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將門虎子(上)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張揚和郭瑞陽只喝了半瓶茅臺,四名女生坐下后,查薇拿起茅臺酒看了看,禁不住道:“嗬!真夠奢侈的,吃爆肚喝茅臺,還是三十年窖藏的,看不出你年紀輕輕的還挺**!”

張揚笑道:“誰沒有三五個朋友,喝茅臺就叫**了?我就不信,你爸沒喝過茅臺?”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怎么說話呢?你能和我爸比?”

張揚笑瞇瞇道:“我比他年輕,把我們放在一起比,對查部長不公平!”

查薇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道:“說不過你,吃人家的嘴軟,得,今晚不跟你爭!”

江光亞在二十分鐘后趕到了地方,他的寶馬車開不進來,放在了巷子外頭的大街上,夾了一個金利來的手包過來,雖然是晚上,也沒有穿便裝,一身西服筆挺。江光亞很注意形象,到哪兒都吸引別人的眼球,看到張揚,他頗感詫異,實在想不通查薇怎么會和張揚混到了一塊兒?

張揚樂呵呵向他招手道:“光亞,來這兒坐!”

江光亞來到張揚身邊坐下,他笑道:“吃飯也不提前叫我一聲。”

查薇道:“碰巧遇上的,張主任請客,機會挺難得的,所以我趕緊把你叫過來,過了這村可沒這店!”

張揚聽出查薇句句帶刺兒,不禁抗議道:“什么叫過了這村沒這店?我這么小氣嗎?”

查薇道:“不小氣,吃個地攤都要喝三十年茅臺的主兒,再小氣也小氣不到哪里去。”幾個人都被張揚和查薇的一問一答逗笑了。

江光亞有點兒潔癖,打心底對這種不上檔次的小吃攤是排斥的,可同學叫他過來,他也不好意思說什么,從坐下就沒動筷子。

查薇和其他幾名女同學倒是放得很開,她們都和張揚喝起了白酒,有點車輪戰的意思,張大官人來者不拒,心說就憑你們四個小丫頭還指望把我給灌多了?

江光亞一看就知道是那種接受良好教育的乖孩子,他始終微笑著觀看,不過他也佩服張揚的酒量,一斤半茅臺得有一斤進了張揚的肚子,可這廝仍然一點酒意都沒有。

查薇向江光亞招了招手道:“光亞,幫忙買瓶酒去!”她和江光亞雖然是同年人,可舉止做派卻像極了江光亞的大姐姐,這也是他們之間雖然青梅竹馬,卻始終無法擦出火花的真正原因。

江光亞看了看酒瓶,都這么晚了讓他上哪兒去買三十年茅臺啊?

張揚道:“用不著這么麻煩,咱們喝二鍋頭吧!”

幾名女聲都看著張揚,從三十年茅臺改成二鍋頭,這變化也忒大了一些,查薇倒是不挑剔,笑道:“成,二鍋頭就二鍋頭,我們四個還喝不過你?”

張大官人笑瞇瞇道:“存心灌我酒是不是?咱可不帶這樣的,明兒我還得早起回江城呢!”

查薇道:“你要走了?”

江光亞也抬起頭來,聽說張揚要走他也是暗自慶幸,至少短期內顧養養見不到他了。

查薇道:“既然要走,那更得多喝幾杯了,不是說勸君更飲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嗎?”

張揚笑道:“說得跟發配似的,我是回江城,是往南,不是往西,查薇,你挺漂亮一姑娘,怎么是一路癡啊?”

幾個人都笑了起來,查薇想吃羊肉串,讓江光亞去買,江光亞十分聽話,隔壁不遠的地方就是新疆燒烤攤,他起身去買。望著他的背影,張揚不禁笑道:“他對你不錯啊,這么好的小伙子可別錯過了!”

查薇瞪了張揚一眼:“你這人挺喜歡胡說八道的,別抹黑我們純潔的同學感情。”她話鋒一轉:“我還想托你一件事呢,光亞喜歡顧養養,你能不能幫忙撮合撮合?”

張揚抿了口酒道:“提親說媒的事兒你別找我,這方面我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查薇聽他說得有趣,仔細一想的確也是這么回事兒,不由得笑了起來。

此時新疆燒烤攤那邊傳來喧鬧之聲,他們舉目望去,看到江光亞被幾名維族人圍在中心,他抓著一個新疆小孩的手腕,氣憤的說著什么。

查薇第一個站起身走了過去,張揚雖然跟他們交情一般,可既然遇到了事情也不能甩手走開。來到旁邊一問才知道,江光亞買羊肉串的功夫,錢包讓人給掏了,當時他身邊只有這個新疆小孩擠來擠去,江光亞認定是這個新疆小孩偷得,江光亞不想把事情鬧大,抓住那小孩子只想他把錢包交出來就算,誰想到一下捅了馬蜂窩,圍上來十多名維族人,他們一個個兇神惡煞的瞪著江光亞,恨不能要將他吃了。

江光亞看到這種場面也有些膽寒,他畢竟是學生,雖然擁有實力雄厚的背景,可這里畢竟是老北京的一條小巷,這幫維族人明顯是個團伙,其中一個矮胖的維族人手中拿著一根掛羊肉的鐵鉤,惡狠狠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兒子偷東西了?信不信我捅死你!”

江光亞咬了咬嘴唇,查薇這時候走了過來,談起膽色,查薇這個女孩兒比起江光亞要壯許多,她掏出手機道:“是不是你們偷得,我們沒證據,咱們報警!”

“報警就報警,誰怕啊!”

一名身材高大的維族人忽然沖上來,一把就將查薇的手機給搶了過去,他操著半生不熟的漢語道:“別圍在這里,耽誤我的生意!”

張揚在江城的時候就見過不少的新疆小偷,一打眼就看出這幫維族人不對,張揚也不想多事,這種事情十分的棘手,處理不好就上升到民族矛盾的層次上,更何況江光亞、查薇他們都是有家庭背景的人,犯不著和這幫維族人一般見識。

張揚的目光仔細觀察著周圍,看到一名維族人正趁著混亂向遠處走去,張揚一個箭步沖了上去,猛地一巴掌拍在他肩頭:“朋友,別急著走啊!”

那維族人嚇了一跳,從衣服里掉出了一個黑色的錢包,正是江光亞的。

張揚拾起錢包,笑道:“真巧啊,光亞,你錢包掉在地上了!”張揚向那名維族人意味深長的笑了笑,他不想生事,對方如果聰明,老老實實散開,這件事就算結束。可事情并不像張揚想象中那樣如意,他拿起錢包,頓時捅了馬蜂窩,一幫維族人全都圍了上來,那名矮胖的維族人顯然是帶頭的,他氣勢洶洶道:“現在錢包找到了,竟然誣陷我們!”

張大官人被激怒了,冷笑道:“給臉不要臉是不是?”

就在戰斗一觸即發的時候,聽到一個威嚴的聲音道:“阿布拉,你們干什么?信不信我把你們全都銬回去?”

那名矮胖維族人轉過臉去,馬上臉上堆滿了笑容:“梁局長,是您啊!沒事兒,就是鬧了點誤會!”他使了個眼色,一幫維族人迅速散了。

張揚也認識來的這位,是這一帶轄區分局副局長梁聯合,過去張揚還和他打過交道,此人是八卦門的,也是喬鵬飛的師兄,上次因為替喬鵬飛強出頭,去春陽駐京辦找張揚的晦氣,結果被張揚弄得顏面盡失。

梁聯合從一名維族人的手中要回查薇的手機,來到她面前講手機交給她。然后才走向張揚,笑道:“張主任,咱們又見面了!”

張揚呵呵笑道:“梁局長,得虧您來了,不然今晚要鬧出點民族矛盾了!”他留意到梁聯合穿著便裝,看來是湊巧出現。

梁聯合也是跟朋友在附近吃飯的,他向張揚道:“點點有沒有少東西?”

張揚把錢包交給江光亞,江光亞清點了一下,里面分文不少。他和查薇幾個先回桌旁坐了。

梁聯合繼續和張揚站著說了兩句,他笑道:“這一帶新疆人挺多,這個燒烤攤就是一個窩點,這幫維族人養著一幫新疆小孩兒,時常行竊,我讓人盯他們一陣子了,不過他們很狡猾,中間抓過幾次現形,關了幾個,可他們依然固我,打著賣燒烤的名義繼續在這里混,看來還得重錘敲幾下了。”

張揚道:“你要是晚來一步,我就出手了!”

梁聯合對他的武功還是有所了解的,他嘆了口氣道:“出手解決不了問題,打漢人好解決,可你打了少數民族,性質就不一樣了,不好處理,真的不好處理。”

張揚點了點頭,剛剛他之所以一直忍著,就是害怕麻煩。

梁聯合道:“這條小街魚龍混雜,你們吃飯的時候還是多小心一些。”他說完向張揚告辭離去。

張揚很客氣的送了他兩步,過去他們之間雖然發生過不快,不過那都是因為喬鵬飛的緣故,今晚梁聯合為他解圍還是讓張揚很領情的。

查薇拿回手機后,總覺著上面沾著一股羊肉的膻氣,用餐巾紙擦了一會兒,方才放在手袋內。

經過了剛才的不快,幾個人的情緒都受到了影響,江光亞看到時間不早了,提議送查薇幾個回去。

張揚和他們分手之后,也沒有回香國大酒店,當晚就留在了平海駐京辦,郭瑞陽讓人給他留了一間豪標。

張揚這一夜睡得很沉,一直睡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多鐘才起,他起床第一件事就給秦萌萌打了個電話,事先說好了今天秦萌萌帶著秦歡和他一起返回江城。

打了三遍電話方才接通,秦萌萌的聲音顯得有些疲憊:“張揚,你好!”

張揚道:“我很好,秦萌萌,我兒子好嗎?”。

秦萌萌道:“張揚,我今天不能去江城了!”

張揚聞言一愣,大聲道:“為什么?你不知道小歡的病情已經不能耽擱了嗎?我就沒見過你這樣的,對小歡,你難道一點都不緊張嗎?“秦萌萌道:“上面突然來了任務,我最近不能走,所以我打算讓你帶秦歡先去江城。”

張揚這才松了口氣,他剛才因為關心秦歡心切,沒聽秦萌萌解釋就埋怨起來,現在搞清楚事情真正原因之后,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了啊!”

秦萌萌道:“沒什么,你也是關心秦歡,你在哪里?晚上五點我把小歡給你送過去!”

張揚看了看時間道:“六點半的火車,成,來得及,你五點直接把小歡送到春陽駐京辦,我在那兒等你們!”張揚又將春陽駐京辦的具體地址說給秦萌萌聽了,然后才掛上電話。

這次之所以選擇坐火車回江城,都是因為秦歡的一句話,他說這輩子還沒坐過火車呢,張揚離開平海駐京辦之后去香國大酒店拿了東西,然后就來到春陽駐京辦,耐心等待秦萌萌母子的到來。

下午五點鐘的時候,秦萌萌準時前來,她還是一身軍裝,秦歡看到張揚歡快的飛奔過來,脆生生叫著爸爸,引得駐京辦一幫工作人員都向這邊看來。

于小冬充滿好奇的望著張揚,雖然張揚跟她說過認了個干兒子,可這會兒也不禁有些猜疑,這秦歡該不會真的是他兒子吧?可算算秦歡的歲數,張揚如果是他親爸,除非十六七歲就開始播種,在別人不可能,可在張揚的身上可能性還是很大的,更何況秦萌萌一身戎裝,英姿颯爽,柔媚之中帶著一股尋常女性沒有的英武之氣,這樣的美女,以張大官人的性情,很難說不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