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偏袒(中)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眾人散去時候,張大官人帶著秦萌萌來到史滄海老爺子面前道謝。

秦萌萌躬身向老爺子致歉道:“史爺爺,我的事情給您添麻煩了,八卦門的一切損失我會全部負責。”

史滄海笑道:“不用說得如此見外,張揚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既然是他的義妹,我當然會全力相幫,至于這點損失根本無足掛齒。”

秦萌萌看到老爺子如此堅持只能作罷。

史滄海微笑道:“何小姐,我有幾句話想單獨和張揚說。”

秦萌萌點了點頭,她向張揚道:“揚哥,我去外面等你。”

秦萌萌離去之后,史滄海方才嘆了口氣道:“張揚,主使行竊之人已經查到了。”

張揚驚喜道:“那敢情好,想不到這次警方的效率這么高!到底是誰?”

史滄海道:“說起來還是怪我教導無方啊!”

張大官人聽到這里已經明白了,行竊這件事八成是出在八卦門內部,應該是史滄海某個不成器的弟子所為。

果然不出張揚所料,史滄海道:“熊開灤,當初被我逐出門墻的那個徒弟,他不知從哪里聽來,我正在書寫心得,竟然勾結外人來到我書房盜竊,幸虧當時被何小姐發現。”說到這里他又嘆了口氣道:“說起來,反倒是我欠了何小姐一個人情。”

張揚道:“有沒有抓住熊開灤?”

史滄海道:“警方已經知道了這件事,一定會緝捕他,我也讓門下弟子去找他,希望能夠搶在警方之前找到他,雖然他已經不是我徒弟,可畢竟曾經是八卦門的弟子。”

張揚聽出史滄海對這個徒弟還是有些感情的,正可謂是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當下安慰老爺子道:“人非圣賢孰能無過,熊開灤應該也是一時鬼迷心竅,八卦門弟子眾多,其中出一兩個不肖之徒也是無可避免的事情,老爺子不要太往心里去了。”

史滄海點了點頭,心中卻仍然難以釋懷。

張揚辭別史老爺子出來,帶著秦萌萌一起上車。

秦萌萌坐在車內,芳心中不由得忐忑不安起來,她和張揚相識這么久以來,還從未像今天這樣過,她自然明白其中的原因,剛才她本以為走投無路,所以才將埋藏在心里的這段感情表達出來,可如今卻因為喬老的出現而逢兇化吉,她反倒不知道該如何去面對張揚了。

張大官人的表情如常,仿佛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他輕聲道:“萌萌,秦家絕不敢再動你,你準備一下,盡快離開國內,去和小歡相見吧。”

秦萌萌點了點頭,輕聲道:“揚哥,我有個想法。”

“什么想法?”

秦萌萌道:“我爸給我留下了很大一筆財富,我相信這筆錢有他辛苦打拼而來,可還有一部分應該說不清來路,我們母子兩人并不喜歡大富大貴的生活,日子還是平淡一些好,我打算將大部分財產全都捐獻出來,用于慈善事業。”

張揚頓時明白,秦萌萌這樣做的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目前國內對何長安財產來路的種種猜疑,他搖了搖頭道:“我不贊成你這樣做,你也沒必要因為外界的說法而做出這樣的選擇,就算何先生生前做過一些不好的事情,可那是他,和你無關。他之所以將所有的財產留給你,目的就是讓你和小歡過上安定的生活,你應該滿足他生前的這個最大愿望。”

秦萌萌道:“揚哥,你并不明白,我并不是抱著為他贖罪的心理,對我和小歡來說,金錢并不意味著財富,感情才是!”說這句話的時候,張揚正向她看來,兩人目光相遇,秦萌萌俏臉通紅,慌忙垂下頭去。低聲道:“父親留給我的這筆巨額財富,已經成為我內心的一種負累,我的生活因此而完全改變,這次的風波讓我意識到,我改變的不僅僅是容貌,還有我的內心。”說完,她鼓起勇氣,抬起頭望著張揚道:“揚哥,我想做回原來的那個我。”

張揚道:“如果你真的這么決定了,我會支持你,慈善方面我不太懂行,不過我可以……”他本想說干媽羅慧寧,可說到這里,卻突然想起文浩南的事情,干媽未必肯幫這個忙,雖然秦萌萌是一片善心,更何況干媽之前因為慈善的事情已經遇到了一次大麻煩,她現在對諸多的社會活動已經選擇敬而遠之。

張揚道:“最近小妖可能會回來,這些年她一直都在做慈善,如果可能,你們可以見上一面,她可以給你這方面的正確建議。”

秦萌萌點了點頭道:“好!”

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非常巧,張揚剛剛提到安語晨,安語晨就已經把電話打了過來,張揚接通手機不由得笑道:“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千里姻緣一線牽,剛剛提到你,你這就打電話來了。”

秦萌萌聽到他和女徒弟打情罵俏,俏臉又是一熱,自己這個干哥哥什么都好,可就是太多情了。

安語晨顯然沒有開玩笑的心情,她有些慌張道:“張揚,我爸失蹤了,已經三天了。”

張揚道:“怎么會?他是不是出去旅游了?這么大人不會有什么事情吧。”

安語晨道:“他只要出門肯定會跟我那個小媽說,這次不一樣,整整三天了,一點消息都沒有,人不知去了哪里,打電話也始終關機,我小媽都快瘋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安德銘曾經是香港高級督察,在香港警界還是有一定威望的,因為他再婚的事情,安語晨和他的關系雖然一直都不怎么好,可在心底深處還是關心這個父親的。張揚道:“有沒有問過其他人?”

安語晨道:“我問過三叔和阿文,他們都說不知道。平時他們也和很少聯絡,我爸那個人自從離開警界之后,平時就是買菜做飯,偶爾拍拍風景照片。““他會不會去拍照了?”

“如果他出去,肯定會向我小媽說的。”

張揚道:“小妖,你別著急,我馬上找人幫你調查這件事,香港那邊我還是有幾個朋友的。”

安語晨道:“小媽他們也已經在查,我準備搭今晚的飛機返回香港。”

張揚道:“我還在京城,這邊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完畢,就算要過去,也要晚兩天了。”

安語晨道:“不急,你去了也幫不上忙,畢竟香港那邊你不如我熟悉。”

張揚道:“你小心點,到了那邊一定不要著急,無論發生了什么事,都不要忘了第一時間跟我聯絡。”

安語晨應了一聲放下了電話。

張揚驅車來到香山別院,沒有馬上下車,而是給身在駐港部隊的郭志強打了個電話,真正的目的是要聯絡郭志強的未婚妻徐美妮,目前徐美妮已經升任幫辦,是香港警界的明日之星,郭志強對張揚的事情自然大包大攬了下來,他答應盡自己的最大努力幫助張揚找人。

安排好這一切,張揚帶著秦萌萌來到別院內,陳雪最近休假,都在別院內讀書,既然喬老出面解決了秦家的麻煩,秦萌萌就可以重見天日,但是為了穩妥起見,張揚打算讓她在離開國內之前先住在香山別院,有陳雪這個高手在她身邊作伴,一般的敵人根本不足為慮。

張揚這邊剛剛將秦萌萌安頓好,干媽羅慧寧又打來了電話,只說讓他晚上過去吃飯。

對干媽的召喚張大官人自然不會拒絕,途中他就開始推測這件事,十有**和秦萌萌的事情有關,不知不覺來到了文家門前,首先看到了干爹文國權的那輛紅旗車。

張揚停好車,向門前的警衛員笑了笑,剛剛走入院落之中就聽到文浩南的聲音:“媽,我出去了!”

身穿黑色風衣的文浩南大步朝門口走來,他看到了剛剛走入大門的張揚,臉色頓時沉了下去。

狹路相逢,雖然張揚對他不爽,可還是保持著基本的禮貌,微笑道:“浩南哥回來了!”這聲浩南哥是看在干爹干媽的份上。

文浩南的唇角歪了歪,應該是想表達出笑意,可他的笑容充滿了太多的不友善成分:“我這就走!”說完這句話他和張揚擦肩而過。

羅慧寧從后面追了出來,看到張揚已經到了,馬上停下了腳步,她的表情充滿了無奈,看到兒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門外,她慌忙向張揚解釋道:“他剛剛到家,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還不知道他要回來。”

張揚笑道:“干媽,我們沒什么的,干爸在家?”

羅慧寧點了點頭道:“其實是你干爸要你回來,張揚,你干爸今晚心情不是太好。”她對這個干兒子是頗為回護的,今天丈夫回到家明顯就有些情緒不對,剛剛兒子到家,就被他呵斥了一頓,原本文浩南對張揚就極為不滿,剛到家就被訓了一頓,一聽張揚馬上就來,所以轉身出門,誰曾想終究和張揚還是狹路相逢,正所謂不是冤家不聚頭。

張揚道:“干爸在?”

羅慧寧指了指書房道:“看新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