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情未了(中)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楚嫣然的車技嫻熟而專業,張大官人坐在后面,摟著她的纖腰,不禁想到,如果楚嫣然和黑寡婦遇上,兩人的車技到底誰更高明一些?想起了黑寡婦,張大官人不禁又心虧了起來,如果在清醒的狀態下,自己絕不會和黑寡婦發生什么,這下麻煩了居然在蠱毒發作的時候和黑寡婦稀里糊涂地上了床,兩人之間一丁點的感情基礎都沒有,更何況黑寡婦是薛世綸的女人,無論從哪一點來說,這件事都讓他覺得抬不起頭來。

楚嫣然將摩托車直接駛入了盛陽門景福路,來到標牌為95號的宅院前,方才停下車。

張大官人拎著她的行李箱下來,抬頭看了看這座宅院,愕然道:“你準備住在這里?”

楚嫣然笑道:“不知道吧?這兒是林阿姨幫我買下的宅院,在京城一共買了七座四合院,作為投資,根據我們的評估,用不了幾年這四合院的價錢會翻好幾倍。”

張大官人對生意這一行當沒什么興趣,看到大門上著鎖,他向楚嫣然道:“鑰匙呢?”

楚嫣然道:“我沒有啊,林阿姨說趕回來了。”

兩人正說著話,看到一輛白色奧迪車開了過來,張揚看得真切,開車的就是林秀,她兒子謝曉軍坐在副駕上。

林秀在他們旁邊將車停好了,謝曉軍已經忙不迭地推開車門跳了下去:“師父,您來了!”招呼完張揚,這才樂呵呵叫了聲嫣然姐。

林秀從車里下來,向楚嫣然道:“我們在半道上堵車了,現在這京城的交通是越來越堵了。”她看了張揚一眼,意味深長道:“你們兩個有陣子沒見面了吧?”

張揚笑了笑沒說話。

林秀道:“記住我說過的話,別欺負我們家嫣然,不然我第一個不會放過你。”

楚嫣然道:“林阿姨,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欺負我,我這次回來就是跟他算賬的。”

謝曉軍對他們騎來的這輛比亞喬非常感興趣,抬腿垮了上去:“這車真漂亮,我求我媽多少次了,她就是不愿給我買。”

林秀道:“有本事自己賺錢買去,別總是伸手找長輩要錢。”她去把院門打開,張揚拎起行李箱,跟著一起走了進去,這是一套標準的四合院,內部已經修葺一新,不過建筑結構上最大程度的保持了原貌,林秀道:“這套宅子有年頭了,過去曾經是四品武官的府邸。”

張揚看到院子里還有一根拴馬樁,走過去拍了拍道:“這玩意兒算是文物嗎?”

林秀笑道:“整座宅院都能稱得上文物,嫣然委托我在京城一共買了七套四合院,這套是最先修整完畢的,別看外面古舊,房間內裝修可都是全新的。”

林秀引領著他們來到客廳內,房間內擺著整套的紅木家具,別的不說單單是這套家具就得值不少錢,更不用說房間內琳瑯滿目的古董擺設。

張大官人將行李箱放下,來到條案前拿起上面的古董花瓶道:“東西都是好東西,可這老房子陰氣太重,住在這里可不舒坦。”

楚嫣然笑道:“又沒讓你住!我也沒打算在這里住,休息一會兒我就去北原。”

張揚聽她說這就要走,不覺有些愣了:“你不是剛剛才下飛機嗎?”

楚嫣然道:“我外婆在北原早已望眼欲穿了,我來這里就是和林阿姨他們會合一起返回靜安的。”

張揚道:“我還以為你準備在京城多呆兩天呢。”

林秀一旁道:“也不急著走,老太太交代了,明天回去就行。”

楚嫣然一雙妙目望著張揚,顯然是想張揚和她一起回去,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張大官人怎么都得有些表示,而且他現在也想盡快離開京城,遠離這邊的是是非非,于是點了點頭道:“還是盡快回去吧,省得她老人家等得心急,要不我跟你一起回去。”

楚嫣然道:“你不用上班?”說這話的時候已經眉開眼笑了,在她心底當然是想張揚跟她一起回去的。

林秀帶著他們來到附近的一家菜館簡單吃了一些,席間張揚問起老太太的身體。林秀道:“老太太身體好的很,就是整天念著嫣然,我讓她去美國,她又舍不得離開老爺子。”

聽林秀這樣說,楚嫣然一雙美眸有些濕潤了,她輕聲道:“這次回來,我要陪外婆久一點。”

林秀道:“她最關心的那個人就是你,前陣子聽說你們兩人鬧了別扭,非常擔心,當時她就要親自去北港一趟,找張揚問問到底是怎么回事兒,不過后來她又說年輕人自己的事情自己處理,尊重你們的意思,現在知道你們兩人又和好了,指不定要有多高興呢。”林秀并不清楚張揚和楚嫣然之前的分手只是為了做戲,瑪格麗特得知這件事之后,第一時間就打電話問了孫女兒,楚嫣然當然不想外婆擔心,將她和張揚的真實情況對老太太和盤托出,并央求她幫著保守秘密,要不然老太太一早就去找張揚算賬了。

其實林秀現在已經猜到了張揚和楚嫣然之間的真實狀況,她輕聲道:“其實你們兩個也不小了,戀愛也談了這么多年,是時候該結婚了,老太太在我面前不止一次提起這件事,老人家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夠在有生之年參加你們的婚禮。”林秀說這番話的時候目光始終在看著張揚,這番話的確是說給張揚聽的。

張揚道:“嫣然,你聽到了沒有,我可是隨時準備響應你的號召。這次回來,咱們趕緊把證給領了吧。”

楚嫣然道:“誰說一定要嫁給你了,這么久不見,我都不知道你現在還是不是從其那個樣子,是不是嫁給你,得看你最近的表現。”

張大官人正準備好好表白一番的時候,他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手機一看號碼并不熟悉,他接通電話,聽筒中傳來黑寡婦嫵媚的聲音:“你在哪兒?”

張大官人頓時有些頭大了,楚嫣然還在身邊呢,他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道:“外面呢,正忙,待會兒我給你打回去。”他說完就趕緊掛上了電話,生怕被其他人看出了奧妙。

楚嫣然道:“你很忙啊?”

張揚搖了搖頭道:“不忙,就算忙也得以你為重啊……”話沒說完呢,電話又打過來了。

張大官人一看號碼,還是剛才那個,他起身走到外面:“我說,我這有重要客人要接待,你找我有事嗎?”

黑寡婦那邊格格笑道:“你好兇啊,對待人家,怎么一點都不溫柔。”

張大官人道:“我這真有事兒,您待會兒再給我打行不行?”

黑寡婦道:“不知為什么,我忽然想你了,你過來陪我。”

張大官人道:“我忙著呢,沒時間!”心底有些不耐煩了。

黑寡婦道:“昨晚你怎么不說沒時間?我給你一個選擇,要么馬上過來,要么我把昨晚發生了什么告訴薛世綸,讓他去找你!”

張大官人生平最煩的就是別人威脅他,本來心里對黑寡婦還是充滿了負疚感,可聽她這么一說頓時有些火了:“你愛說不說,我忙著呢!”他說完就把電話給掛了。

黑寡婦此時正在柳丹晨的房間內,她有些憤怒的將手機扔在了茶幾上,向柳丹晨道:“居然敢掛我電話!”

柳丹晨望著她目光充滿了冷漠,似乎發生的這一切和自己沒有任何關系。

黑寡婦道:“師妹,我又沒有騙過你?這世上的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現在你相信了。”

柳丹晨道:“你到底想怎樣?”

黑寡婦嘆了口氣,一臉無辜狀:“師妹,你還在記恨我?其實我這樣做是為你好。”

柳丹晨冷哼一聲道:“為我好?”

黑寡婦道:“張揚豈是那么容易控制的?你雖然在他身上種下情蠱,可是他的武功和意志都是極其強大,如果不對他進行種顱之術,你始終無法真正控制他,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師姐當然看得出你之所以不忍心對他下手,是因為你對他動了真情。”

柳丹晨道:“胡說!”

黑寡婦道:“我看得出來,你既然不舍得對他種顱,我這個當師姐的只有幫你一把。”

柳丹晨道:“幫我什么?在我身下種蠱,讓我成為你的蠱偶,通過我再控制他,你打得真是如意算盤。”

黑寡婦道:“妹子,我也是沒辦法,不這樣做,他對你又怎會情蠱深種,我們又怎能幫得了師父?”

柳丹晨道:“你想幫師父?”

黑寡婦道:“師父對我恩重如山,我當然想幫他。我要是想對你不利,昨晚我明明可以殺掉你,我為何要對你手下留情?”

柳丹晨道:“你只需記住,你我之間的那筆帳,我早晚都會跟你算清!”昔日溫柔和善的目光突然變得殺機四射,和過去的那個她大相徑庭,黑寡婦看到她此時的目光也不禁暗自打了一個冷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