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商務艙(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濱海企業在這次浪潮中受到的沖擊并不大,一是因為濱海的工業并不發達,而有數的幾個大廠已經在張揚來到之后,逐漸開始改革轉型,在這一點上,平海北部比起南部要晚一些,而張揚這個從平海南部過來的干部,自然有了高瞻遠矚的預見。

這個五月對每個人都不平靜,臨近月底的時候,張揚突然接到羅慧寧的電話,何長安得了重病,如今在京城碧水潭醫院住院,病情發展很快,前天發病,當天就下了病危通知書。

這個消息讓張揚吃驚不小,他相信羅慧寧不會騙他,何長安的案情本來已經明朗了,根據目前掌握的情況,最多也就是判他個三五年就出來了,想不到又生出這樣的波折。

張揚擔心何長安是其一,他還擔心秦萌萌,如果秦萌萌得知何長安生病的消息,她不可能置若罔聞。如果秦萌萌回國,那么必然陷入兇險之中,東江發生的事情仍然歷歷在目。

張揚原本決定這兩天就要前往京城,薛老過壽,薛偉童已經向他提出了邀請,無論是作為薛偉童的結拜兄長,還是薛老秘密的家庭醫生,張大官人都有必要去一趟。

得悉張揚要去京城,喬夢媛讓他捎一套衣服給爺爺,張揚道:“既然想老爺子了,為什么不自己去?”

喬夢媛道:“你還說,來到濱海之后,你就把這么多工作都壓在我頭上,我哪有時間?”

張揚知道喬夢媛只是借口,其實去京城又不遠,三天足夠了,喬夢媛再忙,三天時間還是抽得出來的,只是她現在和喬家漸行漸遠。真正的原因是她已經清楚自己并非喬家的血脈,原本屬于她的家人如今已經成為陌路。

張大官人有些愛憐地望著喬夢媛:“夢媛,工作不要太辛苦,平時也要適當的休息一下。”

喬夢媛道:“放心吧,我身體好的很。”

張揚笑了起來,站起身來到喬夢媛面前,喬夢媛有些害怕的向后退了一步,俏臉紅了起來,自從在太平口海灘的那個長吻之后,兩人之間的關系就變得越發曖昧起來。

張揚道:“要是喬老問起你,我怎么說?”

喬夢媛道:“你就說我忙著招標。”

張大官人感嘆道:“你這不是逼著我說謊話嗎?”

喬夢媛抬起頭,勇敢地盯著他的雙目道:“你不愿意啊?”

張揚道:“其實為了你,就算是再違心的事兒,我也愿意,不過,那啥……你多少得給點獎勵吧?”

喬夢媛早就看出這廝臉上的笑容不懷好意,輕聲道:“張書記,我先走了。”

張大官人卻冷不防勾住她的纖腰,喬夢媛嚶地一聲被他擁入了懷中,然后張大官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她的櫻唇上親吻了一下,這才笑瞇瞇放開了喬夢媛:“多少得給點報酬。”

喬夢媛的俏臉紅到了耳根兒,小聲啐道:“你真無賴!”話語中非但沒有生氣的意思反而包含著濃濃愛意,她轉身走了。

出門的時候遇到了常海心,常海心叫了聲夢媛姐,喬夢媛點了點頭,低頭匆匆走了,她的羞澀神情并沒有瞞過常海心的眼睛。

常海心來到張揚的辦公室內,滿臉狐疑的看著張揚。

張大官人道:“海心,你來的正好,我待會兒要去京城,你幫我訂張機票。”

常海心詫異道:“轉性了?你平時不是盡量不坐飛機嗎?”

張揚道:“急事兒,所以想盡快趕到。”

常海心道:“去京城的航班我知道。”她看了看時間:“三個小時后有一班,現在去剛好來得及。”

張揚道:“那現在就得走。”

常海心道:“我送你,機場那邊我熟得很。”她說著就拿出了手機給北港機場方面打了電話,預定好機票之后,陪著張揚一起離開了辦公室。

張揚自己只有一個手包,此外就是喬夢媛委托他帶的東西,常海心好奇道:“拿得什么?”

“哦,夢媛讓我幫她給喬老捎得衣服。”

常海心道:“你沒欺負她吧?”

張大官人愣愣地看著常海心:“丫頭,我是那種人嗎?”

常海心不禁有些想笑,她就見不得張揚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輕聲道:“你是哪種人,我清楚!”

張大官人上了汽車,忍不住道:“我是哪種人?丫頭,我是哪種人?”

常海心道:“你啊,恨不能把天下所有的便宜都占盡,占有欲太強。”

張大官人道:“我是那種人嗎?不過,我對你倒是這樣。”這廝的大手在常海心的**上摸了摸。

常海心啐道:“別鬧,我開車呢。”

如果不是事情特別緊急,張大官人絕不會選擇坐飛機,一直到現在,他都認為,一旦上了飛機,就等于把自己的小命交給機組成員了。最近他剛看了一則新聞,據說飛行的過程中極其單調乏味,這些飛行員時不時的還會打個盹,而且百分之九十都有開飛機打瞌睡的經歷,想想就他媽害怕,這幫飛行員在天上就這么睡著了,一架飛機這么多條人命,責任心啊!

常海心將張揚送到登機口,張大官人笑道:“也不跟我來個擁抱告別。”

常海心笑道:“你啊,別忘了自己是個公眾人物,我倒是不怕,真要是跟你來個擁抱告別,恐怕明兒就得上北港日報。”

張大官人道:“累啊,官當的越大,越沒有自由,丫頭,我走了啊。”

常海心指了指他手中的礦泉水:“那東西別帶進去了。”

張揚將礦泉水遞給常海心。

常海心道:“你去幾天啊?”

張揚道:“最少五天吧,等我回來提前給你打電話。”

常海心道:“你還想我來接機啊!”

張揚道:“小別勝新婚,你來接我,咱倆來個浪漫**那該多好。”

常海心紅著俏臉道:“別胡說八道了,趕緊進去吧,誤了飛機可沒人等你。”

張大官人笑著向她道別,常海心為張揚買得是經濟艙,這也是張揚親自制訂的規矩,登上飛機之后,張揚調好了座椅,準備休息一會兒,兩位漂亮時尚的空姐婷婷裊裊走了過來,其中一人看到張揚,雙眸頓時明亮起來,她來到張揚面前:“張書記,是你啊!”

張大官人有些愣了,他望著這位空姐實在想不起在哪兒見過,看起來好像有點熟悉,問題是張大官人看到美女都會覺著熟悉。

那空姐笑道:“您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您。”

張揚笑道:“不好意思,我真是想不起來了。”

那空姐道:“您還記得肖依和蘇甜嗎?”

她這么一說張揚想起來了,肖依和蘇甜是東江藝術學院的學生,張揚和她們在火車上偶遇,剛巧這倆女孩子在東江遇到了麻煩,最后還是張揚幫忙解決的。可張揚還是想不起來這位空姐,腦子里對她的記憶一片空白。

空姐道:“我是肖依的姐姐肖純,純凈水的純。”她的確和張揚沒有直接打過照面,不過在事后她知道張揚對妹妹的仗義相助,還從電視上看到了這位年輕的濱海市委書記。

張揚笑道:“看來我沒記錯,咱們沒見過面。”

肖純道:“您怎么坐這兒啊?”

張揚道:“機票就是這兒。”

肖純笑道:“跟我來!”

“干什么?”

“跟我來啊!”

張大官人拿了自己的旅行包起身跟著她走了,肖純帶著張揚來到商務艙,商務艙內連一半都沒坐到,肖純給張揚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笑道:“真是沒想到,您一個市委書記出來居然還坐經濟艙,現在連村支書出門都坐商務了。”

張揚笑道:“濱海沒這種現象。”

肖純道:“這條航線冷清得很,因為是近途,平時坐人很少,您先坐,待會兒我給您送吃的過來。”

“不用,個把鐘頭就到了。”

肖純道:“您別管了,盡情享受您的旅程吧。”

張大官人知道肖純對自己這么客氣,應該是沖著肖依的緣故,這充分證明了好人有好報,張大官人于是心安理得的在那里坐了下來,距離起飛還有一段時間,拋開飛機升空之后的不踏實心理因素,航空還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不但快捷,而且舒服。

張揚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聽到身后傳來談話聲,沒多久有人過來推了推他的肩膀。張大官人睜開雙目,看到一個陌生的男子,那男子望著張揚道:“跟你換個位子,你去那邊!”他指了指右側。

張大官人本來也沒什么,但是他有些不習慣這男子的口氣,頤指氣使的,好像自己欠了他似的,如果換成過去,張大官人指不定讓他滾一邊兒去,可是最近張揚有點不順,他也懶得做意氣之爭,再說了,本來自己就是坐經濟艙的,位子不在這兒。

張揚準備給他換,可那男子是個急脾氣,看到張揚沒有馬上回應,瞪著眼睛道:“我說話你沒聽見啊,你去那邊坐。”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