如果三四人或許能夠輕松對付,但對面有十幾個人,所謂亂拳還能打死老師傅,除非像郭勁遠這樣的高手在場,懂點三腳貓功夫的人直接會被對方的人海淹沒,方志誠看上去很鎮定,其實手心捏了一把汗。

如果自己真被打了,事情還傳播出去,恐怕會被人笑掉大牙。在自己負責的轄區,被一堆不良青年暴揍,這區委書記做得也夠真窩囊了。

方志誠往后退了兩步,離這群人保持一定的距離,沉聲道:“我警告你們別動手,我是政府工作人員,與公安局長關系很好。”

黃毛齙牙也站穩腳步,摸了摸鼻子,譏諷道:“哦?跟公安局長了不起嗎?市委書記還是我的親戚呢!”黃毛齙牙倒不是害怕他有什么背*景,只是方志誠剛才的身手不錯,他也怕一個人往上沖會吃虧。

方志誠知道跟他們這群流氓對話,那是有理說不清,他站在原地不動,沉聲道:“年輕人,我知道你們今天是過來替劉愷撐場面的,但有些事情你們最好別插手,因為他自己屁股不干凈,很快就會倒霉。你們不過是拿了他一點出場費,還是不要讓自己越陷越深。還有,我真沒跟你們胡扯,現在霞光區公安局長叫做項新,他也是區政法委書記。如果你們今天沖動做了什么,我擔保你們沒有好的下場。”

黃毛齙牙見方志誠很冷靜,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頓時有點猶豫了。正如方志誠所說的,自己只是拿了劉愷一點出場費,而且錢還沒有落入自己的腰包呢,看這小子也不像吹牛,如果自己真動了手,遇上那么復雜的事情,反而有點得不償失了。

方志誠見黃毛齙牙站在遠處猶豫了許久,他極其自信地轉身,然后往轎車行去。等上了車之后,那群人還在觀察著車子,尤其是黃毛齙牙猶豫究竟要動不動手。

旁邊有兩人在黃毛齙牙身邊低聲討論,這家伙看上去挺牛逼,是不是惹不起的人物。

“方書記,你可真厲害,竟然用氣勢壓住了他們。”婁瑤輕聲道,“我剛才都有沖動,下去要幫你了,沒想到他們竟然沒動手。”

方志誠沒有回答婁瑤,先發動了轎車,然后快速地換倒退檔,猛踩一腳油門,轎車竄出了十幾米之后,一個大方向的倒車,轎車迅速駛離了現場。

這引得身后那些人哄然大笑。

黃毛齙牙見那轎車有點灰溜溜地逃跑,嘴角撇了撇嘴,道:“切,原來是個裝逼貨。”

其他人也跟著黃毛齙牙,奚落了一陣。

等轎車駛離危險區域,方志誠抹了抹頭上的汗,暗忖“幸虧閃得快,不然真被揍了。”

婁瑤愣了半晌,張翠華也露出驚訝之色。

主要反差太大了,之前方志誠以一敵十多么帥氣,然而現在看上去,卻是有點……狼狽……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剛才對面有十幾個人,如果他們要動手的話,咱們一個都逃不了。婁警官,你剛才幸好聽我安排沒下車,否則的話,惹怒了他們,他們一擁而上,咱們都得完蛋。”

婁瑤露出失望之色,苦笑道:“方書記,你前后的變化還真夠大的。”

方志誠暗嘆自己剛才在那黃毛齙牙面前,那是不得已,必須要頂住壓力,將裝逼進行到底,這是一次賭博。自己其實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嚇住那幫流氓。不過,運氣不錯,自己演技不錯,賭贏了。

方志誠自嘲地一笑,道:“婁警官,請記住一件事,我雖然是霞光的區委書記。但跟普通人并無二樣。所謂雙拳難敵四手,對面蜂擁而上,我根本一點辦法也沒有。”

婁瑤苦笑道:“我以為你一點不害怕呢,還覺得你特別大義凌然呢。”

方志誠無奈搖頭,道:“當你遇到被狗追趕的時候,千萬不要想著加速逃離,相反,你站穩腳步,與狗對峙一段時間,反而會有不錯的效果。”

婁瑤嘆道:“你嘴巴倒是挺陰毒的,把他們都比作狗了。不過,接下來怎么辦呢?劉愷明顯不想還錢。”

方志誠沉默片刻,道:“軟的不行,自然要來硬的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