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上任后最大危機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下班之后,方志誠與戚蕓依舊在那間平房內相聚,不過方志誠隱約覺得戚蕓情緒有點不對。而他知道戚蕓的性格,若是她不愿意說的事情,即使自己逼迫也無用,所以也就沒直接問戚蕓。

上床之后,戚蕓被過身子轉向另一側,方志誠伸手過去拉了拉她的肩膀,戚蕓沒有順著這股力量輾轉過來,而是嘆了一口氣。方志誠捏了捏戚蕓的手腕,終于還是沒憋得住,問道:“戚縣長,究竟怎么了?”

戚蕓沉聲道:“志誠,如果有一天,我跟你變成敵人,那該怎么辦?”

方志誠微微一怔,苦笑道:“你胡思亂想什么呢?我們感情這么好,又怎么會變成敵人呢?”

戚蕓將整個身體蜷成了一團,低聲道:“如果有一天,我做了傷害你的事情,你會不會原諒我?”

方志誠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輕嘆道:“即使你要了我的命,我也不會怨恨你……”

“真的嗎?”戚蕓肩膀微微顫抖,竟然忍不住悲痛流淚了。

“你要怎樣才能信我呢?”方志誠無奈道,“要不我對天發誓?”

“不需要!”戚蕓被方志誠真誠給感動了,她搖了搖頭,連忙扭過身子,用手指堵住方志誠的嘴唇,“我還是跟你直說吧,偉銘書記,似乎對你不滿,想要拿掉招商局對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控制權,命令我拿出具體的調整方案。”

方志誠恍然大悟,終于知道戚蕓方才身上的負面情緒,從何而來。戚蕓是孫偉銘的下級,按照她的性格,理應站在孫偉銘的陣營,不過因為私情,她如今終究還是越過了底線,將消息告訴了方志誠。

方志誠充滿感動,以前與戚蕓之間更多的交流在生活之中,兩人小心翼翼,很少涉及工作方面的問題,因為方志誠知道戚蕓很重視自己的工作,他不愿意因為私情影響她在工作上的判斷。而如今戚蕓卻是主動站在自己的角度,透露了工作方面的信息。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壞消息。

作為縣委書記,的確有能力調整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的控制權,如此一來,那么他之前所作的各種努力,豈不是為別人做嫁衣,付之東流了?

方志誠沉默許久,他沒有想到孫偉銘的反應如此激烈,找到了壓制自己的手段。而這也是方志誠一直擔憂的,即使現在不戳破這個傷疤,以后終究有一天會被孫偉銘利用。

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還在初步啟動,現在遇到刁難,所受到的負面影響,遠比后期規模變大后的要小。

“我覺得你對偉銘書記的態度還是要改變一下,盡管宋書記對你親睞有加,但這畢竟是東臺,偉銘書記是東臺班子的大班長。”戚蕓眼中露出擔憂之色,伸手輕輕撫了撫方志誠的下巴,勸說道,“偉銘書記行事向來果斷,但他是一個年輕有抱負的書記,如果跟著他的思路來走,一定能取得不錯的成績。我覺得,此事你需要與偉銘書記,好好溝通一番,盡量爭取到他的支持,相信事情還有轉圜的余地。”

戚蕓顯然不知道方志誠與孫偉銘之間的裂縫早已太大,已經無法彌合。即使彌合了,那也是表面上的功夫,投資總額一百億的黃金街項目功勞旁落,引起了孫偉銘的深深忌憚,方志誠對孫偉銘也有足夠了解,他不可能再度接受自己,只會越來越提防自己。

方志誠坐直身體,將床頭燈亮度調高,伸手摸過了煙盒,點燃一根香煙,吞吐一口道:“蕓,謝謝你提醒我。但,我跟孫偉銘之間的關系,比你想象中要復雜,想要彌合關系,幾乎不可能。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調整方案,你按照他的要求來辦,至于如何接招,我自有辦法。”

戚蕓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苦澀的笑意,道:“你會怪我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微笑道:“我真的不怪你!我知道,你告訴我這個消息,已經是超過了你向來的行事準則。每個人有不同的立場,站在你的立場,我能體會你的為難之處。但處于我的立場,招商局的控制權,我必須要強勢地爭取,不能讓別人染指。”

戚蕓眼中流露出異樣之色,或許別人會認為方志誠這句話太過張狂,但她對方志誠十分了解,這并非一個膚淺的男人。方志誠這么說,定然是有他的底氣。

戚蕓其實對孫偉銘總是插手政府事務也是有自己的看法,盡管孫偉銘十分了解政務,但畢竟他已經不是縣長,應當在政務工作上適當放權,但縣長邢繼科卻是被他步步緊逼,幾乎沒有任何發揮的余地,這使得現在的縣政府有點權力真空的狀態。

邢繼科作為縣長,都無法與孫偉銘的強勢相抗衡,方志誠只不過是一個招商局長,盡管有市委書記在背后撐腰,但真的能拿到自己的絕對控制權嗎?

戚蕓在這個問題上,在心中打了一個巨大的問號!

第二天的縣長辦公會議上,戚蕓提出了將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歸屬權調整方案。邢繼科深深地看了一眼戚蕓,心中存在極大的疑惑。戚蕓是主管招商引資的,她為何會將這塊肥缺踢給別的部門呢,這讓他極為不解。

接下來,便是幾個副縣長陸續討論,雖說意圖不明顯,但都對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很感興趣。不少人都早已聽說關于招商公司的消息,不僅找到了全省最大的擔保公司,而且還從華夏銀行處拿到了很低的貸款折扣,一旦收入囊中,這將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點。

戚蕓輕輕地托了托鼻梁上的眼鏡,清聲道:“按照偉銘書記的意思,招商公司優先考慮掛靠到土地管理局或者,不知大家有沒有意見?”

邢繼科聽到“偉銘書記”,眉頭立馬鎖了起來,他頓時心頭一片敞亮,意識到發生了什么。邢繼科捧起茶杯,輕輕地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葉,淡淡道:“招商公司既然帶了招商二字,輕易更改所屬權,這怕是不妥吧?而且,招商公司一開始是以招商局去年的獎勵資金注冊的,理應為招商局的下屬機構,如果擅自更改的話,會不會導致招商局不滿?我認為,此事還是要聽取一下民意,不能說改就改,否則會引起不好的負面影響。”

戚蕓早已猜到邢繼科會出面阻攔,她笑著解釋道:“繼科縣長,此事我也是進行了充分的考慮。我認為,招商局的定位還是以中介職能為主,至于實際的資本操作,應當由其他部門負責。”

其他副縣長紛紛表示贊同,尤其是主管土地管理局的副縣長廖貴東。

廖貴東清咳一聲道:“我認為戚縣長言之有理。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雖然帶著招商之名,但實際是資本操作的公司,應該由國資這邊負責統籌管理,所謂專業人做專業事,這樣更加貼切一點。我認為,土地管理局在這方面還是很有經驗的,一定會運作好這個平臺。”

邢繼科臉色陰沉,廖貴東顯然是副縣長中,自己最不待見的幾個人之一。

邢繼科知道自己在縣長辦公會上并不占優,如果繼續討論下去,自己只會越來越弱勢,擺了擺手,沉聲道:“調整方案還是暫緩吧,畢竟招商公司是由招商局一手推動的,若是現在調整的話,難免會影響到招商局同志們的情緒。”

戚蕓沒有繼續多說,伸手捋了捋流汗,沒有繼續糾纏下去。畢竟,她心中對此事還是有些其他想法的。

縣長辦公會議過后,戚蕓給孫偉銘通電話,匯報了會上的情形,“邢縣長在此事上有不同的意見,所以此次會議沒有通過調整方案。”

“哦?”孫偉銘擰了擰眉頭,不悅道,“邢縣長莫非不知道是我的意見嗎?”

戚蕓苦笑道:“我與邢縣長說了,不過邢縣長認為還是要考慮到調整后的影響,認為會降低招商局同志們的士氣……”

孫偉銘輕哼一聲,手指點了點桌面,道:“此事我知道了,看來他還沒有認清楚形式啊。”

其實,縣長辦公會議上的結果,對于孫偉銘不重要,他也不一定非要調整招商公司的控制權,只是要重壓一下方志誠,讓他意識到自己并非對之束手無策。

縣長辦公會議上的消息恐怕很快會傳播出去,方志誠將面對招商局內部的質疑,他能夠承擔這種壓力嗎。若是承擔不了,那么方志誠必須要與孫偉銘低頭,如此一來,便達到孫偉銘馴服他的目的。

正如孫偉銘的所料,縣長辦公會議結束之后,謠言四起,不少人都聽說東臺招商服務公司面臨著調整,原先準備進入這一機構的員工,無疑便開始搖擺不定。

招商局面臨著方志誠上任以來,最大的一次危機——軍心不穩。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