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老虎發威(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孫曉偉居然還學會了激將法,他叫囂道:“張揚,是個爺們就站出來,別像個孬種一樣躲在女人身后。”

張大官人嘿嘿笑了一聲,這會兒他心態平和,才不會上孫曉偉的當,意氣之爭有什么意思?他剛才因為擔心楚嫣然的安危,所以心神不寧,現在看到楚嫣然平安無事,整個人都放松了下來。張揚道:“你知道什么叫伉儷情深嗎?為了嫣然,我寧愿當她背后的男人。”這話不可謂不肉麻,楚嫣然聽得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可心中還是感到那么一絲絲的溫暖,她知道張揚是借此機會故意表白給她聽。

孫曉偉使了個眼色,幾輛摩托車重新聚攏過來,將楚嫣然和張揚圍攏在中心。

楚嫣然加大了油門,一雙美眸冷冷盯住孫曉偉,她低聲道:“坐好了!”

張揚看出她的意圖,抱住楚嫣然的纖腰,身體緊緊貼上她的嬌軀,這么久沒有親近芳澤,如此近距離的貼身接觸,感覺嫣然青春的**越發誘人了。

楚嫣然猛然啟動機車,轟鳴聲中,宛如一道黑色閃電般向前沖出,她看準了兩輛山地賽車中間的空隙,帶著張揚從這狹窄的縫隙中沖了出去。

斜刺里沖出一個光頭男,揮舞著鐵棍向張揚橫掃而去,正是剛才失去平衡摔倒在地的二寶,不等他的鐵棍到來,張揚已經將手中的頭盔搶先扔了出去,正中二寶的鼻梁,雖然張揚正處在虛弱之時,可是頭盔本身的重量已經將二寶砸得血頭血臉,慘叫了一聲就蹲在了地上,手中的鐵管當啷一聲落地,又準確地砸在了他自己的腳面上,二寶疼得又跳了起來。

張揚哈哈大笑。

孫曉偉原本擋在道路之前,他沒想到楚嫣然竟然帶著張揚從包圍圈中沖出來,眼看楚嫣然駕駛著摩托車沖向自己,就快來到他面前的時候,楚嫣然拎起車把,摩托車前輪抬起,僅以后輪著地沖向孫曉偉。

孫曉偉嚇得向后退去,他們的包圍圈散開了一條縫隙,楚嫣然速度不減,機車的前輪重新落在地上,倏然向前方疾馳而去。

孫曉偉驚魂未定的擦去額頭的冷汗,怒吼道:“追!”

幾十輛摩托車擺開陣勢,全力追逐前方高速奔馳的鈴木機車。

在這條新建的道路上,楚嫣然將速度不斷飆升,張揚緊緊抱住她,耳旁風聲呼嘯,此時他們的速度已經達到了一百五十公里。可后方孫曉偉那幫人也是不斷加速,他們在不斷拉近著彼此間的距離。可這條封閉的道路也就快到了盡頭,張揚雖然內力尚未復原,可眼力還是高人一籌,他看到了前方的缺口,提醒楚嫣然減速。

楚嫣然減速降檔,從缺口駛出道路,道路明顯變得顛簸起來,從反光鏡中可以看到后面減震良好的山地賽迅速接近了他們。

張揚怒道:“干!”從這里駛入干道還有三公里的距離,這條路因為運料的大車經常行駛,變得坑坑洼洼,他們行駛的速度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兩輛山地賽車已經超過了他們,壓住了他們的車頭,迫使他們將速度減緩下來,后面的車輛也一個個魚貫跟上。

孫曉偉大笑道:“跑!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楚嫣然看到無路可走,只能將機車停下,取下頭盔,一頭黑亮的秀發,瀑布般滑落在她的肩頭,她的俏臉因為憤怒而變得有些發紅,怒視孫曉偉道:“孫曉偉,你不要胡鬧!”

孫曉偉道:“這事兒跟你沒關系,我找他!”他用手指點著張揚。

張揚想要上前,麻痹的什么東西,老子就算不在狀態,對付你這種三腳貓角色一樣分分鐘拿下,可楚嫣然卻仍然擋在他的面前,怒道:“我看你們誰敢動他一根指頭!”

孫曉偉呵呵笑了起來。

張揚輕輕拍了拍楚嫣然的肩頭道:“丫頭,這么不信任我?對付這種下流胚,我最多用一根小指頭。”

楚嫣然卻知道張揚在之前為外公療傷的時候已經拼盡全力,這兩天正是他身體最為虛弱的時候,她不想張揚冒險,伸出手倔強的握住張揚的大手。

張揚笑了笑,低聲道:“你仍然關心我,我很開心!”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感覺鼻子居然有些酸酸的。

楚嫣然道:“我不讓你冒險,你要是出了事,我怎么辦?”

兩人雖然當著楚鎮南的面訂婚,可并不代表著他們心中的芥蒂完全消除,甚至可以說,兩人在感情上都相當的謹慎,張揚害怕自己會傷害到楚嫣然,而楚嫣然也害怕再受情傷,重新訂婚并沒有讓他們心中的信任重建,但是孫曉偉的插曲,卻讓兩人藏在心底對對方的感情全都迸發了出來,楚嫣然還是當年的那個楚嫣然,為了張揚,她仍然可以不顧一切,張揚望著楚嫣然的俏臉,腦海中卻閃回到他被困紐約領事館的時候,楚嫣然不惜一切沖入領事館,駕駛吉普車引開美國FBI的注意力,讓自己得以順利逃脫。

楚嫣然的這句話也讓張大官人頃刻間灌注無限的勇氣,什么顧忌都沒有了,豪氣干云,無所畏懼,那都是建立在有底氣的基礎上,愛情這玩意兒,很多時候就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要不怎么說為愛生為愛死呢?愛情的力量怎能讓人打雞血般興奮起來。

張揚正打算放開手腳,豁著經脈受損,也要給這幫無恥小輩一個深刻教訓的時候,周圍又鬧起了動靜,六輛軍用吉普車由遠而近趕到了現場,呈包抄之勢頭把這幾十人全都圍攏在中心,車上下來了二十多名荷槍實彈的軍人,為首的一個正是靜安軍分區司令員洪長武。

孫曉偉這幫人看到眼前這陣勢頓時就慌了神,這么多荷槍實彈的軍人,威懾力比公安機關要強大的多,其中就有人驅車想走,可現場響起了清脆的槍聲,洪長武一槍就把那輛摩托車的前輪給打爆了,想逃跑的那小子,身體由于慣性騰空飛了出去,重重摔倒在路面上。

其他人都被這聲槍響給震住了,媽媽呀,這幫軍人真敢開槍啊!

洪長武一身戎裝,胸前戴著白花,他還在給楚司令戴孝呢,這邊楚司令尸骨未寒,就有人膽敢欺負他的外孫女,是可忍孰不可忍,楚鎮南生前對這幫部下視為己出,關心提攜,這幫部下也將楚老爺子當成父親一般看待,如今楚老爺子雖然走了,可感情仍在,只要他們活著,就不能看著別人欺負楚嫣然。

孫曉偉不是不是認識洪長武,洪長武是靜安軍分區司令,也是靜安市常委,孫曉偉的父親孫國正是靜安市常務副市長,靜安市常委之一,洪長武雖然和孫國正談不上相交莫逆,怎么也算得上普通朋友,可朋友關系也有親近遠薄,洪長武看到此情此景一雙眼睛就要噴出火來了,這兩天因為楚老爺子的離世他心里難受,一直找不到途徑宣泄,這會兒總算找到突破口了。

孫曉偉賠著笑,他叫了聲洪叔叔,然后道:“洪叔叔,我和嫣然賽車玩兒呢,沒事,沒事!”他認為洪長武怎么也要給他父親一些面子。

洪長武上下打量了孫曉偉一眼:“鬧著玩的?”

孫曉偉連連點頭道:“是啊,是啊!”

洪長武兩道濃眉擰結在一起,忽然揚起蒲扇大的巴掌,照著孫曉偉的臉上狠狠就是兩個嘴巴子:“放你媽的屁!當我眼瞎嗎?”

孫曉偉被他給打懵了,捂著臉叫道:“你怎么打人呢?你……”

洪長武道:“誰欺負嫣然就是打我洪長武的臉!我倒要看看你這個有娘生沒爹教的東西有多少斤兩,全都給我帶回去,我倒要看看,你們這幫小兔崽子喜歡怎么玩!”

張揚心中這個樂啊,本來已經準備出手了,還好洪長武帶人出現,這位洪司令果然不愧是楚司令的親密手下,這么多年跟在身邊將楚司令的氣勢學了個七成。別看洪長武平時在楚司令面前俯首帖耳唯唯諾諾的,可在外面那也是一頭猛虎。

洪司令一聲令下,那幫士兵沖了上去,把孫曉偉那幫人連摁帶拿,一會兒功夫就全都制住。這幫小子早就被洪長武的氣勢給嚇傻了,想逃可是沒那個膽子。

洪長武向張揚道:“張揚,你和嫣然先回去,這邊的事情交給我了。”

張揚點了點頭,楚嫣然也沒有多說話,重新啟動油門,向夢仙湖的方向駛去。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