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章 游刃有余(下)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祁山敬酒之后,和張揚高廉明這幫年輕人就起身告辭,他們去隔壁房間,張揚的那幫損友那里敬酒,張揚這晚上只顧著招待領導,已經讓他的那幫老哥們怨聲載道了,張揚來到隔壁房間內,方才發現,蘇強也過來了,蘇強這次幫姐姐帶來了祝福和問候,蘇小紅本來想親自過來的,可是臨行之前又打消了主意,原因是她考慮到方文南很可能會過來參加趙靜的婚禮,他們之間還是避免見面的好。

張大官人帶著請罪之心向各位兄弟一一敬酒,他的酒量自然不會有什么問題,一群人喝了個痛快,等到他們這桌結束的時候,其他人早就已經離開了,張揚接到楚嫣然的電話,她今晚要陪外婆,自然沒有機會陪張揚共赴溫柔鄉了。

牛文強這幫人興致高漲,又嚷嚷著去歌廳唱歌喝酒,祁山馬上作出安排,張揚讓他們先過去,自己回去看看方方面面的安排情況再去跟他們會合。再說,高廉明已經喝多了,張揚得先把這小子送回房間休息。

安頓好了高廉明,張揚來到家人所在的小樓,忙了一天,他還沒有顧得上跟妹妹說話,母親徐立華正在趙靜的房間內和她聊天,女兒明天就要出嫁,母女之間自然有許多話要說。

張揚敲了敲虛掩的房門,走了進去。

徐立華看到他進來,笑道:“三兒,你來得正好,我跟小靜正說起你呢。”

張揚笑道:“說我什么?該不是背著我說我壞話吧?”

趙靜叫了聲哥,挽住他的手臂讓他在椅子上坐下,然后親手給張揚泡了杯茶端到他的面前:“哥,你喝茶!”

張揚笑道:“怎么了這是?今兒跟我這當哥哥的這么客氣?”

趙靜在他身邊坐下,柔聲道:“哥,謝謝你!”

張揚呵呵笑了起來:“小靜,咱能別這么說話嗎?我是你哥,咱們之間需要說謝謝嗎?”

趙靜道:“哥,如果不是你,我不會被保送到東江師范大學,每當我遇到了麻煩,都是你第一個站出來保護我,這些年,我卻給你添了不少的心思,哥,過去我不懂事,以后我不會了。”

張揚笑道:“哪有的事情,你一直都很聽話,只是我一直把你當成小丫頭看,其實你已經長大了,現在你和兆勇生意做得有聲有色的,充分證明了你的能力,丫頭,哥沒什么好送給你的,女孩子一旦嫁人就徹底長大了,以后你需要扮演的是丁家兒媳婦的角色,兆勇是個好人,也是我的好哥們,好好對待人家,把他爹媽當成自己爹媽一樣孝敬,人從來都是將心比心,你對人家好了,人家自然會對你好。”

趙靜眼圈都紅了,她連連點頭:“哥,你放心吧。”

徐立華望著自己的這雙兒女,心頭一陣感動,她伸手分別握住女兒和兒子的手,輕聲道:“大喜的日子,咱們別說難過的事情,媽今天特別高興,小靜年齡最小,從小任性了一些,媽沒幫上你什么,你能有今天多虧了你小哥。”

趙靜點頭道:“媽,我知道,我會永遠對小哥好。”

張揚笑道:“得,不讓我煽情,您老卻煽起情來了,什么叫一家人,一家人就是應該相互扶持,我對小靜好是應該的,誰讓她是我妹?要說感恩,我們都應該感謝您,如果不是您生我們養我們,我們根本沒有今天的好日子。”

徐立華輕輕撫摸了一下女兒的秀發,柔聲道:“小靜,你早點休息,明天還得累一天,嫁人咱們就高高興興地走,不許掉淚珠兒。”

“媽……”趙靜突然有種想哭的沖動。

徐立華笑了笑,站起身道:“三兒,讓你妹早點休息。”

張揚跟著母親離開了趙靜的房間,徐立華把他叫到客廳,其他人都已經睡了,只剩下他們娘兒兩個,徐立華道:“三兒,你別急著走,媽有話跟你說。”

張揚點了點頭,和母親一起在沙發坐下。

徐立華道:“三兒啊,今天我和嫣然的外婆聊起你們的婚事,我們都覺得你們應該把婚事盡快給辦了。”

張揚笑道:“媽,我就知道你會提這件事,我當然想,可現在我和嫣然的工作都很忙,她忙于生意,我剛剛當上濱海市委書記,實在是抽不出時間籌備婚禮。”

徐立華道:“你都二十四歲了。”

張揚道:“媽,我戶口上是二十七啊,現在我的年齡可是國家機密。”

徐立華道:“什么機密,你什么時候生的,當媽的不比你清楚?”

張揚笑道:“那是當然。”

徐立華道:“我知道你招女孩子喜歡,可是無論男人還是女人,如果決定了要結合在一起,就得對人家忠誠,一把鑰匙只能開一把鎖。”

如果是別人對張揚說這句話,他肯定要反駁說要是萬能鑰匙呢?可當媽的跟他說,他只能老老實實的聽著。

徐立華道:“天下的好女孩多得是,但是不能每個都娶回家里當老婆,嫣然才貌雙全,家世又好,人家看上你,是你八輩子修來的福氣,能娶到她是咱們高攀了人家。”

張揚道:“媽,別用您的門戶之見看問題,我們是感情,跟家世沒關系。”

徐立華道:“你不考慮,我們得考慮,小靜雖然是你妹妹,可是她明兒就要結婚了,你這個當哥的必須要抓緊了。”

張揚道:“得,我答應您,回頭我再和嫣然商量商量,這事兒不能剃頭挑子一頭熱,得兩廂情愿,您說是不是?”

徐立華道:“嫣然對你好的很,只要你提出來,她肯定不會反對。你要是能夠早點成家立業,我也算是對你死去的父親有所交代了。”

提起自己死去的老爹,張揚想起了一件事,他低聲道:“媽,我老家是不是西山縣盧家梁小石洼村啊?”

徐立華聞言面色一變,顫聲道:“你……怎么知道的?”

張揚道:“這事兒不難查出來。”他把自己上次去小石洼村的巧遇說了。

徐立華嘆了口氣道:“這件事你早晚都會知道,我當初之所以不想提這件事,因為你爸當年活著的時候沒干多少好事兒,那種年月,他打著造反有理的旗號胡作非為,總而言之做了不少的壞事,我不想告訴你這些。”

張揚點了點頭道:“媽,事情過去了就不再提了。”

徐立華拍了拍他的手背道:“不提了,你要是找到了他的墓,每年清明抽空去給他燒燒紙吧,也算是給他一些安慰。”

張揚想起一幫朋友還在歌廳等著自己,跟母親說了一聲,起身離開,來到外面的時候,他突然接到了秦萌萌的電話,秦萌萌的語氣顯得有些緊張,她低聲道:“張揚,我一直都聯系不上何先生,你有沒有見過他?”

張揚內心一怔,下午才見過何長安,難道何長安會出什么事情?他安慰秦萌萌道:“你不用緊張,他做事向來穩健,而且又有保鏢跟著他,應該不會出事。”

秦萌萌道:“他最近有些不對,我擔心他出事,今晚他答應和我一起吃飯的,可是一直到現在他都沒來,而且連一個電話都沒有打回來,我給他打電話始終處在關機狀態。”

張揚道:“你不用著急,或許他手機沒電了,或許他有什么特別的事情要做。”

掛上電話,張揚不禁皺了皺眉頭,以何長安做事的一貫風格,他應該不會做這種讓人擔心的行為,更何況他疼愛女兒,既然答應了秦萌萌一起吃飯,應該不會食言,而且一個電話都不打,這其中就有些耐人尋味的成份了。

張揚給何長安打了一個電話,果然手機已經關了,張揚聯系不上何長安,此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鐘,張揚猶豫了一下,還是給干媽羅慧寧打了一個電話。還好羅慧寧沒有休息,她聽張揚說聯系不上何長安,也是頗感驚奇,沒多久羅慧寧給張揚打了一個電話,讓他去自己那邊去一趟。

張揚來到羅慧寧所住的獨棟別墅,李偉在門前等著他,將他引入客廳,羅慧寧的面前放著電話,剛才她又給何長安打了兩個,張揚低聲道:“干媽,何叔叔從這里走之后就失去了聯系。”

羅慧寧指了指一旁的沙發,張揚坐下,羅慧寧秀眉微顰道:“他可能真出事了!”

張揚愕然道:“出事?”這件事實在是有些太突然,根本沒有任何的征兆。

羅慧寧道:“他下午過來的時候,告訴我,有人想要整他。”

張揚低聲道:“您是說他可能遇到危險了?”

羅慧寧道:“他經商這么多年,能夠一直屹立不倒,不僅僅因為他的精明,還因為他的謹慎,我和他是多年的老朋友,但是我對他具體的經營內容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涉獵極廣,生意做得越大,風險也就越大,如果他公司內某個環節出了問題,作為法人的他肯定要遇到麻煩的。”

張揚有些明白了:“干媽,你是說檢察機關盯上了他?”

羅慧寧道:“我已經讓人去查了,具體情況怎么樣我也不清楚,現在我們只能等待消息,張揚,記住,如果他真的遇到了麻煩,你不要對這件事過于關注,你是官場中人,要懂得把握分寸,認清形勢。”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