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祝你幸福(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張大官人策劃的打臉計劃中途夭折,讓他不得不佩服李同育的老奸巨猾,人家未雨綢繆,已經料到張揚會利用新聞報道權的事情來報復他,搶在他之前主動退出,這讓張揚就沒有了出氣的機會。

張大官人真是窩火,回到體委,常凌峰一眼就看出他的臉色不好看,還以為他在龔奇偉那里受了氣,笑道:“怎么?龔市長不愿意?”

張揚罵道:“真是個老狐貍!”他把剛才的事情前前后后向龔奇偉說了一遍,然后憤憤然道:“我回頭就召集幾家媒體,同時刊載一份聲明,把我們和東南日報中止合作關系的事情公諸于眾!”

常凌峰道:“你覺著這樣做有意義嗎?”

張揚道:“明明是我把他給淘汰了,現在居然被他搶了先!”

常凌峰笑道:“爭一時之氣又有什么意思?咱們的當務之急是把省運會和經貿會辦好,這種小事真的無所謂,就算你掙回這口氣,別人也不會佩服你什么?照你所說,李同育挑唆宋省長的父女關系,他最終并沒有成功,現在心里最難受,最應該感到失落的是他才對。”

張揚道:“我感覺這個人肯定不會輕易死心,搞不好又會生出什么歹毒的主意。”

常凌峰道:“李同育的背景可不簡單,他大哥是中宣部副部長,二哥是中華社社長,在國內新聞宣傳領域的地位相當顯赫,這樣的人還是少接觸為妙,你也知道,這年頭防火防盜防記者,他不主動找你晦氣就是你的福氣,你何必去招惹他?”

張揚道:“我就擔心他會對嫣然不利!”

常凌峰微笑道:“嫣然身在美國,他只怕鞭長莫及。”他低聲道:“難道你擔心他會對宋省長不利?”

張揚點了點頭,李同育這個人很卑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

常凌峰道:“一個報社的社長,就算他的根基再深,背景再強,想和宋省長一較短長,只怕仍然力有不逮。”

張揚道:“很多時候仇恨會讓一個人喪失理智。”

常凌峰道:“宋省長能夠走到今天這一步絕不是只靠偶然兩個字,對付李同育這種人應該不用花費太多的精力。”

張揚對常凌峰的這句話還是很認同的,就憑宋懷明對付孫國正的手段,區區一個報社的社長又算得了什么?他正準備和常凌峰探討新聞報道權的時候,常凌峰笑道:“都下班了,再敬業也得吃飯,走,晚上我請大家吃海鮮。”

張揚道:“又去南洋國際?”

常凌峰道:“不是南洋國際,我剛剛發現了一家海鮮燒烤大排檔,挺好的。”

張揚起身道:“走,把海心他們都叫上!”

常凌峰笑著點頭。

常海心還在信息中心忙著,高廉明把唐糖從美國請回來了,系統和數據庫都已經修復了,因為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唐糖專門給信息中心剛剛聘請的兩名大學生做培訓,這兩名大學生都是計算機專業的,以后就負責信息中心的系統維護。

高廉明也在一旁,看到張揚他們進來,高廉明嚷嚷起來了:“我說張揚,你回來一整天都沒過來打一聲招呼。”

張揚道:“沒大沒小的,叫我什么?”

高廉明吐了吐舌頭道:“張主任!”

張揚走到常海心身邊,常海心仍然很專注的看著電腦屏幕,張揚道:“我不是忙嘛?這半天都在忙著向市長大人匯報工作了。”他表面上是說給高廉明聽,其實是說給常海心聽。

高廉明樂道:“怎么著?這個點過來,是不是要請客啊?”

張揚笑道:“就你小子聰明!不過請客的不是我,常主任請客,請大家去吃海鮮燒烤。”

高廉明一聲歡呼。

張揚來到常海心對面,常海心不能再裝作無視他的存在,一雙清澈的明眸抬起,望著張揚,目光中充滿了極其復雜的味道,她已經聽說張揚和楚嫣然訂婚的消息了,從知道這個消息起,常海心的內心中就充滿了矛盾,她忽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樣面對張揚,怎樣處理他們以后的關系。

張揚笑瞇瞇道:“海心,趕緊準備一下,咱們去吃飯!”

常海心笑了笑,她隨即將目光轉向唐糖:“唐糖,別忙活了,走!一起去吃飯!”

幾個人一起出門,張揚讓大家上了自己的吉普車,按照常凌峰所指的地方來到了老體委附近的小巷,其實在過去體委沒搬家的時候,張揚經常到這里吃飯,不過他沒想到常凌峰也能找到這地方,這條小街上一到晚上,到處彌漫著木炭和孜然的味道,不知什么時候變成了燒烤一條街,因為地勢偏僻,市容整治也很少顧及這種地方。

常凌峰帶他們來到了海鮮排擋,張揚又給趙天才打了個電話,讓趙天才也來湊個熱鬧。

所有人都能看出常海心的情緒不高,張大官人心知肚明,常海心低落的情緒和自己有關,可當著眾人的面,他也不好說什么。

還好大家的話題主要還是圍繞工作進行。

唐糖道:“信息中心的那兩名新來的大學生很聰明,我看再有兩天,他們對整個系統就熟悉掌握了,以后不用我再這么遠跑來了。”

張揚道:“唐糖,你計算機水平這么高,有沒有想過返回國內發展?”

唐糖道:“國內這方面的環境還不行,我想先在美國鍛煉幾年,等國內市場成熟了,在回國發展。”

張揚道:“現在英德爾公司的海外生產基地已經落戶南錫,我們南錫這兩年要興建高新技術開發區,咱們剛才經過的老體育場這塊地也已經確定要興建全國一流的數碼廣場,到時候我們南錫就會成為舉世注目的IT交流市場,我覺著啊,你應該早點回來,在這里肯定會大有發展。”

其實唐糖已經聽說了這件事,她笑道:“你還真是不遺余力的為南錫做宣傳,如果黨的每位干部都像你這樣盡職盡責,中國經濟早就發展起來了。”

高廉明道:“這一點我贊成,別看我們張主任平時吊兒郎當的,可工作態度那是相當的認真。”

張揚瞪了他一眼道:“你說誰呢?誰吊兒郎當的?你丫說話怎么越來越沒大沒小?小心我炒你魷魚!”

高廉明叫了一嗓子道:“老板,來份炒魷魚!”他腦子十分的靈活,話接的相當的巧妙。

這下連常海心都忍不住笑了起來。

常凌峰道:“這兒炒菜燒烤都有,想吃什么,隨便點,今晚我給張主任接風。”

高廉明道:“我覺著今晚應該是張主任請客!”

張揚道:“高廉明,我憑什么請客?”

高廉明嬉皮笑臉道:“裝,還在這兒裝呢,事情早就傳開了,聽說你和楚嫣然又訂婚了,現在又成了省長女婿,你說你不請客,誰請客?”

提到這件事,常海心的神情不由得一黯,她害怕被別人看出什么端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張揚暗罵高廉明說話不挑時候,不過這也怪不得高廉明,畢竟他和常海心的那檔子事兒藏得比較深,除了他們兩人,別人根本不知道他們之間的曖昧。

常凌峰舉杯道:“好,那咱們就恭喜張主任!”

高廉明道:“必須的,一個一個恭喜,輪流給他敬酒!”

張大官人海量,來者不拒,輪到常海心敬酒的時候,常海心的心情是極度復雜和糾結的,不過她控制的還算不錯,端起面前的酒杯道:“張主任,祝你幸福!”

張揚微笑道:“謝謝,我也祝大家都幸福,都快樂!”

常海心已經率先把那杯酒給干了,引來一片叫好之聲,張揚的心中充滿了憐惜,繼而這種憐惜演變成了一種內疚。

趙天才是在他們開始了一會兒方才趕到的,聽說張揚訂婚的消息,自然也跟著敬了張揚兩杯酒,趙天才在美國的時候見過楚嫣然,知道張揚訂婚的對象是楚嫣然,趙天才馬上叫好,借著些許的酒意,將楚嫣然在美國闖入紐約領事館,勇救張揚的事情說了。

在所有人聽來,這樣的故事根本就是傳奇,唐糖道:“楚小姐對你真是情深義重,有機會我一定要認識一下。”

高廉明道:“過去我還真不相信愛情,覺著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可聽了你和楚嫣然的故事,我忽然發現,這世上真的有同生死共患難的事情。”

常凌峰沒有說話,不知怎么,他忽然想起了章睿融,自從她調動工作前往京城,他們之間就中斷了聯系,常凌峰雖然一直表現的平靜,可心底卻無時無刻不期望著她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哪怕是一個電話,一封信也行?然而章睿融卻仿佛從這個世界上突然消失了,從此離開了他的生活。常凌峰意識到,自己從沒有忘記過章睿融,也許以后也不會忘記。

常海心端起酒杯,輕聲道:“張揚,我很感動,有嫣然這樣的好女孩愛你,你真的很幸運,來!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