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七章 野獸派(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當天的晚宴結束之后,趙天才就留在海天住下。張揚跟著常海龍的奧迪車離開,他的那輛皮卡車交給了趙天才,馬上他就要離開南錫,用不著自己開車過去,趁著這個機會剛好讓趙天才把他的皮卡車重新調校一下。

張揚靠在副駕上瞥了一眼里程表,發現常海龍的這輛車已經跑了二十三萬公里不由得有些驚奇:“海龍,你這車蠻能跑的啊。”

常海龍笑道:“整天南來北往的跑生意,不知不覺二十多萬就跑下來了,最近正打算換車呢。”

張揚點了點頭道:“生意做大了是該再換一輛車了。”

常海龍道:“想買輛吉普車,我現在跑工地居多,轎車有些不方便。”

常海心道:“你要是換車,爸肯定要說你招搖了。”

常海龍呵呵笑道:“在他眼里我就是一個新時代的暴發戶,敗家子兒。”

張揚也跟著笑了起來。

常海心道:“聽說你要出差?”這句話分明是沖著張揚去的。

張揚道:“是啊,后天走,李紅陽也一起去,去南武參加一個體育會議,你去嗎?跟著去南武玩玩!”

常海心撅起嘴唇道:“你們都是男同志,我跟著去多不方便。”

常海龍道:“怕什么?反正公家報銷,跟著去唄,你整天悶在南錫,對著電腦,小心年紀輕輕就變成了黃臉婆。”

常海心揚起拳頭在二哥的肩頭捶了兩下:“討厭,你居然敢咒我!”

常海龍笑道:“南武有座清心山,道教名山,風景好得很,開發沒多久,多數地方都保留著原始的風貌,現在不去,以后成了旅游熱點,就沒什么看頭了,還有你去南武剛好可以去探望一下舅舅,上次我過去的時候他都抱怨了,說你都不去看他。”

常海心的舅舅袁芝吾是南武市書畫院院長,南武市美協主席。

張揚道:“這次開咱們體委新買的別克商務過去,你要是真覺著不方便,就留下。”

常海心道:“有什么好怕的,我去!”

南武是云安省省會,云安省內遍布山脈,南部和平海毗鄰,東部沿海,平海省委書記喬振梁在前往平海之前,是這里的省委書記,在他的任職期間,云安省的經濟得到了長足的發展,他的最大成就就是成功縮短了云安省東西部差距,讓西部山區的經濟得到大力發展,云安礦產豐富,旅游業也在全國范圍內位列前茅,雖然經濟總產值和平海還有所差距,不過,近幾年的發展勢頭迅猛,大有后來居上之勢。

張揚一行前往南武是為了觀摩全國田徑錦標賽,順便參加國家體委組織的一個干部會議,其實這次出差可有可無,張揚還是聽從了李長宇的建議,現在的南錫政壇風云變幻,自己留在南錫短時間內也沒什么好做,還不如借著這個機會出去看看,徹底調整一下心態。

李紅陽知道這次出差以休閑放松為主,沒有什么硬性的任務,途中他向張揚介紹了一下南錫體育狀況,以及南錫在平海省的體育水平到底處于什么樣的位置,李紅陽一直都想提醒張揚,南錫在平海省內體育成績一直都是倒數,雖然他們聘請國內高水平教練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可是想在一年之內徹底改變南錫市的體育面貌,根本沒有任何可能。

張揚知道李紅陽的意思,他的提醒也是善意的,自己在南錫所有領導面前都夸過海口,這次的省運會,南錫要在金牌榜和獎牌榜上雙雙奪得第一,話說得有點大,沒有人認為他的目標可以實現。

商務車很寬敞,張揚舒舒服服的躺在后座上,午后的陽光很慵懶,透過車窗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讓人昏昏欲睡,張揚道:“李主任,你覺著,就咱們目前的訓練水平而言,十月的省運會能夠達到一個怎樣的成績?”

李紅陽道:“如果超水平發揮的話,不排除進入前三的可能,前五應該是能保住的。”在李紅陽心中南錫的體育總成績能排到前五已經很不容易了,應該說是南錫體育史上的一次跨越。

可張揚不這么認為,他懶洋洋打了個哈欠道:“要求太低了,我都說要第一名了,拿不到,我多沒面子。”

李紅陽聽到他的這句話真是又好氣又好笑,他想得只是自己的面子,可不能為了面子就在外面大夸海口啊!李紅陽道:“張主任,反正過去立目標的時候是徐光然,現在南錫是李書記說了算。”李紅陽的意思很明顯,當初張揚夸海口要拿下第一名,也是迫于徐光然的壓力,現在徐光然都落馬了,壓力當然不存在了,趁著這個機會,趕緊把臺階留好,就憑李長宇和張揚之間良好的關系,他不可能在這件事上刁難張揚,首先要做到的事,不要總是把拿到金牌榜獎牌榜雙榜第一掛在嘴上。再提這件事,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嗎?

張揚笑道:“你當我過去只是說說玩兒?拿個平海第一又那么難嗎?”他沖著常海心大聲道:“小常,數據統計都是由你在做的,照你看咱們南錫有沒有拿第一的希望?”

常海心轉過頭來,笑道:“有希望,不過前提是別的城市的優秀運動員一大部分沒回來參賽,咱們的優秀運動員全部參加這次的省運會,咱們說不定就能拿第一了。”

李紅陽笑了起來。

張揚道:“你們啊,對咱們南錫市的體育就這么沒有信心。”

李紅陽道:“不排除這個可能性,省運會歷來都得不到優秀運動員的重視,可以說平海最優秀的運動員是不會來參加這種低級別的賽事的,如果真的出現小常所說的狀況,咱們就穩穩進入前三了。”李紅陽的這句話表明他還是比較保守和謹慎的。

張揚道:“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只要給足夠的物質刺激,肯定能讓南錫最優秀的運動員全部回歸。”

李紅陽道:“事情沒那么簡單,就算運動員愿意回來,國家隊的教練未必同意放人。”

張揚咧開嘴笑道:“那就做教練員的工作,花錢如果解決不了問題,我就通過上層給他們施加壓力。”

李紅陽皺了皺眉頭道:“咱們這么做,如果傳出去可能不太好吧。”

張揚道:“有什么不好的?獎勵一定要高調,我們就是要讓其他城市看到,你們想想啊,如果我們拿出一筆錢來獎勵運動員,讓他們回來參賽,其他城市的運動員會怎么想?”

李紅陽道:“肯定會產生負面情緒……”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常海心比他的反應要快得多,常海心道:“你好陰險啊,想用這種方法讓其他城市的運動員產生負面情緒,我們重獎參賽的運動員,如果其他城市不照做的話,他們的優秀運動員就會產生不滿,甚至會產生對抗情緒。”

張大官人微笑道:“心理戰是必須的。”

常海心道:“你有沒有想過,假如別的城市紛紛效仿你重獎運動員的做法,豈不是弄巧成拙?”

張揚道:“其他城市不可能像我們南錫這么重視省運會,就算有效仿者也不會太多。我們目前的情況不容樂觀,必須要想辦法,能消滅一個對手,就消滅一個。”

常海心忍不住笑了起來,張揚還真是能折騰。

經過九個小時的奔波之后,汽車來到云安省的省會南武市,南武市位于云安省中西部,副省級城市,這兒有明江的支流青天河貫通東西,將城市分成南北兩部分,南武市旅游資源相當豐富,西方和北方有云橫山脈,北向的山脈成為云安和平海的分界線,其實從東江到南錫的直線距離并不遠,因為要繞路的緣故,所以他們途中的時間達到了九個小時,這一狀況在下個五年中將得到改善,一條貫通云橫山脈的隧道正在修建之中,隧道建成后將大大縮短云安和平海之間的路程。南武的正南方是云安最大的淡水湖泊齊天湖,齊天湖和清心山已經成為南武旅游的兩大標志。

作為這次會議的主辦方,云安省體委將這次會議的地址設在南武市體育賓館,這是一家涉外五星級賓館,位于南武市東郊閑云山公園西側。

抵達體育賓館已經是下午四點半,正是春寒料峭時分,南武今天陰云密布,風很大,齊天湖的潮濕氣息遍布在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花草樹木郁郁蒼蒼,枝葉上飽含了水汽,好像隨時都會有露珠滴落下來。

張揚最不喜歡的就是這樣濕冷的天氣,走下商務車,看了看停車場周圍的環境,停車場內已經停滿了汽車,多數都掛著外地的牌照,看來已經有不少其他省份的體委干部趕到了這里。

張揚是第一次來到這座城市,對一切都感到新奇和陌生,如果說對這座城市最深的印象就是喬振梁,過去喬振梁曾經在這座城市擔任過云安省省委書記,想起這件事,張揚忽然又想起了一個人,洪偉基,過去江城市市委書記,后來因為生活作風出了問題從江城來到了云安,還擔任了云安省副省長,一晃多年,不知這位老上司現在在云安混得怎么樣了。

幾個人拉著行李箱往酒店的大堂登記處走去,來到門外,卻看到一位二十出頭長發披肩的年輕人走了過來,張揚本來以為是一姑娘,可仔細一看原來是個小伙子,個頭還挺猛,一米八以上,長得也很英俊,就是頭發長了點兒,衣服穿得有些邋遢,牛仔衣看起來幾個月沒洗過,上面還沾著不少的油彩顏料,一看就是搞藝術的。

那小伙子沖著常海心走了過來,還沒到跟前,就咧著嘴巴笑了起來:“海心姐!”

常海心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從臉上的輪廓分辨出這小伙子居然是她表弟袁芬奇,舅舅一家人多數都是搞藝術的,連表弟的名字都這么藝術化,向大畫家達芬奇致意的意思,不過他開始的名字叫袁抱山,很有氣勢很中國化的一個名字,舅舅袁芝吾一心想把他栽培成自己那樣的書畫家,從小就培養他學習中國畫,可這小子到了中學忽然迷上了油畫,該走西洋路線,可能是年輕人的叛逆心理,連名字都改成了袁芬奇。

常海心笑道:“芬奇,怎么長這么高,我都認不出來了!”

袁芬奇把常海心手中的提包給接了過來:“姐,你都五年沒見我了。”

常海心點了點頭道:“我在京城上了四年大學,工作后基本上沒離開平海,聽說你去國外學習油畫了,怎么?學成歸來了?”

袁芬奇道:“我在法國呆了三年,刷了三年盤子,東西學到了一些,可惜來到國內,油畫市場的行情太差,這事不提也罷。”

常海心把張揚和李紅陽介紹給表弟認識。

張揚和袁芬奇握手的時候發現這廝手上都是油彩,心說常海心的這個表弟可夠邋遢的,出門在外,不修邊幅就算了,可總不能連手都不洗干凈吧?

袁芬奇頗為健談:“姐,我爸媽讓我過來接你,去我們家住吧!”

常海心笑道:“不了,我這次來主要的任務是開會,還是住在體育賓館,待會兒我就去你家探望舅舅舅媽!”

袁芬奇道:“我的車停在那邊,等你登記完了,我帶你過去。”

張揚順著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輛破破爛爛的北京吉普停在花壇旁,車上也畫得亂七八糟。引擎蓋上居然還畫了一個奇丑無比的女人,忍不住道:“你畫的?”

袁芬奇不無得意道:“是啊,感覺怎么樣?”

張揚道:“莫非你就是傳說中的野獸派?”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