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利用價值(中)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袁孝商低聲道:“我大哥是被人用刀捅死的,他身上一共中了二十九刀,如果讓我找到兇手,我一定會加倍償還給他。”

張大官人深吸了一口氣,他沒有說冤冤相報何時了的話,畢竟手足之情,血濃于水,如果換成是他,可能他會比袁孝商更加渴望復仇。

袁孝商道:“項誠、宮還山、我大哥、蘇榮添這些人的死是不是有著某種聯系?”

張揚道:“我只能告訴你,現在相關部門正在積極調查,相信不久之后就會有結果。”

袁孝商道:“結果?”他搖了搖頭道:“在中國往往很多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了,我二哥的死有沒有結果?現在又輪到了我大哥。”

張揚道:“北港的事情絕不會不了了之。”

袁孝商的唇角浮現出一絲苦澀的笑容:“我聽說正在調查項誠,市長宮還山好像也被牽連了進去。”

張揚道:“外界的傳言并不可信。”

袁孝商道:“每逢風暴來臨,倒霉的往往都是小魚小蝦,真正的大魚卻安然無恙。”

張揚道:“你說項誠是小魚小蝦?”

袁孝商道:“很多事情都是明擺著的,如果上頭要管,北港絕不會到今天的地步,之所以造成現在的局面,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有些人自己的屁股都不干凈。”他望著張揚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也沒有人永遠正確,道德標準是人訂的,法律規則也是人訂的,所謂的規則與標準說穿了都是為自己的利益服務,你相信有人會甘心為別人付出一切嗎?”他搖了搖頭道:“我不信。”

張揚道:“世界并非你想象中那么黑暗,還是有很多真善美的東西。”

袁孝商道:“我相信真善美的存在,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純粹的真善美,他們或許存在于我們的心中,卻只占一部分,我面對親人朋友的時候這部分會發揮作用,但是面對我的敵人……”袁孝商的話沒有說完,臉上浮現出陰冷無情的殺機。

張揚望著面前的墳冢,輕聲嘆了口氣。

袁孝商道:“我聽說了一件事,你和龔副書記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張揚微微一怔,龔奇偉的死對他打擊很大,在得悉龔奇偉遇害之后,張揚真情流露,這件事被很多人看到。

袁孝商道:“有人說你和龔副書記先后來到北港其實是上頭在布局,一個**臉一個唱白臉,想要徹底解決北港的問題,你們之間的矛盾全都是故意表演給外面的人看的。”

張揚并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他淡然道:“人的想象力果然是無窮的。“袁孝商道:“開始我不信,可事后一想這件事的確很有可能。你來濱海之后做過的很多事情仔細品味一下,存在著很多不合理的地方。”

“比如……”

“比如桑貝貝的死,比如你和龔奇偉的交惡,我必須承認,我比較遲鈍,直到龔奇偉被殺的消息傳出,我才意識到這是一個局,我沒有看破,但是有人看破了,所以那個隱藏在背后的人不惜干掉了項誠,這是為了將所有的線索切斷,殺掉了龔奇偉,他是向你和你背后的人示威。”在袁孝商心中,張揚背后的人很可能是宋懷明。

張揚道:“這個隱藏在背后的人是誰?”

袁孝商道:“如果我知道,我一定會去殺了他。”

張揚道:“你可以,我們要處決一個人往往需要證據,而你不需要。”

袁孝商道:“如果我沒猜錯,桑貝貝意外死亡那件事應該是你一手制造出來的。”

張大官人沒說話,只是微笑看著袁孝商,面對一個聰明人向自己的攤牌,他根本無需打斷,因為他知道袁孝商不會平白無故地向自己攤牌的。

袁孝商道:“一個人想獲取別人的信任,其中一個辦法就是將把柄送到別人的手中,往往沒有人會這樣干,我不得不承認,你下了一手妙棋,我和陳崗都被你的行為蒙蔽了。”

張揚微笑道:“你們對我還算不錯,沒有去揭發告密。”

袁孝商道:“你救過我兒子。”

“你是個恩怨分明的人。”

袁孝商道:“恩怨分明往往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大哥對我們兄弟有養育之恩,誰害死了他誰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誰能幫我復仇,誰就是我的朋友!”他說出這番話的時候雙目灼灼生光。

張揚并沒有回應袁孝商的這句話,他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淡然道:“我該走了。”

張揚的反應顯然出乎袁孝商的意料之外,望著張揚的背影漸行漸遠,袁孝商道:“難道你就看著龔奇偉白白死去?”

張揚的腳步停頓了一下:“我幫不了你!”

白島很美,但是還沒有美到可以打動楚嫣然的地步,拿這里和神廟島相比,前者顯然要失色許多。

不過瑪格麗特很開心,蕭國成表現出的好客和熱情給老太太留下了非常良好的印象。

張揚還沒走入觀邸一號的大門,就聽到里面傳來開懷的笑聲。

蕭國成因為所坐位置的緣故,率先看到了從門口走入的張揚,他笑道:“張揚回來了,剛剛去了哪里?”

楚嫣然剛才只是說張揚遇到了朋友,并沒有說是哪一個,事實上她和袁孝商也不熟。

張揚在楚嫣然的身邊坐下,楚嫣然給他倒了杯茶,他喝了口茶道:“在七彩灣碼頭剛巧遇到了袁孝商兄弟倆,我聽說他們把袁孝工埋在了海燕峰,所以跟過去拜祭一下,畢竟一場同僚,過去相處的也算不錯。”張揚沒必要隱瞞這件事,白島雖然有三座山峰,可是整個島嶼的面積并不大,自己剛才和袁孝商一起的事情并不是什么秘密。

蕭國成道:“袁孝工死的很慘,想不到袁家兄弟今年就有兩人遭遇不測,他的這幫兄弟們難免是要傷心的。”

張揚道:“親人之間最怕的就是生離死別。”

蕭國成道:“所以我們都要懂得珍惜身邊人,珍惜我們現在擁有的一切,張揚、楚小姐,祝福你們!”

張揚微笑著握住了楚嫣然的纖手,楚嫣然羞澀地垂下頭去。

當晚張揚他們就在蕭國成的觀邸一號住下,瑪格麗特畢竟年事已高,早早就由楚嫣然陪著去睡了。

蕭國成等到她們離去之后,微笑向張揚道:“怎樣?什么時候舉辦婚禮啊?”

張揚道:“年底年初的樣子,具體的日期還沒定下來。”

蕭國成道:“嫣然品性端莊,家世良好,這樣的女孩子真是不多見,你的運氣真的很不錯。”

張揚笑道:“我和嫣然在一起,每個人都認為我占了天大的便宜,我承認嫣然很好,可我也不差,要不怎么說是郎才女貌,這才叫登對。”這廝從來在夸贊自己方面都是毫不吝惜的。

蕭國成哈哈大笑,笑聲停歇之后,他主動將手腕放在和張揚之間的茶幾之上:“不是說好了要幫我診脈嗎?”

張大官人裝模作樣道:“你要是不說,我差點給忘了。“其實張揚此次前來白島的主要目的就是探查一下蕭國成的底細,隨著事情的進展,他開始對蕭國成產生了懷疑,如果項誠的幕后是薛世綸,那么蕭國成也恨難說和這一系列的事情沒有關系,要知道他是薛老的干兒子,薛世綸的生意和他息息相關。

蕭國成的表情并無異樣,望著張揚將手指搭在自己的手腕上,微笑道:“說來奇怪,自從上次你救我之后,其間我身上的蠱毒一次都沒有發作過。”

張大官人心中暗道,你沒發作過,我卻發作了好幾次,難道這玩意兒也帶轉移的?可根據他的了解,蠱毒應該不傳染啊。

張揚道:“想要降低蠱毒發作的可能,必須要每隔一段時間用內力幫助你疏通一下體內的經脈。”

蕭國成愉快地點了點頭道:“既然對身體有好處,你只管放手而為,我對你是絕對信任的。”

張大官人望著蕭國成的雙目從中找不到任何虛偽的成分,如果一個人對別人沒有足夠的信心,是不可能將自己的性命交到對方手中的,張揚想到了之前自己將性命交給了陳雪,可是蕭國成和自己相識的時間還不到一年,彼此雖然關系不錯,可還沒有到彼此信任的地步,蕭國成這樣做還是冒有風險的,如果自己對他有加害之心,隨時都能奪去他的性命。

張揚將真氣游走道蕭國成的經脈之中,他為蕭國成疏通經脈是假,探察他體內的狀況是真。不過從他感知到的情況來看,和上次相符,蕭國成不會武功,而且他的確中了蠱毒。

約莫半個小時之后,張揚放開了蕭國成的脈門,蕭國成也隨之睜開了雙目,輕聲道:“好像感覺舒服多了。”

張揚道:“疏通經脈的確有這樣的功效,不過我仍然沒辦法徹底清除你體內的蠱毒。”

蕭國成道:“我現在已經接受了現實,就算這蠱毒要折磨我一生一世,我也不會怨天尤人。”

張大官人卻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