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拍錯地方(中)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周興民點了點頭,環視北港的那幫領導層,臉上并沒有一絲笑容。

官員的內心往往是敏感的,他們善于從一些細節上分析挖掘出內在的東西,多數人都已經意識到周省長有些不爽。接下來的事情表現的更加明顯,周興民沒上北港市方面準備的豪華商務車,而是繼續回到自己的車上,甚至不等北港來得車隊引路就已經下令啟程了。

這就造成了一個非常尷尬的局面,本來項誠他們出來相迎,目的是要給周省長帶路的,這下反倒成了省里的車隊在前,他們的車隊在后。

閻國濤當然感覺到了周興民的不爽,他的電話響了起來,電話是項誠打來的,他們已經做出了安排,想請周興民一行先前往北港市政府一招休息。

閻國濤當時就征求了周興民的意見,周興民道:“我們這次是來濱海參加活動的,北港不在原定計劃內。”周興民的這番話明顯帶著不悅,閻國濤將他的意思轉達給了項誠。

項誠聽周興民這么說,心中涼了半截,他也搞不明白今天是怎么得罪了周興民,難道是因為那兩個獻花的少先隊員?項誠越想越不可能,這種事情也不是只有自己再干,全國上下,到哪兒都走這個程式,你周省長來北港,我提前迎接到三環路外,對你可謂是尊敬有加,中國人都講究個禮尚往來,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你是上司不假,我敬你一丈,你現在是連一寸都不給我,你周興民也太欺負人了。項誠心中這個窩囊啊,當著這么多下屬,被周興民弄了個下不來臺,他開始找原因,所謂找原因,無非就是自己給自己找個臺階下,別管別人怎么想,他得先讓自己舒坦點兒,很快項誠就找到了理由,他認為周興民之所以在自己面前撂臉兒,百分百有人在背后詆毀自己,說了他的壞話。結合最近的實際情況,他馬上就鎖定了嫌疑人——張揚!不錯,最近因為泰鴻建廠的事情,張揚和北港領導層之間矛盾重重,想要解決這件事,他必然要通過上層施壓。宋懷明作為項目的牽頭人,不方面為他出面,所以省長周興民就成為了最合適的選擇。

從周興民下車伊始就擺出不悅的表情來看,這件事的風向可能會有變。

宮還山幾乎沒怎么說話,項誠遭遇周興民冷臉的事情,所有人都看到了,這會兒項書記的心情肯定是糟到了極點,現在找他說話,等于主動去觸霉頭,給了他一個發泄的機會,宮還山才沒那么傻。

項誠打破了沉默,低聲道:“趕緊通知濱海方面,周省長直接過去了,讓他們做好準備,迎接周省長一行,一定要隆重,熱情!”

宮還山馬上領會到了項書記的精神,他給張揚打了個電話,加重語氣,特地強調了一番,讓張揚務必要做好迎接準備,一定要熱烈,要隆重,要讓周省長感受到濱海人民的熱情。宮還山打電話的時候不禁想笑,項誠也夠陰的,自己在這件事上栽了跟頭,非但不提醒張揚,反而慫恿張揚接著往坑里跳,宮還山仿佛看到張揚鄭重其事,列隊迎接周興民的場面,心中暗暗道,張揚啊張揚,你等著被訓得灰頭土臉吧。

讓項誠和宮還山意外的是,車隊進入濱海市區沒有看到任何出迎的跡象,一直來到了市行政中心,方才看到濱海市委書記張揚一個人站在大門口,不錯,他們都沒看錯,只有張揚一個人站在大門口。

周興民的車在門前停下,張揚笑著迎了過來,和周興民握手道:“周省長,歡迎您來濱海指導工作。”

周興民也有些奇怪,見慣了夾道歡迎的場面,現在看到張揚單槍匹馬的出迎反倒有些不習慣了,周興民道:“其他同志呢?”

張揚笑道:“各忙各的工作,目前濱海方方面面的工作都很緊張,我就沒讓大家過來夾道歡迎,把這份熱情放在心窩里,不能因為領導到來就耽誤了本職工作。”

周興民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轉向身后的那群人道:“我們的事業需要的就是這種實干家,所以我一再強調,不要搞表面的東西,有做表面功夫的時間,不如踏踏實實的做點工作。”

打臉!這下不但打了項誠的臉,連帶著把北港一幫市領導的臉都給打了,項誠有些氣悶地看著宮還山,宮還山比他還要郁悶,自己明明交代了,讓張揚要熱烈隆重的歡迎啊,這小子怎么背道而馳呢?宮還山忽然意識到自己犯了一個錯誤,從張揚來到濱海,這廝就沒停止過和他們作對,領導讓他往東,這廝八成會往西,自己怎么就忘了呢?剛才應該讓他越簡單越好,這廝可能就會大張旗鼓的擺出迎接架勢了,可現在后悔都晚了。

張揚帶路引著各位領導在行政中心參觀了一圈,最后到第一會議室落座。這時才抽空和各位領導都打了招呼,張大官人來到陳崗的面前,意味深長的向他笑了笑,陳崗也還以一笑,今天這件事要是沒有他的通風報訊,張揚豈會辦得如此漂亮?張大官人漸漸體會到地下黨員在革命工作中起到的突出作用,只要運用得當,這顆棋會成為他的殺招啊!

周興民做了一個簡短的發言,他微笑道:“我這次過來是參加濱海撤縣改市的慶典活動,我希望大家搞清楚主題,主題是撤縣改市,主角是我們濱海市的領導干部,我們過來是捧人場的,雖然是嘉賓,但是我們要記住,千萬不可以喧賓奪主!”

所有人都笑了起來,項誠笑得很勉強,周興民此時表現出的幽默和他剛才面對自己時候的冷臉大相徑庭,從某種層面上更證明周興民對自己可能抱有成見。

周興民道:“說到濱海,我還是第一次來,濱海給我的印象……”說到這里他停頓了一下,轉向張揚道:“小張,我能說實話嗎?”

張揚笑道:“求之不得!”

所有人又跟著笑。

周興民道:“那我就說句實話,濱海比我預想中要差,看得出濱海能夠撤縣改市成功,你們這幫干部是付出了極大的努力,我也看到了變化,從進入濱海市區到這里,一路走來全都在搞建設,我看到了你們路口的綠地工程,我也看到了新建城市照明系統,看得出張揚上任之后還是實打實為濱海做了不少的事情,這一點值得表揚。”

周興民喝了口茶又道:“濱海的市容市貌整體給我的印象比較落后,如果說到目前最大的亮點,應該是這座行政辦公中心,我概括一句,你們濱海是三流的市政建設水平,一流的辦公環境水平,就說你們的這座會議室比起省政府的會議室強多了,我真心希望,你們濱海的干部管理水平能夠跟的上辦公環境水平。”

現場響起一片掌聲,鼓掌的都是北港方面的干部,項誠沒鼓掌,這個節骨眼上鼓掌分明是打張揚的臉,項誠犯不著在省長面前表現的心胸太過狹窄。

張大官人看到帶頭鼓掌的是宮還山,心中暗罵:“麻痹的宮還山,你他媽想坑我是不是?剛才讓我熱烈隆重歡迎的那筆帳還沒跟你算呢!”宮還山的目光和張揚相遇,多少顯得有些心虛,今兒想陷害張揚的用心有點太明顯了。

周興民道:“咱們今天就先說這么多,沒有深入了解就沒有發言權,我要用這一天的時間好好考察一下濱海這座新興城市,考察一下我們平海第一個保稅區,我要好好挑挑你們的毛病。”

短暫的會議后,張揚安排大家休息,他親自引領著周興民前往海洋花園入住,項誠也陪同一起前往,張揚找機會向項誠道:“項書記,您在濱海的住處也安排好了。”

項誠點了點頭,低聲道:“我晚上回去,還有事情要處理,明天一早再過來。”項誠的意思很明顯,不需要張揚安排住處了。

進入海洋花園,這里為了迎接領導們入住特地做了一番準備,道路兩旁擺滿了鮮花,程焱東特地安排了二十名特警在海洋花園內外值守,安全問題是重中之重,在這一點上張揚絕不敢含糊。

來到周興民下榻的別墅前,張揚搶著去給他拉開了車門,周興民走了下去,看了看周圍道:“環境不錯嘛!”

張揚道:“這里過去是縣委家屬院,空下了不少房子,我讓人整修了一下,提供給前來幫助濱海建設的專家學者居住。”

周興民點了點頭,省委秘書長閻國濤的住處在他隔壁的另外一套別墅,周興民讓項誠帶他過去,分明是支開項誠,他有話想單獨對張揚說。

來到別墅內,張揚帶著周興民在里面參觀了一圈,兩人來到二樓的觀景露臺,站在露臺上,剛好可以眺望到前方的海景。周興民用手拍了拍憑欄:“張揚啊張揚,你們的這個縣委大院絕對夠得上五星級標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