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急剎和追尾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白燕強忍著眼淚,可是當她走出望江樓大門的時候,眼淚終于忍不住流了下來,她快步走向角落,蹲了下去,低聲啜泣。

一只白皙的纖手伸了過來,輕輕碰了碰她的肩膀,遞給她一張紙巾。

白燕抬起頭,看到眼前的林清紅,慌忙用手擦去臉上的淚水,她不想在林清紅的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脆弱。

林清紅道:“那孩子是梁成龍的?”

白燕搖了搖頭。

林清紅道:“你不必騙我,我什么都知道,我早就知道!”

白燕道:“你放心,我已經決定了,從今天起,我再也不會和他聯系!”

“可是你肚子的孩子……”

白燕咬了咬嘴唇沒有說話。

林清紅道:“我給你一百萬,你把孩子打掉,從今天起再也不要在我面前出現!”

白燕憤怒的望著林清紅,她一字一句道:“不要以為有錢就可以侮辱我,我是貪錢,我很虛榮,可我現在明白,這世上最重要的是尊嚴,林清紅,我不如你有錢,可是我一樣有愛的權利,剛才我說的是謊話,我沒有懷孕,你不必擔心,你和梁成龍之間不存在任何的障礙!”

這時候黎姍姍和歐陽如夏都趕了出來。

白燕轉身向停車場走去。

林清紅望著白燕的背影,內心涌動著說不出的滋味,復雜到了極點。

包間內剩下的只有六名男性,其中五人都以同情的眼光看著梁成龍,陳紹斌嘆了口氣道:“我是拼命想把她攔住的,可惜沒攔住!”

張揚道:“這事兒都怪我,如果不是為我接風就不會出這么大的事情!”

張德放道:“你放心,我們什么不會往外說!”

丁兆勇道:“看來林清紅早就知道了。”

袁波道:“咱們還喝嗎?”

梁成龍大聲道:“喝!為什么不喝?我他媽就不信了,我離了女人就活不下去!”

張揚舉杯道:“革命總是要付出代價的,梁兄,你就先走一步吧,哥幾個送你!”一句話得到了眾人的響應。

梁成龍豪情萬丈,倒了滿滿一玻璃杯,舉起來道:“咱們大杯干!”

幾個人同時干了這一杯,梁成龍提議再來一杯,除了張揚,別人是沒有這種酒量陪他了。

梁成龍舉杯道:“我就納悶了,你怎么這么好命,輪到我怎么就得出事兒?”

張揚知道他喝多了,否則不會提自己的事情,笑道:“那是因為我響應國家號召,少生孩子多種樹!”

陳紹斌道:“說到這里不知是該恭喜你還是該替你感到不幸,老同學,你好像要當爹了!”

梁成龍狠狠瞪了他一眼,這廝分明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他已經有了幾分醉意,端起酒杯有不少的酒灑了出來:“來!咱們不提那些煩心事,大不了……我這輩子就一個人過……”

這次沒人響應了,因為都看到林清紅從外面走進來了。

梁成龍看到林清紅去而復返,不覺一呆,他要把那杯酒喝下,卻被林清紅將酒杯奪了下來,冷冷道:“你喝多了,跟我回去!”

梁成龍還想逞強,一幫人都向他使眼色,他雖然有些醉意,可頭腦還是留著幾分清醒的,思想搏斗了一會兒,老老實實放下了酒杯,跟林清紅一起離去。

他們一走,也到了曲終人散的時候,張德放有些納悶道:“怎么我一請客就遇到這窩囊事?”

陳紹斌道:“常在河邊走焉能不濕鞋,大家以后都要小心啊!”

幾個人都把目光望向張揚。

張揚笑瞇瞇舉起酒杯道:“為英勇犧牲的梁成龍同志致敬!”

“致敬!”

張揚來到停車場進入皇冠車的時候,看到旁邊的一輛黑色凱迪拉克極為熟悉,想了想居然是王軍的車,這東江也不大,居然在這兒能夠看到他的車。他剛剛啟動汽車,就看到王軍和一位身姿窈窕的女郎向這邊走了過來,張揚本以為那女郎是徐雅蓓,可看身材又不像,徐雅蓓沒這么高,等兩人走近,發現那女郎打扮的頗為妖冶,真的不是徐雅蓓,王軍把那女郎摟得很緊,一看就知道兩人的關系非同尋常。

張揚對這種事原本就看的很淡,悄悄開著車走了。

回到省政府招待所,準備進房休息的時候,徐雅蓓跑過來喊他去楊慶生房間打牌,張揚對打牌本來就沒什么興趣,只說自己喝多了,匆忙躲進了房間,王軍的事情他還是決定不跟徐雅蓓提,有些事她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回去的路上梁成龍的頭腦漸漸清醒起來,他偷偷看了看林清紅,林清紅的表情并無異樣,可林清紅越是表現出平靜,梁成龍的內心就越發的忐忑。

林清紅從車載冰箱中拿出一瓶礦泉水遞給他:“喝點水,醒醒酒!”

梁成龍嗯了一聲,擰開礦泉水喝了一口,他想向林清紅道歉,卻又不知從何開口。

林清紅道:“對不起!”

梁成龍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他沖口道:“什么?”

林清紅道:“剛才在你朋友面前,我不該那樣做!”

梁成龍道:“該說對不起的應當是我,我……”

林清紅阻止他繼續說下去:“算了,我今晚很累,不想再提這件事!”

梁成龍自知理虧,他低聲道:“以后我不會再跟她來往的!”

林清紅目光望向窗外,似乎根本沒有聽清梁成龍的這句話。

張揚第二天一早就接到了陳紹斌的電話,藍星集團的董事長金尚元已經于昨天抵達了東江,現在下榻于東江南郊的南國山莊,張揚對這里并不陌生,過去曾經和秦清一起來這里吃飯,并和平海水利廳廳長付道強發生過不快。

金尚元這次的行程十分隱秘,陳紹斌也是費了一番功夫才從老爺子那里打聽出來的,他把金尚元所住的地方告訴了張揚。

張揚得知這一消息之后,馬上就前往了南國山莊,十佳青年頒獎大會后天才召開呢,他今天也沒有任何安排。

金尚元住在南國山莊的一號別墅,別墅位于積翠山的最上方,從這里可以俯瞰整個南國山莊的景色。

張揚來到大門前就被保安給攔住了。

張揚笑道:“我是省委辦公室的,找金尚元先生有重要事!”

那名保安道:“金先生不在,出去跑步了!”

張揚道:“往哪兒去了?”

那保安充滿警惕的打量了一下他:“你證件呢?”

張揚不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誰啊?我一政府官員還要接受你的盤問?”

這時候他看到遠處有人向這邊跑了過來,卻是一個身穿灰色運動服的中年人,那人保養很好,看起來不過是四十多歲的樣子,從外表上看不出他究竟是韓國人還是中國人,反正長得都差不多。

張揚就站在門前,果然看那保安把大門給打開了,他料定這中年人就是金尚元無疑,迎了上去笑道:“金先生早!”

金尚元一言不發,根本沒有理會張揚的意思,繼續向大門走去。

張揚又道:“金先生好!”

那名保安上來攔住張揚的去路:“請你不要打擾金先生!”

張揚怒道:“我找他有事兒!”

保安怒道:“信不信我把你抓起來?”

“你他媽哪國人啊?抓我?你試試看!”

此時一個悅耳的女聲在身后響起:“張揚!”

張揚抬起頭,正看到身穿白色白色運動的金敏兒從后面趕了上來,她剛剛運動過,額頭上布滿了細密的汗水,俏臉泛出嬌艷的櫻紅色,顯得越發明艷無匹。

張揚頓時笑了起來:“敏兒!又來當翻譯啊!”

金敏兒嫣然笑道:“我正準備今天給你聯系呢,想不到你就找過來了!”她有些好奇道:“你怎么知道我來到了東江?”問完之后,她馬上自己又給出了解釋:“我忘了,你是007嘛!”

張揚呵呵笑道:“這次我可不是沖著你來的,我來找金尚元先生的!”

金敏兒道:“我大伯?”

張揚一聽金尚元是金敏兒的大伯,心中的一塊石頭頓時落地,別的不敢說,憑自己的面子,讓金敏把金尚元請到江城轉一圈絕對沒有任何問題。

金敏兒道:“進來吧!”

有了她引領,門前的保安當然不會為難張揚。

金尚元得知張揚是金敏兒的朋友,態度頓時變得友善起來,他邀請張揚在客廳坐下,金敏兒向張揚笑道:“你們先談,我去換衣服!”

張揚點點頭,金尚元讓服務員給張揚沖了杯咖啡,微笑道:“剛才我并不知道張先生是敏兒的朋友,慢待之處還望見諒!”

張揚笑道:“哪里哪里,還請金先生不要責怪我冒昧才好!”

金尚元抿了口咖啡道:“張先生來找我有什么事?”

張揚開門見山道:“是這樣,我在江城市負責招商辦的工作,聽說金先生有意在平海開廠,所以特地請金先生去平海看一看。”

“你們的消息很靈通啊!我這次的考察目標是東江和嵐山,江城并不屬于我的考查范圍!”

“多考察一家也不錯,至少也有個比較嘛!”

金尚元笑了笑沒有說話。

張揚道:“實不相瞞,這次我之所以過來請金先生,是我們左市長的主意,他在韓國考察的時候曾經和金先生見過面。”

金尚元記憶力驚人,馬上就想起了左援朝的名字:“左援朝市長?對,我在漢城和他有過一面之緣,不過當時并沒有深談!”

張揚笑道:“金先生答應嗎?”

金尚元沒有馬上表態。

金敏兒沐浴之后換上了一件灰色毛衣外罩綠色羽絨馬甲,緊身牛仔褲襯托出她一雙修長的美腿,足蹬棕色磨砂短靴,清純之中透露出活潑俏皮。

她自己拿了杯咖啡喝了一口,來到金尚元身邊坐下:“大伯,你和張揚談的怎么樣啊?”

金尚元轉向金敏兒道:“我在平海的日程是怎么安排的?”

金敏兒道:“今天在東江游玩,明天考察東江開發區,下午和東江市領導見面,后天趕赴嵐山,在嵐山呆兩天!然后返回漢城!“金尚元道:“我想再去江城看看!”

金敏兒道:“這次的日程排滿了,周四你要回漢城召開董事大會,不過你下個月要去北京開代理商大會,那時候可以做出安排!”

金尚元向張揚微笑道:“這樣吧,我下個月去江城,具體日期,我會讓敏兒提前通知你們!”

張揚原本也沒指望金尚元這就去江城,左援朝給他的任務是把金尚元請過去,又沒規定時間,再說了,藍星集團投資這么大的事情也不可能在短期內定下來,張揚笑道:“太好了,我馬上向市政府回報這件事!”

金尚元道:“無需刻意的準備,有什么看什么最好!”

張揚點了點頭,他提出邀請道:“不知金先生中午有沒有時間,我想請您吃頓飯!”

金尚元笑道:“中國人的飲食文化的確豐富多彩,我不喜歡那種場合,算了吧!”他看了看時間道:“我還得去教堂做禮拜,敏兒,你替我招呼張先生。”金尚元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就算來到異國他鄉也仍然不忘做禮拜的事情。

張揚也起身告辭道:“我也該走了!”

金敏兒把他送到門外,每次見到金敏兒總讓張揚情不自禁的想起春雪晴,兩人實在太像了,張揚離去之前又道:“你有沒有時間,我請你吃飯!”

金敏兒格格笑了起來:“我倒是沒什么事情,不過我想去玄清湖看看,你有時間陪我去嗎?”

張揚反正也沒什么事情,和金敏兒走得越近,以后藍星集團的事情就越好辦,他當即就答應了下來,金敏兒上了他的車,開到山莊大門方才想起自己沒帶手袋出來,驚聲道:“壞了,手袋忘了!”

張揚一個急剎,后面緊跟著他的一輛紅旗車沒想到前面會突然剎車,一下撞到了皇冠車后面,張揚和金敏兒推門走下車,紅旗車上也下來了三名男子,司機怒道:“我說你怎么開車的?”

金敏兒充滿歉意道:“對不起,對不起!”

那司機不依不饒道:“談情說愛也不分個地方,你們找沒人地兒!”

張揚一聽火就來了,本身是他理虧,他也打算跟人家好言好語道歉來著,就是賠點錢也無所謂,可對方蠻不講理,得理不饒人,張大官人的脾氣就是這樣,你不講理,我比你還不講理,他瞪大兩眼珠子,惡狠狠道:“怎么著?你追尾你還有理了?”

那司機也火了:“你突然剎車還有理了?”

張揚看了看兩車相碰的地方,紅旗車沒事,只掉了一點點漆,皇冠車的后保險杠卻癟了一大塊,這日本車就是不禁撞。他冷笑道:“我不找你賠車就算便宜你了,大家各走各路!”

那司機仗著自己這邊人多,而且道理又在自己這一邊,他沖上去去抓張揚的衣領子:“你不能走……”

張大官人豈能讓他把自己的領口抓住,一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抬腳就踹在他的小腹上,把那司機踹了個屁墩兒,其他兩人也圍了上來,這時候紅旗車內的一個人方才出來:“干什么?干什么?”

張揚一看,這人他認得,是嵐山市市委副書記吳明,吳明也認出張揚,所以才現身相見,他笑道:“張主任,這么巧,在這兒撞上了!”

張揚雖然不喜歡吳明,可礙于對方的身份,也只能向他點了點頭表示打了招呼。

吳明的司機從地上爬了起來,他捂著肚子道:“吳書記,他打人!”

吳明笑道:“都是誤會,我和張主任是老朋友了!”

張揚很敷衍的笑了笑,心說,老你麻痹,誰跟你是朋友?

吳明看了看撞車的地方,自己的紅旗車的確也沒有什么損傷,他笑道:“這日本車是不禁撞啊!”說話的時候不僅僅是民族自豪感,也有種占了便宜的勝利感。

張揚點了點頭,摸出皮夾,掏了二百塊錢出來:“我突然剎車怨我,拿去補漆吧!”

吳明道:“算了,都老朋友了!”他向司機使了個眼色,幾個人上了汽車。

張揚和金敏兒也把車掉了個頭,然后駛回了一號別墅,金敏兒拿了手袋回來,有些歉意道:“都是我不好,連累你撞車!”

張揚笑道:“沒事兒,車又不是我的,怎么撞都無所謂!”

金敏兒笑了起來:“今天我請你吃飯!”

張揚陪著金敏兒在玄清湖玩了一上午,中午的時候,兩人來到望江樓吃飯。

袁波給他們準備了一個小包,讓廚子做了幾個望江樓的特色菜,他過來敬酒的時候,又提起昨晚的事情,苦笑道:“我看這次梁成龍慘了,林清紅不會輕饒他!”

張揚倒不這么看,林清紅和一般的女人不同,她的頭腦十分冷靜,昨晚除了給梁成龍那一巴掌之外并沒有什么太多的表示,走的時候已經恢復了平靜,張揚道:“他們兩人的婚姻本來就很突然,我總覺著他們結婚也跟做生意似的。”

袁波笑著點點頭道:“我也是這么認為,林清紅可不簡單,梁成龍是什么人物,咱們東江誰不知道?可到了她面前一樣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他們說話的時候,金敏兒專心致志的品嘗美食。

袁波不免對金敏兒多看了兩眼,心說梁成龍和張揚的境界相比差多了,人家大小通吃,中外通吃,身邊這么多紅粉知己,居然還能相處的如此和諧,像昨晚那種正面交鋒的場面從來沒有發生過,這就是境界!

張揚道:“明天十佳青年頒獎,晚上我打算擺兩桌慶功宴!”

袁波笑道:“我已經讓人準備好了,把江風閣給留下,里面擺兩桌!”

張揚點了點頭道:“這面子上的事兒,怎么都得辦!”

袁波道:“你不用操心了,一切我來操辦!”如果不是張揚幫忙,他也不可能順利接下望江樓,別說幾頓招待飯,就算張揚長期在這兒吃,袁波也不會說個不字體,他又想起一件事:“對了方文南來東江了!”

張揚皺了皺眉頭:“什么事?”

“說是要向省高院上訴,繼續跟田家打官司!”

張揚不由得苦笑起來:“方總自從兒子死后,整個人都變了!”

袁波深有同感的點了點頭:“也不怪他這樣,誰遇到這種事都接受不了,我看他現在很偏激,手頭上除了江城三環路工以外,也沒有其他的事情了。我聽說他把旗下的餐飲業基本上都轉讓了,估計已經沒有了做生意的心境!”

張揚道:“你們是老同學老朋友,你該好好勸勸他!”

“誰勸他也不聽,我最近聽說一件事,說江城市委書記洪偉基之所以離去,全都是拜他所賜,不知是真是假?”

張揚沒有直接承認這件事,而是婉轉的說道:“空穴來風未必無因!”

袁波道:“他這么干等于把自己做生意的后路都斷了,你想想,當官的知道了這件事,誰還會跟他合作?在如今的時代,沒有點官場上的關系,想做生意太難了!”

張揚道:“如果他仍然一意孤行,下場只有一個!”

袁波和張揚對望了一眼,兩人都沒有繼續說下去。

張揚想起昨晚遇到王軍的事情,轉移話題道:“你和省電視臺臺長王仲陽的兒子王軍熟嗎?”

袁波點了點頭,低聲道:“很熟,不過這小子不是什么好鳥,吃喝嫖賭無所不為!”

張揚道:“我昨晚看到他和一個女人從這里出去!”

袁波不屑道:“他沒什么本事,如果不是指著他爹是省臺臺長,誰也不會把他當盤菜!”

此時服務員又上菜了,袁波起身告辭。

金敏兒道:“吃不了這么多的!”

張揚笑道:“你別怕,我又沒讓你請客!”

金敏兒笑道:“我又不是怕請客,我是不想鋪張浪費,你們中國人不是最講究艱苦樸素勤儉節約嗎?”

張揚樂呵呵道:“說道艱苦樸素勤儉節約可比不上你們韓國人,頓頓都是泡菜,偶爾吃頓餃子興奮的跟過年似的!”

金敏兒聽出他話里的揶揄成分:“你看不起我們韓國人!我生氣了啊!”

張揚慌忙端酒賠罪:“說實話,在我沒認識你之前我是看不起韓國人的,可認識你之后,我才發現,原來韓國也有這么優秀的兒女!”

金敏兒瞪了他一眼,卻忍不住笑了起來,笑得花枝亂顫,張揚不覺看得呆在那里,麻痹的不是我眼花吧?這根本就是春雪晴啊!

跟金敏兒在一起輕易就能勾起張大官人的懷舊情結,金敏兒對張揚的身份也頗感好奇,她已經把張揚定性為一個身懷絕技的特工,上次中槍,她親歷了張揚幫她取出子彈并療傷的過程,用了張揚的傷藥之后,傷口處如今已經愈合的毫無痕跡,這讓金敏兒驚嘆不已,她輕聲道:“你的傷藥很有效!”

“祖傳秘方!”

金敏兒道:“剩下的那些,我讓朋友拿去醫學院去研究,她也搞不明白其中的成分,還說要來請教你呢!”

張揚故意板起面孔道:“這可不好啊,不經我允許,擅自研究我的東西,很不禮貌!”

金敏兒以為他真的生氣了,誠惶誠恐道:“是我朋友看到我愈合的毫無痕跡所以好奇,我禁不住她再三請求就答應了!”

張揚笑道:“跟你開玩笑的,別害怕!”

金敏兒看到他沒生氣,這才放下心來,輕聲道:“剛才聽袁經理說,你當選了平海十佳青年?”

張揚不無得意的點了點頭道:“組織上硬要給我的榮譽,沒辦法!”

離開望江樓的時候,張揚接到了梁成龍的電話,他和林清紅邀請張揚去他們的新房看看,張揚由此推測出兩口子極有可能和好了,他笑著答應下來,金敏兒對此也頗感興趣,提出要和張揚一起前往。

梁成龍和林清紅的新房位于玫瑰園,這是東江最高檔的小區,是一位港商投資興建,梁成龍的豐裕集團參與了部分的工程,所以梁成龍特地留下了一棟位置最好的別墅自己使用。

小區管理很好,南邊是煙波浩渺的玄清湖,后面是碧云山,在風水上占足了山南水北的優勢。梁成龍的別墅前方有一條白沙溪,從這條小河直通玄清湖,別墅外有一個小小的碼頭,碼頭上停泊著一艘快艇。

白沙溪乃是人共挖掘而成,小河岸邊的白沙也是專門從海南運來。

金敏兒被這里的風景迷住,輕聲道:“真是一個風景如畫的好地方。”

張揚把車停靠在別墅前方,看到有工人在花園中正在做園藝,下周六就是元旦,說起來梁成龍和林清紅的婚期也只剩下六天了,林清紅在門外指揮工人,看到張揚和金敏兒過來,林清紅不禁眼睛一亮,金敏兒的美貌是那種讓女人都不禁注目的那種。

林清紅道:“張揚,這位是……”

“金敏兒小姐,韓國人!”

林清紅愣了,這張揚現在居然連國際美女都唬上了,梁成龍的這些朋友,可真沒幾個好東西,林清紅其實原本對張揚感覺還是不錯的,可自從梁成龍和白燕事發之后,連帶著對梁成龍的這幫同學朋友全都有了想法,認為他們合伙在蒙騙自己。不過林清紅在表面上做得很好,仍然顯得熱情友善。梁成龍出現在二樓的露臺,向張揚揮了揮手。

張揚走上樓去,金敏兒則跟著林清紅一起去參觀他們的新房。

梁成龍顯得有些無精打采的,向張揚笑得也有些勉強:“來了,還帶女朋友來了!”

張揚笑道:“金敏兒,別誤會,我跟她是普通朋友,人家就是有些好奇,所以跟過來看看!”

梁成龍嘆了口氣道:“玩火必**,你小心點啊!”他現在是深有體會了。

“怎么著?還在冷戰啊?”

梁成龍向外面看了看,這才壓低聲音道:“我他媽現在心里沒底,特沒底,林清紅的脾氣我是知道的,她這次居然能夠忍下這么大口氣,是不是有些不對啊?”

張揚道:“也沒什么啊!你們都處到這份上了,新房也弄了,結婚證也領了,喜帖也發了,總不能還沒結婚就離婚吧?”

梁成龍嘆了口氣道:“我他媽一整晚都沒睡好,我老擔心她要對付我!”

張揚笑了起來,不是梁成龍多疑,這事兒擱誰身上也不好受。他安慰梁成龍道:“你和白燕也不是一天兩天了,在你決定和林清紅結婚之前就已經定下來了,我看她想開了就沒事了!”

梁成龍道:“可白燕肚子里的孩子……”

張揚道:“你去跟她好好談談,這事兒我可幫不了你!”

梁成龍道:“人家結婚是喜事,我他媽結婚簡直是個大悲劇,我擔心她隨時都可能會報復我,現在是我害怕了,我他媽不想結婚了。”

這時候林清紅和金敏兒走了上來,兩人慌忙停下說話。

林清紅意味深長的瞥了梁成龍一眼道:“是不是又在背后說我壞話了?”

梁成龍笑道:“老婆,你借我個膽子我也不敢!”

林清紅冷冷道:“這世上還有你不敢做的事情嗎?”

梁成龍干咳了一聲,他笑著跟金敏兒打了個招呼。

林清紅道:“我約了陳紹斌他們,讓他們過來,今晚我請你們去漁人灣吃蒙古烤全羊,當作為昨晚的事情向你們賠罪。”

張揚道:“恐怕不成,我還得送金小姐回去!”

金敏兒嫣然笑道:“沒事兒,我大伯今晚要去見朋友,我跟他說過了!”

旁觀者清,梁成龍從金敏兒看著張揚的目光就覺著有些不同,心中暗暗羨慕,同樣是男人,怎么差距這么大呢?這廝身邊美女如云,竟然能夠做到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現在連韓國美女也對他青眼有加。自己只不過是林清紅和白燕兩個,就搞得焦頭爛額,真是同人不同命啊!

說話的功夫,陳紹斌和丁兆勇、歐陽如夏三人一起到了,看到金敏兒,他們都是頗為驚艷。

林清紅見陳紹斌一個人過來,忍不住問道:“黎姍姍呢?沒跟你一起來?”

“她不舒服!”陳紹斌嘴上道,其實真正的原因是黎姍姍也因為白燕的事情對梁成龍產生了反感。

梁成龍猜到原因,可是他并不方便說,微笑道:“走吧,咱們開快艇過去!”

一行人上了梁成龍的快艇,梁成龍親自駕駛,歐陽如夏道:“老同學,你這么大一財主,怎么也得換艘游艇開開了!”

梁成龍道:“玄清湖就這么大點兒,游艇根本跑不開!快艇才好!”說著他啟動了引擎,快艇在轟鳴聲中向玄清湖對面駛去。

林清紅所說的漁人灣位于玄清湖的南岸,這邊尚未開發完全,有人承包了這里搭建起了一座座蒙古包,每到晚上的時候,不少年輕人過來玩,人氣很旺,雖然到了冬季,可是東江的天氣還是零上,并沒有阻礙大家對美食的追求。

林清紅提前訂好了最大的蒙古包,眾人都沒有馬上進去,望著正中一名精壯小伙子正在草地上表演活羊現殺,兩只爐架上正串烤著兩只肥羊,林清紅介紹道:“負責烤全羊的師傅全都是從內蒙古請來的,我點了一只,咱們今兒人有點少了,恐怕吃不完!”

張揚瞄了一眼屬于他們的那只羊,不禁笑道:“這羊至少有四十斤,肯定吃不完!”

梁成龍招呼道:“都進蒙古包吧,外面冷!”

眾人進了蒙古包,圍著矮桌盤膝而坐,一位身穿蒙古民族服飾的少女送上了酥油茶,因為是提前安排好的緣故,菜很快就端上來了,雖然是主打蒙古菜,可是到了東江也得入鄉隨俗,有白切羊肉,有老虎菜,有手抓羊肉,有香芋卷。

馬奶酒上來之后,大家同干了一杯,丁兆勇砸吧砸吧嘴道:“的確是這個味兒,想不到這兒的新疆菜還挺正宗!”

陳紹斌笑道:“人家是蒙古菜!”

梁成龍道:“別管蒙古菜新疆菜,大家吃的開心就行!”

張揚給金敏兒倒了杯酸奶遞了過去,歐陽如夏馬上抗議道:“我也是女人啊!你怎么不照顧我?”

張揚笑道:“排好隊一個一個的來!”

陳紹斌很厚顏無恥的問了一句:“你吃得消嗎?”

歐陽如夏狠狠瞪了陳紹斌一眼:“跟你同學這么多年,你怎么還這么不要臉?”

眾人同聲笑了起來。

梁成龍道:“這飯可不是白吃的,我請你們來主要是商量周六結婚的事情!”

歐陽如夏道:“主持攝像什么的我已經安排好了,你只管放心!”

陳紹斌道:“婚車我負責,路線我也定好了,我這邊沒問題了!”

丁兆勇道:“我負責后勤!”

梁成龍道:“不但是后勤,當天收取禮金,以及所有酒水,支出全都是你負責,兆勇,任務艱巨啊!”

“好像是出苦力啊!”丁兆勇苦著臉道。

林清紅意味深長道:“你和成龍關系好,你人又厚道,什么臟活累活當然要找你才放心,別人誰愿意為他擔著啊?”

丁兆勇明白林清紅又拿昨晚的事情說開了,不禁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成,我答應!”

梁成龍又望向張揚道:“你給我當伴郎!負責敬酒,最后還得陪娘家瞧親的!”

張揚道:“就是讓我喝酒唄!”

梁成龍笑道:“就是喝酒,清紅的幾個叔叔、舅舅全都是一等一的好酒量,論酒量咱們這邊你實力最強,當然要你頂在前面!”

金敏兒舉手道:“我做什么?”

張揚有些納悶的看著她:“我說敏兒,有你什么事啊?你不周四就走了嗎?”

金敏兒笑道:“我大伯走,我打算留在東江過新年,然后去北京,怎么不歡迎我參加你們的婚禮嗎?”

梁成龍和林清紅慌忙點頭道:“歡迎!”

金敏兒美眸轉了轉道:“林小姐,我給你當伴娘吧?”

林清紅苦笑道:“我可不敢要,你要是給我當了伴娘,我的風頭得全部被你搶走了!”

張揚心說你這句話可是實話,就金敏兒這禍國殃民的級數,往你身邊這么一站,可不得把你所有的風頭搶過去。這樣的伴娘是誰都不敢要的,畢竟結婚那天新娘才是主角,誰也不想讓別人把自己的風頭都搶過去。

林清紅又怕金敏兒難堪微笑道:“我已經有伴娘了,兩個伴娘是喬夢媛和她表妹時維!”喬夢媛是林清紅的閨蜜,林清紅結婚這么大的事情她當然要過來。

張揚笑道:“敏兒,咱們這邊還有兩個迎親的呢,到時候你幫忙抱被子!”梁成龍點頭道:“還少一個!”

丁兆勇提醒道:“張揚,你妹不是在東江嗎?”

他不說張揚還差點忘了妹妹的事情,點了點頭道:“就這么定了,讓敏兒和小靜一起跟著迎親,我順便幫忙放炮!”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