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犧牲品(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他來到丁琳身邊,低聲道:“給他了?”

丁琳點了點頭,有些無力地依靠在男子的肩頭低聲道:“新生……我本不想給他,我爸幫了蔣洪剛這么多,可是我叔叔出事,他竟然連一點忙都不幫,這種人死有余辜。”

男子嘆了口氣,摟住丁琳的肩膀,低聲道:“心中越是恨,越是不能讓他們看出來,如果每個人都意識到我們想復仇,那么他們就會警覺起來,小琳,你放心,凡是對不起丁家的,我都會讓他們付出代價!”

張揚來到北港世紀飯店,本來保稅區的事情他已經基本放權了,可是星月集團方面提出要和他當面談,范思琪也專程從新加坡打來了電話,讓張揚務必和自己的代表見面。

張揚讓周山虎在外面等著,星月集團的首席代表住在世紀飯店的1818號房間,這是這座飯店最豪華的套房,張揚摁響了門鈴之后,過了一會兒,房門打開了,張大官人萬萬沒有想到給自己開門的居然是印度女孩艾西瓦婭。

自從張揚為她治好了截癱,艾西瓦婭就返回印度養傷,期間偶然也有過通話,不過張揚一直都以為她人在印度,卻沒有想到艾西瓦婭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

艾西瓦婭綠寶石般的美眸閃爍著愉悅的神采,她笑靨如花,頑皮的搖了搖頭道:“張揚,想不到會是我吧!”

張大官人就算想破腦袋也不會想到艾西瓦婭會是星月集團的首席代表,唯一可能的解釋是范思琪和艾西瓦婭舊情復燃,破鏡重圓,這時代真是無藥可救了,這么漂亮的女孩子,不愛武裝愛紅妝,女人和女人之間居然不是同性相斥,看來物理學在感情方面并不適用,同性也是可以相吸的。

張大官人笑道:“艾西瓦婭!”

艾西瓦婭展開臂膀,給了張大官人一個熱情的擁抱,俏臉還在張大官人的兩頰邊貼了貼,還別說,這丫頭的身材真是凸凹有致,大官人的腦子不免又邪惡了一下,他笑道:“艾西瓦婭,我覺得誰非得要跟我見面,原來是你。”

艾西瓦婭放開了他,笑道:“聽說你當了市委書記,見你一面很難了。”

張揚道:“誰說的?根本就是詆毀我的形象。”

艾西瓦婭請他到客廳就坐,張揚發現她已經行走如常,證明自己的治療是非常有效的,艾西瓦婭終于恢復了正常。

艾西瓦婭道:“喝茶還是咖啡?”

張揚道:“隨便!”

房間里有咖啡機,艾西瓦婭現煮了咖啡,沒多久,就端著熱騰騰的咖啡送了過來。

張揚端著咖啡抿了一口,望著艾西瓦婭的眼睛道:“艾西瓦婭,你現在在星月工作?”

艾西瓦婭點了點頭道:“離開南錫之后,我按照你所說的方法康復,很快就恢復了健康,后來接到她的電話,她說得了絕癥,想和我見一面,我考慮之后,還是去了一趟新加坡。”

張大官人心中暗道,這個范思琪當初依靠絕癥的幌子從中國逃了回去,想不到居然又用絕癥當幌子把艾西瓦婭給騙到了新加坡,到底是做生意的,張大官人雖然知道別人的事情和他無關,可是看到艾西瓦婭這么漂亮一小姑娘被范思琪給騙了,心里還是有些同情,好了傷疤忘了疼,當年截癱的事兒難道都忘了?同性之間的吸引力咋就那么大?

艾西瓦婭當然不知道張揚想什么,隨著身體的康復,她的性情也恢復了昔日的歡快,她嘆了口氣道:“我到了那邊,她又舊事重提,說要把手頭的股份轉讓給我。”

從這一點來看,范思琪對艾西瓦婭倒是真情實意。

艾西瓦婭道:“我堅持不要,她后來和我商量了一下,就用我的名義成立了一個愛心基金會,這個基金會主要是為了幫助世界上貧窮困苦的兒童,再后來,她將自己所面臨的困境說給我聽,我終于答應接受她的部分股份,當然,股份是直接轉給基金會的,我現在是未來基金會的理事長,也是星月集團的董事局成員。”

張大官人總算搞清了到底怎么回事兒,范思琪搞這個愛心基金會,一是為了向艾西瓦婭做出補償,還有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她利用手中的權力將星月朝著自己想要的方向引導,在悄然之間增強著對星月的掌控力。

艾西瓦婭道:“這次她讓我過來談投資濱海保稅區的事情,我們想要注資福隆港,圍繞福隆港的未來發展,我們已經做好了周密詳實的計劃書。”艾西瓦婭將手中的計劃書遞給了張揚:“請張書記過目。”這還是她第一次稱呼張揚為張書記。

張揚笑了笑,并沒有馬上看計劃書,輕聲道:“艾西瓦婭,有件事我必須先告訴你,關于福隆港的事情,現在已經有很多家大公司表示了濃厚的興趣,為了公平起見,我們已經做出了公開招標的決定,所以無論我們的交情怎樣,這件事必須要秉公辦理。”

艾西瓦婭道:“我知道,是不是元和集團也過來參予競爭?”

張揚點了點頭道:“不錯,元和集團在這方面也存在著很大的優勢,你們兩家實力都差不多,所以最終誰能勝出,要看你們的投標書,一切都要等到公開招標之后才能做出決定,這一點上我的話也起不到關鍵作用。”

艾西瓦婭道:“張揚,我找你可不是為了攀關系,只是想和你見見面,公事公辦,我懂得,這次來中國之前,范董專程向我交代過,一定要走正規程序,公平競爭。”

張揚笑道:“你這么一說反倒是我多慮了。”

艾西瓦婭道:“只顧著跟你說話,忘了一件事。”她起身去里面的房間,過了一會兒回來,手中多了一個禮盒。

張大官人慌忙擺手道:“艾西瓦婭,咱不興這個的,禮物我可不能收。”

艾西瓦婭道:“這是我從萬象山請來的佛像!”她將禮盒打開,露出里面玻璃罩中的木質佛像,艾西瓦婭道:“我想來想去,不知送什么禮物給你,這尊佛像雖然不是什么珍貴之物,但是來自萬象山,極其靈驗,可以庇佑你平安。”

張揚望著那尊佛像,不覺想起了孟傳美,她若活在世上,一定會非常的喜歡。

艾西瓦婭將佛像收好,放在張揚面前:“你不可以拒絕!”

張大官人笑道:“就沒見過你們這么送禮的,你們印度人都喜歡送佛像嗎?”

艾西瓦婭莞爾道:“只是我這樣想。”

張揚道:“我們中國有句老話,送佛送到西天,你把佛像送給我,是不是想我早點去西天取經啊?”

艾西瓦婭紅著臉搖了搖頭道:“我可沒那個意思。”

張揚笑道:“好,你的心意我領了,公開招標之前,你應該不會離開濱海,這兩天,我抽時間為你接風洗塵,對了,高廉明也在濱海。”

艾西瓦婭笑道:“高律師?他很有趣啊!”高廉明若是聽到艾西瓦婭的這句評價,只怕臉都要發綠了。

張大官人在世紀酒店呆了一會兒,起身告辭,他才出了世紀酒店的大門,就接到了蕭國成的電話,蕭國成請他晚上一起吃飯,說當晚元和幸子也會到場。

張揚馬上意識到今晚的這場飯局也和福隆港的事情有關,想不到在北港新港興建之后逐漸衰落下去的福隆港突然就成了香餑餑,成為各方都想爭奪下來的肥肉。可以預見,隨著保稅區建設的推進,濱海的土地價值也會水漲船高,張大官人終于開始有了種揚眉吐氣的感覺,濱海終于在擺脫貧窮落后的道路上邁出了重要的一步。

市委書記在外人眼中的地位和城市的發展程度有著直接的關系,隨著濱海經濟地位的提升,張大官人的重要性也是不斷增強,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否認的事實。

現在的張揚還真就對北港常委不像過去那樣重視了,原因很簡單,他在心目中已經不把北港當成一回事兒了,北港常委未必比得上他這個濱海市委書記威風。

張揚下午抽時間和劉艷紅見了面,劉艷紅讓他直接到馨香園賓館,張揚把從丁琳那里得到的欠條親手交給了她。

劉艷紅邀請張揚喝茶的這會兒功夫,筆跡鑒定結果就出來了,那張欠條的確是蔣洪剛親筆所寫,指紋也和蔣洪剛完全符合,也就是說蔣洪剛和丁高山之間的關系是借貸關系,并不是行賄受賄的關系,劉艷紅對這個結果似乎早有預料,她點了點頭道:“蔣洪剛這個人做事還是留有退路的。”

張揚笑了笑道:“其實以他和丁高山的關系,丁高山就算負擔他女兒的學費也沒什么。”

劉艷紅道:“你不是官員,是個普通老百姓就沒問題,你是官員就不行!”

張揚道:“當官也有當官的苦處。”

劉艷紅道:“你這次可給蔣洪剛幫了一個大忙,我和丁高山的女兒丁琳談過一次,丁琳好像對蔣洪剛沒多少好感,所以我懷疑她就算知道這張欠條在哪里,也未必愿意拿出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