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圍毆(中)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組織部長焦乃旺道:“關于張揚同志的處理上,的確存在著很大的問題,劉書記,你做紀委工作不是一天兩天了,對違紀干部的處理應該比我們清楚,不會犯這么低級的錯誤,你這樣做,會讓很多同志感到迷惑,有人甚至會覺得你對宋書記有意見,你在公報私仇!”

落井下石絕對是干部應該具備的基本素質之一。

劉釗脊背上都冒出了冷汗,這個焦乃旺夠陰的,你支持宋懷明也不至于說我公報私仇吧?我跟你多大仇啊?

梁天正道:“老劉和宋書記又沒啥矛盾,我看公報私仇不至于,不過這件事你的處理的確是有些欠妥,張揚又不是燙手山芋,你急著扔給公安廳干什么?如果你查出他的問題,雙規啊,雙開啊,你這樣把他交給公安廳,就是說所有責任都推給老高那邊了,如果公安廳可以代替紀委的工作,那么你們紀委還有什么存在的意義?讓老高兼任紀委書記得了!”

剛聽起來梁天正好像是向著自己說話,可聽了兩句方才發現梁天正比焦乃旺狠多了,這不是慫恿撤我的職嗎?可你們沒這權力啊!

周興民冷眼旁觀著這場群毆,劉釗的臉色比挨頓打還難看,周興民適時開口道:“大家這種開誠布公的方式是好的,老劉,并不是對你有什么私怨,你有什么話也可以當面說出來嘛!”他是在給劉釗一個下臺的機會。

周興民一開口,其他原本想跟上去踩兩腳的常委頓時打消了念頭,雖然周興民在平海排行老二,但是誰也不敢忽視他的存在,想起他身后的家族,誰也不敢公然和作對。

宋懷明道:“老劉,你應該好好反思一下了,在這件問題的處理上,你的確有些瞻前顧后,本來沒那么復雜。是你把事情做復雜了。”

劉釗嘴巴動了動。看到周興民垂下雙目,輕輕落下杯子,于是又忍住想說的話,嘆了口氣道:“我承認,我在張揚問題的處理上想得太多,主要是考慮到了宋書記的面子,擔心會給宋書記造成不良的影響。所以我沒有按照正常程序來處理這件事,在此我要向宋書記道歉。”劉釗也非尋常人物,表面上道歉,實際上將所有的問題推給了宋懷明。

宋懷明道:“其實在張揚的問題上,我是有著相當責任的,當初在意識到陳崗可能存在問題的時候。我就讓他想辦法接近陳崗,設法打入**分子的內部,具體的情況我并不清楚,但是有一點是不能否認的,在解決困擾北港的官員**問題上,張揚是立過功的,我和張揚的關系決定,我不適合過問這件事。但是我還是希望能夠給大家。給他自己一個公平的結果。我不希望,這件事不要被一些有心人利用。制造我們同志間道矛盾和障礙。劉釗同志是一個老同志,我仍然相信你有能力解決這個問題,處理好這件事。如果事實證明,張揚是有罪的,有責任的,我宋懷明絕不徇私。可如果證明他是清白的,你們不能還他清白,我也會還給他一個清白!”

宋懷明說完這番話,起身就走。

其他常委也紛紛走了,最后只剩下劉釗坐在那里,沒有人愿意和他走在一起,大家都明白,這廝得罪省委書記了。

宋懷明通過這次的常委會已經看明白了所有的問題,他回到辦公室之后,讓鐘培元將公安廳長高仲和請了過來。宋懷明請高仲和過來絕不是為了感謝,而是有些話要當面問他。

對這些省部級大員來說,張揚事件的重點并不在于案情本身,真正復雜的是背后的一系列博弈。

今天的常委會上,高仲和已經率先亮劍了,當然亮劍的不只是他,多數常委都堅定地站在宋懷明一方。

高仲和來到宋懷明的辦公室,已經猜到宋懷明要問起張揚相關的事情。

宋懷明給人的感覺仍然是穩如泰山,即便現在的形勢對他并不是那么的有利,外界已經開始流傳關于張揚的諸多版本的流言,可所有這一切都沒有給宋懷明造成太大的困擾。

高仲和坐下道:“宋書記,您找我什么事情?”

宋懷明的話題并沒有從張揚開始:“我聽說你把北港相關案子交給了文浩南?”

高仲和道:“不是我交給他的,是榮鵬飛,我剛剛才回來,您應該清楚啊!”

宋懷明點了點頭:“文浩南不適合參加這次的調查工作。”

高仲和道:“我也這么認為,他和張揚有私怨,在調查過程中表現出了太強的針對性,而且我已經掌握了一些證據,他在審訊的過程中存在著誘供的行為。”

宋懷明道:“這個世界上果然有很多無緣無故的恨。”

高仲和道:“宋書記,您放心,我會秉公處理的。”

宋懷明道:“聽說文浩南向你辭職了?”

高仲和笑道:“我當時就批準了他,可隨后就有人來說情。”

宋懷明并沒有追問是誰在說情,而是笑了笑道:“當警察是兒戲嗎?”

高仲和頓時明白了他的意思,輕聲道:“還有一件事,何長安的女兒何雨蒙被文浩南在機場攔下,說她攜帶違禁藥

品,這件事我已經了解清楚,有栽贓之嫌。”

宋懷明瞇起雙目,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敲擊了一下:“他的辭職報告回頭給我一份!”

文浩南望著榮鵬飛,他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讓我遞辭職書?”

榮鵬飛的表情顯得有些無奈:“浩南,高廳堅持讓你遞辭職書!”

文浩南道:“他憑什么?辭不辭職是我的事情,他憑什么?”

榮鵬飛道:“他說你在問訊袁孝商的時候存在誘供行為,還有,何雨蒙的那件案子已經查清了,她行李箱內的違禁藥品有栽贓之嫌。”

“說我栽贓?”

榮鵬飛道:“你提供給紀委的錄音帶也被確認經過剪接。”

文浩南道:“我沒做過!”

榮鵬飛道:“浩南,我現在真的是無能為力。”

文浩南點了點頭道:“明白!我什么都明白!”

榮鵬飛回到家里沒多久,省委書記宋懷明就過來了,他們認識已有多年,記得最早宋懷明擔任縣委書記的時候,他們就經常一起喝酒聊天,最近兩年他們又回到了一個城市,彼此的來往卻不如過去那么多,畢竟身份有別,宋懷明身為平海省委書記有很多事要去處理。

榮鵬飛記得上次宋懷明登門還是自己調回省會擔任省廳副廳長,一晃眼兩年過去了。

看到宋懷明過來找自己,榮鵬飛一臉笑容道:“宋書記,您怎么也不提前說一聲,我好準備點酒菜。”

宋懷明微笑道:“我吃過了,有時間嗎?一起散散步!”

榮鵬飛點了點頭,下屬在領導面前永遠都是有時間的。

榮鵬飛現在的住處距離古城墻很近,于是他提議去古城墻轉轉。

宋懷明欣然點頭,兩人沿著古城墻邊黃葉鋪就的小路默默向前走著。榮鵬飛有意無意地落后宋懷明半步,事實上他已經不記得上次和宋懷明并肩走路是什么時候了,地位的不同在無形中也在拉大著他們彼此間的距離。

宋懷明道:“咱們認識有二十年了吧?”

榮鵬飛點了點頭道:“二十五年!”

宋懷明道:“你做警察的時間還要長一些。”

榮鵬飛笑道:“是!”

宋懷明道:“我剛剛工作的時候,工資還不如你高,我們一起出去的時候,往往都是你請我吃飯。”

榮鵬飛道:“這么久的事情我都忘了!”

“我沒忘!人一輩子交幾個真心朋友不容易,尤其是人生低潮時候認識的朋友,哪能隨隨便便就忘了。”宋懷明停下腳步,仰起頭,望著一旁荒草叢生的古城墻:“過去站在城墻上總習慣于把目光投向遠方,只有站在城墻下才會將注意力集中在城墻本身,我來東江那么久,還是第一次近距離欣賞這道城墻。”

榮鵬飛道:“墻一直都在,只是你工作太忙缺少時間。”

宋懷明道:“自從擔任了平海省長,我忽略了很多的事情,家庭里,全都虧了玉瑩照顧,想想每天回家都很晚,兒子都早早的睡了,我甚至來不及跟他說說話兒。”

榮鵬飛道:“意識到了就可以做出一些改變。”

宋懷明笑了笑:“我并沒有想到北港的問題會這么嚴重。”

榮鵬飛道:“北港的問題并非一日之功,而是長期積累下來方才出現的。”

宋懷明道:“我本以為張揚和奇偉能夠從根本上扭轉北港的面貌,可是我終究還是低估了那幫**分子反撲的力量,奇偉的犧牲或許是可以避免的。”

榮鵬飛沒有說話,目光向宋懷明一樣盯著眼前的城墻。

宋懷明道:“你還記不記得當初張揚和龔奇偉曾經鬧過一段時間的矛盾?”

榮鵬飛道:“記得!”

宋懷明道:“其實他們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榮鵬飛道:“開始的時候我很奇怪,可到了后來我有些相信了,直到龔奇偉去世之后,看到張揚悲痛欲絕的樣子,我才明白他們一直都在唱雙簧。”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