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總有意外(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其實宋懷明抱有和文國權相同的看法,但是出于對文國權的尊重,他并不方便將自己的看法直接說出來,現在文國權說出文浩南的缺點,宋懷明依然不方便插口,畢竟他人子女的是非,旁人是不適合發表意見的。

文國權道:“懷明,咱們不僅僅是朋友,還是一家人,所以我和你說話的時候從不做太多的保留。”文國權的話傳遞給宋懷明一個信息,自己對他是相當真誠的,如果說不做任何保留,宋懷明也不可能相信,文國權說話一直都非常精確。

宋懷明道:“浩南的工作熱情很高,也有能力。”

文國權道:“自己的孩子什么樣,我是清楚的,當初他去北港和張揚搞得劍拔弩張,這孩子做事只考慮自己,很少去考慮別人,都怪我一直忙于工作,而忽略了平時對他的教育。”

宋懷明微笑道:“年輕人做事情不可能面面俱到,如果他們什么事都考慮的面面俱到,那么我們這些人也早就該從領導的位置上退下來了,把機會讓給這些更有精力的小子們豈不是更好。”

文國權呵呵笑了一聲,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適當的中斷,恰到好處地轉移到下一個話題,他低聲道:“北港因為這次的天災損失慘重,針對目前的情況,我們內部召開了幾次會議,也拿出了國家補助的方案,具體方案很快就會送到你那里,你仔細看看,如果有什么不足之處,可以提出來我們共同商榷。”

宋懷明道:“謝謝各級領導對北港的關注。”

文國權道:“懷明,北港的問題不僅僅是天災吧?在這次的災難中,北港損失了一位市委書記,一位市委副書記,一位前公安局長,好像還有某個分局的局長。”

從文國權的這番話中宋懷明已經察覺到他對北港發生的事情已經了解的非常透徹,所以宋懷明并沒有隱瞞,低聲道:“目前情況已經基本調查清楚,龔奇偉同志犧牲于一場刻意制造的車禍,袁孝工死于他殺,至于項誠已經證明是自殺。”

文國權的表情波瀾不驚:“當初你將龔奇偉派往北港,目的就是對北港做出改變,調查北港可能存在的問題。”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文副總理,項誠自殺掩蓋了某些人的犯罪事實,我可以斷定,在項誠的背后一定還有人支持。”

文國權道:“對于一個生了重病的人,最好要做到標本兼治,可是當病情兇猛的時候,卻不能下猛藥,高明的醫生會先穩住病情,鞏固根元。”

宋懷明當然明白文國權的意思,他低聲道:“其實我并沒有準備下藥過猛,可是在我還沒有動作之前,已經被人覺察到了,所以才造成了眼前的局面,在北港的事情上,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文國權道:“官場上從來都沒有常勝將軍,我也有過失誤,我也遇到過挫折,為什么我們這些**員習慣于強調信念,因為只有堅定的信念才能支持我們繼續走下去,百折不回,勇往直前!”

宋懷明道:“北港的事情對我震動很大,一直到現在,我每每想起奇偉同志的犧牲,心中就內疚不已,如果我在北港的政策上更婉轉一些,或許不會造成這樣慘痛的后果。”

文國權道:“很多人以為,現在是和平年代,實現我們的事業已經不需要流血不需要犧牲。”他搖了搖頭道:“任何時代都是一樣,公和私、善與惡、是與非之間的矛盾永遠是無法調和的,為了維護公理和正義,犧牲是在所難免的,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能放松警惕。”他將手中的茶杯放下:“懷明,在我看來北港當務之急是穩定社會秩序,其根本就在于穩定領導層,讓老百姓心安。”

宋懷明點了點頭道:“我正在致力于此,不過目前的北港領導層并非是我最滿意的,等過了這一階段,我會進行調整。”

文國權道:“明年又是各級政府換屆之時,領導們都很關注你在平海的表現。”這句話是在給宋懷明一個重要的暗示。

宋懷明道:“我在平海的工作做得還不夠好,實在是愧對領導們對我的信任。”

文國權道:“一個頭腦清醒的人,一個能夠正確評價自己的人,無論在任何崗位上都會做出很好的成績。”

此時張揚和楚嫣然正在徐立華的房間內,徐立華將一枚碧玉指環交給了楚嫣然,她輕聲道:“嫣然,你和三兒領證了,就是我的兒媳婦,這枚指環是當初我娘家給我陪嫁用得,我帶到了張家,三兒他爹死得早,從他死后,這枚指環就被我收了起來,雖然不算珍貴,可代表著我這個當媽的一片心意。”

楚嫣然點了點頭,恭恭敬敬接了過去,小聲道:“謝謝……阿姨。”

張大官人道:“還叫阿姨,趕緊跟著我叫媽。”

徐立華笑道:“叫什么還不是一樣,總之嫣然是你的媳婦兒,媽這心里不知道有多開心。”她又拿出了一串橄欖核做的佛珠,給張揚戴上:“這串佛珠是你爸當年戴過的,他一輩子沒什么作為,死得又早,其他什么東西都沒留下,我留下了這串佛珠,怎么都得給你這個做兒子的留下一些東西。”

張揚望著那串橄欖核,發現橄欖核的雕工居然一流,十八顆羅漢頭顱神態各異,栩栩如生,眉眼發須,纖毫畢現,即便是放到現在也算得上是一流的精品。想想這位老爹當年的為人,還不知道這串東西是從哪兒弄來的,不過張解放人都死了這么多年,何必再往壞處想他,為人子女者多少都要保留幾分對長輩的恭敬,張揚道:“謝謝媽!”

徐立華分別抓住他們的一只手,把他們的手疊合在一起:“你們認識了五年多,能夠走到現在想必也經過了不少風雨,其實在我心中,始終都覺得是高攀了。”

楚嫣然紅著俏臉道:“媽,別這么說。”這聲媽終于叫了出來。

徐立華道:“我們是個普通工人家庭,三兒小時候性情比較內向,不善與他人交流,我沒求過他大富大貴,只求這孩子能夠平平安安,找一份穩定的職業,能夠養家糊口,可想不到三兒自從衛校畢業,變得出息了,如果他爸在天有靈,想必也會為兒子的成就感到高興的……”說著說著徐立華的眼圈有些紅了。

張揚道:“媽,您看,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人家是女兒出嫁了哭,你是要娶兒媳婦了,您哭什么?難道您不高興?”

“別瞎說,有嫣然這樣的兒媳婦,我不知多高興多開心。”

楚嫣然抽出紙巾幫助徐立華擦去臉上的淚痕,徐立華笑道:“你們都回去早點休息吧,這么晚了,不用陪我。”

張揚和楚嫣然離開房間后,兩人并沒有馬上回房,而是來到院落之中,楚嫣然拉著張揚來到秋千上坐下,兩人雙腳懸空,在虛空中緩緩回蕩,楚嫣然將螓首靠在張揚的肩頭,小聲道:“看你現在的樣子,我實在想象不出你會性格內向,不善和別人交流。”

張大官人嘆了口氣道:“連我自己也想像不到。”

楚嫣然拿出那枚指環對著月光,碧綠色的指環在月光下變得越發晶瑩剔透,楚嫣然道:“還記得你曾經對我說過的那件事嗎?”

“什么事?”

楚嫣然附在他耳邊小聲道:“你說,你是個古代人!”

張大官人呵呵笑了起來:“記得,當然記得。”

楚嫣然道:“開始的時候,我以為你是在說鬼話,可現在,我忽然覺得,你可能是在對我說實話。”

張大官人其實對楚嫣然能否相信自己早已不抱任何的希望,他嘆了口氣道:“其實我就是在說實話。”

楚嫣然道:“我有些相信了,你說得不是實話,是鬼話,不過你的運氣真是好啊。”

張大官人道:“咋啦?”

“從這么高的地方跳下來,居然都摔不死你,你肯定不是古代人,你是超人!”楚嫣然得出了一個讓張大官人意想不到的結論。

張大官人不由得苦笑道:“超人那是美利堅合眾國臆想出來的東西,我怎么可能是那玩意兒。”

楚嫣然道:“反正啊,我最近仔細回想了一下你這些年的種種作為,最后得出了一個結論,你就不是正常人,我都想過找幾名科學家好好把你進行一下全面研究。”

張大官人苦著臉道:“丫頭,咱倆今兒才領證,你這就打算要把我給**解剖了?不能啊,真要是那樣,你可就成寡婦了。”

楚嫣然道:“我可舍不得,雖然有時候對你恨得癢癢的,可就是狠不下心來。”

張大官人一臉的曖昧笑容:“哪里癢,需不需要我幫你治治。”

楚嫣然啐道:“滾,我說正經話的時候,你少往溝里帶我。”她把那枚指環戴在手上:“你說咱們領證的消息會不會讓很多人傷心呢?”

張大官人的確考慮過這個問題,他笑道:“領證是咱倆的事情,和其他人有關系嗎?”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