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鬼怕惡人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祝慶民看到張揚的表情,又看到他手中的球棒,馬上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妙,他慌忙向張揚迎了上去,朱小橋村村支書朱明川從張揚的目光中就看出這廝來者不善,張大官人在黑山子鄉的威名太響了一些,朱明川看到他就有些發憷,轉身向人群中溜去。

張揚怒道:“你給我站住!”他越喊,朱明川跑得就越快,一個不小心腳下絆了一腳,狼狽的摔了個狗吃屎。張揚追上去想抓住他,卻被鄉黨委書記祝慶民攔住去路,苦口婆心勸道:“張主任,你冷靜一下,咱們是國家干部,解決問題不可以用野蠻手段!”

過去張揚對祝慶民還算是不錯,一聽他這句話就惱了,瞪大眼睛道:“什么叫野蠻手段?他們幾百口子人堵在溫泉村門口吵吵嚷嚷,要打要殺的不是野蠻手段?”

祝慶民知道自己惹不起這廝,賠著笑道:“人民內部矛盾要用協商的方式解決嗎?”

張揚冷笑道:“那你祝書記去協商,你去解決人民內部矛盾!”

祝慶民心中也很不舒服,心說老子是抓黨員工作的,人民內部矛盾應該歸鄉長于秋玲管,這娘們一遇到事情就縮在后面了。

那邊朱明川已經在村民的幫助下爬了起來,在這么多人的面前摔得如此狼狽實在是件很丟人的事情,朱明川有些惱羞成怒,朱小橋村不乏血氣方剛的漢子存在,他們看到村支書被人嚇成這個樣子,心中不免有些憤慨,群情激奮,有人叫道:“有人打咱們朱書記了!”馬上就有人應和,很快幾十名年輕力壯的村民拿著鐵鍬鐵锨圍了上來,人多力量大,咱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舍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更何況你一個江城企改辦副主任乎?

朱小橋村的老百姓將矛頭都指向張揚,同仇敵愾的向他圍攏上來。

張揚向祝慶民道:“祝書記,你看清楚了,協商解決有用嗎?”

祝慶民怒吼道:“干什么?想造反?都給我退下去!”他這一嗓子沒起到什么作用,反而把更多的村民吸引了過來。

有人叫道:“揍他!他憑什么打我們支書!”“對!揍他!”

現場亂成一團。

張揚笑瞇瞇向祝慶民道:“祝書記練形意的,咱倆切磋切磋!”

祝慶民哭笑不得的看著張揚,都什么時候了,這廝還在說風涼話。

就在劍拔弩張的時候,遠處忽然傳來拖拖拖的聲音,十多輛拖拉機排著整齊的隊列來到溫泉村的大門前,為首的那輛拖拉機上,上清河村村支書劉傳魁傲然站立其上,洗的發黃的白色襯衫敞開,袒露出黧黑結實的胸膛,雙眉緊皺,手中端著他的旱煙,他的表情就像一個指揮千軍萬馬的將軍。

從拖拉機上陸續下來了二百多條精壯的漢子,劉傳魁是在接到張揚的求援電話之后,率領村民趕過來的,張揚是他的恩人,是上清河村的恩人,張揚有事,上清河村絕不會坐視不理。

朱小橋村的村民愣了,他們實在摸不清,上清河村為啥來橫插一杠子。

劉傳魁吧嗒了一口旱煙,吐出一團濃重的煙霧,雙目冷冷掃視了現場朱小橋村的村民道:“春熙谷有一半是我們上清河村的,誰他媽鬧事,都得經過我們上清河村允許!”

黑山子鄉的鄉民強悍,可最強悍的要數上清河村,原本朱小橋的村民占有絕對優勢,可劉傳魁帶來了二百多名精壯小伙子之后,馬上場面上的力量對比就趨于平衡。朱小橋村那邊的小青年也不示弱,憤憤然嚷嚷著,劉傳魁的那句話實在太霸道,春熙谷跟他們上清河村有個毛關系?只有一片小山坡是他們的地方,總共占不到春熙谷的二十分之一,而且,那地方離溫泉村也忒遠了,八竿子也打不著。

朱明川和劉傳魁是遠房親戚,按照輩分他還得叫劉傳魁一聲舅爺,他對劉傳魁打心底是敬畏的,他來到劉傳魁面前,賠著笑道:“劉支書,這是我們朱小橋村的事情,您還是別插手了!”

劉傳魁目光一凜,誰都沒想到的一幕發生了,他忽然揚起粗糙厚重的巴掌,狠狠給了朱明川一個嘴巴子,然后吐了一口濃痰在地上,罵道:“麻痹的,你什么玩意兒,老子入黨的時候,你還穿開襠褲呢!劉支書也是你叫的?信不信我讓你爹打斷你的狗腿!”

劉傳魁從打人到罵人一氣呵成,看似盛氣凌人,其實蘊含著獨有的智慧,我打你不是欺負你,我是教育你,我是以舅爺的身份打你。鄉里人最看重的就是輩分,劉傳魁是朱明川舅爺的事情很多人都知道,雖然是遠房,所以劉傳魁打朱明川也很自然。

朱小橋村里還是有年輕人勇敢的站了出來,他們叫囂著和上清河村的拼了。

上清河村的那二百多條漢子,齊齊脫掉了上衣,露出精壯**的上身,他們扛起鐵锨,排著整齊的隊列,向劉傳魁的身邊聚攏過去。

劉傳魁的臉上浮現出驕傲的表情,年輕的時候,他就是民兵連連長,雖然是和平年代,他對村里的這幫年輕人還是不定期的搞搞軍事化管理,培養培養他們的國防意識,現在果然派上了用場,上清河村和朱小橋村曾經有過幾次械斗的歷史,不過每次都以朱小橋村的慘敗而告終,可以說在心理上,上清河村擁有著絕對的優勢。

朱明川挨了一巴掌,臉上青一塊紫一塊,他今天人可丟大了,雖然他也是村支書,不過他自問沒有劉傳魁一呼百應的威信。朱小橋村的不少村民已經開始退場,雖然走得多數都是老人婦女和孩子,不過這也極大動搖了他們的士氣。

祝慶民身為黑山子鄉黨委書記當然不能眼睜睜看著兩個村子發生械斗,他沖上前去分開劉傳魁和朱明川,苦口婆心道:“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你們都是黨員干部,要給人民群眾起到帶頭的作用!”

劉傳魁冷冷道:“論黨齡,我比在場的任何人都要長,對這種禍亂黨紀國法的壞分子,就是要一打到底,不能讓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

張揚樂了,劉傳魁真是彪悍啊!得虧是在社會主義新中國,如果換成解放前,老支書肯定是傲嘯綠林的一代強者。

朱明川也急了:“現在是我們被別人欺負,你們家孩子被人打了,你能坐視不理嗎?”他這么一說,朱小橋村的村民又來勁了,一個個跟著嚷嚷了起來。

遠方傳來警笛的聲音,十一輛警車來到現場,連春陽縣公安局局長邵衛江都親自趕到了,五十名全副武裝的警察一出現,現場馬上就靜了下去,這幫村民雖然強悍,可看到眼前的陣勢還是有些害怕。

邵衛江看到了張揚,向他點了點頭,然后從一旁部下手中拿起話筒,大聲道:“所有圍困溫泉村的村民給我聽著,如果再敢鬧事,一律以擾亂社會治安罪拘捕,我給你們五分鐘,馬上撤離現場!”

朱明川開始害怕了,他沒想到事情會鬧得越來越大,最初他的出發點是從溫泉度假村訛點錢,再弄幾個招工指標,給朱小橋村創造最大的利益,他是為村子的利益出發,所以朱明川不認為自己做錯了什么,他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觸犯到了別人的利益。

張揚用球棒輕輕點地:“朱支書,組織鬧事罪名可不輕,你再不讓他們散了,可能第一個抓你!”他是在提醒邵衛江。

朱明川咬了咬嘴唇,終于揮了揮手,示意村民先回去。

黑山子鄉黨委書記祝慶民決定馬上召開一個緊急協調會,讓朱明川和劉傳魁兩位村支書留下。

劉傳魁看到朱小橋村的人退了,他也讓自己帶來的那幫村民回去了,這事兒原本跟他們沒多少關系,他是沖著張揚的面子才來幫忙的。

看到這些鬧事的村民離去,林秀才讓人打開了溫泉度假村的大門,院子里磚頭石塊散亂了一地,這次又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張揚來到臉色蒼白的林秀面前叫了聲林阿姨,林秀點了點頭,她心有余悸道:“這度假村沒法開下去了,我要找春陽縣要個說法!”

邵衛江也來到身邊,嘆了口氣道:“縣委朱書記正往這邊來了,等會兒你向他直接反映反映情況吧。”

春陽縣縣委書記朱恒在一個小時后趕到了春熙谷溫泉度假村,朱小橋村引發的這場騷亂是朱恒沒有意料到的,他雖然姓朱可是和朱小橋村沒有任何的關系,朱恒看到溫泉度假村經歷這場劫難后的場面也不禁有些動容,可他并不認為這件事的責任全都在當地老百姓身上,他認為投資方也有責任,所以在會上,朱恒提出了自己的觀點,他平靜道:“林總,這件事的發生誰都不想,可如果我們冷靜的分析一下,之所以造成目前的困境,是因為雙方欠缺溝通的緣故,溫泉度假村雖然是你們貝寧集團投資,可我們春陽縣也占有股份,想要更好的管理度假村,就必須讓度假村融入春陽這個集體。”

林秀并沒有馬上說話,心中卻有些不爽,最近她度假村里已經安插了不少春陽縣干部的熟人,包括縣委書記朱恒都往她這里塞了三個人,這還不叫融入春陽?難道要把溫泉度假村改成收容所才叫徹底融入春陽大集體嗎?

張揚有張揚的想法,朱恒的這句話反倒提醒了他,從今天劉傳魁出動村民前來幫他之后,張揚就產生了一個想法,其實林秀應該借助一些當地的勢力,警方再厲害,也不可能二十四小時守在這里,就算在溫泉度假村設立警務室,也很難保證從根本上杜絕村民的滋擾,朱小橋村的這幫老百姓是本著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想法。過去誰都沒把溫泉當成一回事,反而迷信的以為這溫泉不吉利,可一開溫泉度假村,他們才發覺自己眼前就看著一個寶貝,家門口的寶貝自己沒發現,反而讓別人給開發了,擱誰心里也不會平衡,所以想從溫泉度假村撈點好處的想法也是再正常不過。

朱明川就是抱著這個想法的人,他過去一直想多往溫泉度假村塞幾個人,可被林秀拒絕,所以他懷恨在心,就故意慫恿村民到這里放羊,對有些村民的破壞行徑也是抱著放任自流的心態,朱明川認為自己很在理,今天他們雖然圍攻了溫泉度假村,可那是有原因的,朱明川憤憤然道:“一個小孩子,他懂什么?只是在草地上放羊,就被他們的保安給打得手臂骨折!他們憑什么?現在是社會主義新中國,不是舊社會!他們憑什么仗勢欺人?”

溫泉度假村經理康強道:“這件事我必須聲明一下,我敢保證,我們的保安并沒有打那個孩子,是他自己逃跑時候摔倒的,我們不但沒有打他,還幫著把那個孩子送到了醫院,朱支書,你不能顛倒黑白啊!”

林秀皺了皺眉頭,根據她的經驗,和這些村民講道理根本是沒用的,他們想要的不是什么說法,他們要看到利益,林秀直截了當的問道:“朱支書,你說吧,到底想怎么解決?”

朱明川伸出三根手指:“三個條件!第一,孩子的醫藥費營養費精神損失費你們得出,給一萬塊吧!”

林秀沒有說話,一萬塊雖然要的多了一些,不過如果能平息這件事的話倒也沒什么。

朱明川繼續道:“第二,你們溫泉度假村占用了我們村的耕地,讓我們村的經濟利益受到了損失,所以你們要給我們經濟補償,每年給我們鄉里十萬塊作為補償費用。”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等著朱明川提完他的條件。

朱明川又道:“第三,幫我們村解決二十個青年的就業問題!”

林秀有些出離憤怒了,這明擺著是在訛詐,她不是不需要員工,可是她想要把春熙谷打造成平海乃至國內第一流的溫泉中心,就必須擁有一批高素質的員工,不可能大批量的在當地招聘。

林秀還沒有說話呢,張揚率先做出了反應:“朱支書,你這不是訛詐嗎?”

當著縣委書記的面,朱明川膽氣壯了一些,他認為張揚再猖狂,總不能當著縣委書記朱恒的面打人,他反問道:“怎么叫訛詐?我提的全都是合理要求。”

張揚冷笑道:“我是江城招商辦副主任,當初貝寧集團的這筆投資是我一手引進來的!”說這話的時候他看了看朱恒,朱恒心里明白,人家這是在提醒自己,這件事他有資格管,張大官人要保證投資商的利益。

張揚道:“當初春陽縣和貝寧集團簽約的時候,就已經明明白白的寫明了,春陽不會介入溫泉度假村的管理,所以你想往溫泉度假村塞人,沒門!你要的那每年十萬補償金更是扯淡,溫泉度假村所占用的土地根本沒有你們朱小橋村的耕地,你當我們都好糊弄,當初溫泉村選址的時候就做過調查,縣里也提出盡量避免對農用耕地的占用,這都在合同里寫著!”

林秀道:“張主任說得對,我們并沒有占用耕地,而且在溫泉度假村建設之初我們就已經一次性付給了你們八萬塊的補償金,財務上記錄的清清楚楚。”

朱明川道:“這三個條件你們必須得答應,否則,我不敢保證以后村民會有什么想法。”這句話等于**裸的威脅了。

公安局長邵衛江是站在林秀立場上的,他拍了拍桌子道:“你什么意思?威脅嗎?身為一個村支書你這么說就不臉紅?”

朱明川道:“我只要對得起村里的老百姓,我臉紅什么?”

久未說話的朱恒開口道:“我看這件事發生的原因是,雙方溝通不夠,朱小橋村鬧事是不對的,什么事情都應該妥善協商解決。”他停頓了一下道:“林總,其實你們投資春陽的目的也是為了搞活春陽經濟,有句話叫因地制宜,一個地方會有一個地方的情況,當初你們簽訂的這份合同肯定也有考慮不到的地方,雖然你們的團隊擁有先進的管理,可畢竟對當地情況不清楚,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嘛,我看適當招聘一些當地員工也很不錯,他們不但熟悉情況,而且可以增加你們相互間的了解。”

張揚對朱恒產生了些許的反感,他說簽訂的這份合同考慮不周,等于否定了秦清和自己的成績,麻痹的,你一個新來的縣委書記,生在福中不知福,我們前人栽樹,你狗日的乘涼,居然還要挑毛病,什么人啊!

林秀道:“我們投資溫泉度假村的初衷就是打造平海一流,國內一流的溫泉中心,所以我們對員工有著嚴格的要求,所以你們的要求,我不會答應,如果春陽一定要介入我們度假村的管理,我可以考慮撤資!”

朱恒笑了起來:“林總不必生氣嘛,我們是本著解決問題來的,千萬不要意氣用事!”

張揚有些看不慣這廝的面孔了,他沒好氣道:“合同上怎么寫就怎么干,春陽縣總不能出爾反爾!身為國家干部一定要有誠信!”

朱恒哪能聽不出來他的矛頭指向自己,淡然笑道:“我看今天的這件事先這樣,以后再商量具體的解決方案!”他開始太極推手了,事情不能按照我的意愿解決,我就給你們拖。

林秀道:“朱書記,我們在溫泉度假村投資了很多錢,馬上即將開業迎賓,我希望春陽縣委縣政府能夠保證我們有一個安定祥和的投資環境,不要讓我們投資商寒心!”

朱恒道:“林總放心,我們一定會盡最大努力配合你們的!”他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心里卻已經產生了退意。

林秀和朱恒接觸了幾次,已經領教過這位縣委書記拖事情的能力,她對朱恒沒什么好感,幫他解決了三個熟人的工作問題,他居然還跟自己耍太極,沒有一點實際行動,林秀正準備提起撤資的事情。

張揚說話了,他不急不緩道:“出了事情為什么不馬上解決?現在當事人都在這里,大家說清楚不就行了?平時都說我們政府機關辦事效率低,看來人家沒冤枉我們!”

朱恒望著張揚,他當然聽說過張揚的威風歷史,不過朱恒打心底是瞧不起張揚的,他認為張揚只不過是依靠著裙帶關系爬上去的幸運兒,從今天張揚插手這件事,朱恒就有些不爽,你一個企改辦副主任,插手春陽縣的事情是不是有點不合適?你以為你是誰?什么事都輪得到你插手?他微笑道:“張主任認為應該怎么解決?”

張揚盯住朱明川道:“朱明川,你這種人我見多了,你說了三個條件,說穿了無非就是想訛錢,別打著為集體利益的旗號,我今兒明白的告訴你,你再敢敲詐勒索,我就把你弄局子里去!”

邵衛江不由得看了看張揚,這話應該是他說才對。

張揚道:“你還別不信,我只要想動你,你就一定倒霉,別說你這樣的,就算是處級干部,我想弄他,一樣讓他悔不當初!”這句話充滿著含沙射影的味道,不但朱恒,連邵衛江聽著都不舒服了,他們兩人都是縣處級干部,這話分明是在提醒他們倆。

朱明川心想,你是江城企改辦的,我的事不歸你負責,可這種話他是不敢當面說出來的。

張揚道:“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氣,你覺著我一個江城企改辦的干部跑到這里攪和什么?可你別忘了,我還是江城招商辦副主任,這筆投資是我辛辛苦苦給春陽拉過來的,誰損害了投資商的利益,就是跟我張揚過不去,跟我過不去,我就不會讓你自在!”

現場一片沉默,林秀心中暗贊,張揚好樣的,這番話明顯指向了縣委書記朱恒。

朱恒的表情還是風輕云淡,可眼里的憤怒已經不經意流露出來了,在春陽他才是老大,什么時候論到張揚跑過來指手畫腳了?

邵衛江顯然不想局面搞得太僵,他笑道:“都中午了,大家都餓了吧?”

林秀道:“我已經讓人在食堂準備飯了,大家中午就在這里吃吧!”

縣委書記朱恒起身道:“謝謝林總的美意,我中午在縣里還有個會,得趕緊回去了,今天的這件事,邵局長協助處理吧!”他顯然被張揚的那番話觸怒了,起身匆匆離去。

祝慶民也沒有留下吃飯,朱明川也不敢留下吃飯,到中午吃飯的時候,只有張揚、邵衛江和劉傳魁留了下來。

林秀透過食堂的玻璃窗望著滿院的狼藉,心中十分失落,不由得嘆了口氣。

邵衛江笑道:“看來我們今天選的時機不對,林總的心情不好啊!”

林秀微笑道:“老大哥,您別這么說,多虧你及時趕來!”她邀請邵衛江幾人就坐。

邵衛江望著劉傳魁道:“我可不敢居功,今天真正震住那幫村民的是劉支書!”

劉傳魁在這種場合話很少,悶聲不吭的抽著他的旱煙。

張揚道:“其實朱書記說得有些事情還是可以考慮的,比如說員工的問題,可以考慮采用一部分本地員工!”

林秀向康強道:“康經理,辭退人員的名單出來了沒有?”

康強點點頭。

林秀這才微笑向他們道:“我剛才做出了一個決定,將所有人情塞進來的員工給辭退了,一共十五個人!”

張揚對林秀的脾氣已經有所了解,知道今天的事情一定觸怒了林秀,她一不做二不休,將春陽縣的這幫干部得罪到底了。

邵衛江畢竟老于世故,他低聲道:“林總,這樣做應該不好,咱們中國最講的就是人情啊!”

林秀道:“如果每個人的人情都要講,我們的溫泉度假村也就不要開了!”真正讓她生氣的是縣委書記朱恒的態度,他得了溫泉度假村的好處,還不辦實事,以林秀的背景和實力,她沒有把春陽縣委書記看在眼里,所以毫不猶豫的將他的熟人全部辭退,你不給我面子,我也不給你面子。

飯后,張揚單獨來到了林秀的辦公室,林秀知道他有話要說,指了指對面的沙發,起身去給張揚拿了聽飲料。

張揚道:“有沒有考慮過我的話?”

林秀笑道:“招聘本地員工?”

張揚道:“強龍不壓地頭蛇,你們溫泉度假村的那幫保安根本不行!我給你推薦幾個人選!”

林秀道:“不會是劉傳魁老支書吧?”

張揚笑道:“他有什么不好?雖然長得土氣點,可在這清臺山有著非同一般的威信!只有當地人才能幫你壓住陣腳!”

林秀回到辦公桌后坐下,微笑道:“這件事我也有考慮過,就是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

張揚道:“我跟他說,這事應該沒問題。”

林秀嘆了口氣道:“明槍易躲暗箭難防,如果這幫村民明打明的來鬧事我反倒不怕了,他們就生活在附近,指不定什么時候搗亂,就算邵局答應給我們這里設一個警務室,也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張揚點了點頭,想要解決這件事,必須得從朱明川下手,要讓他心服口服,要讓他從此以后再也不敢打溫泉度假村的主意。

林秀又道:“春陽縣的事情很復雜,我今天辭退的十五個人中,多數都是縣領導的親屬。不但他們想往我這里塞人,鄉里也想往這里安排人,派出所所長周良順也想安排兩個人進來,我沒搭理他,結果今天報警后,他故意拖延,張揚,我真的有些寒心了,假如早知道投資狀況這么惡劣,我絕不會選擇春熙谷。”

張揚笑道:“哪里都有小人存在,不過有一點你不能否認,春熙谷溫泉的條件得天獨厚,在春陽,在江城,甚至平海和北原都很難找到這么好的地方。”

林秀對這一點還是認同的,她所說的撤資也不過是一時間的氣話,今天張揚反應及時,又利用上清河村村民幫她解決了燃眉之急,對張揚做出的努力她還是看在眼里的。張揚當年一人單挑四十三名下清河村民的壯舉她也有所耳聞,今天張揚并沒有出手,證明這廝的境界比起過去有所提高。

張揚之所以沒動手并非是他不想動手,而是因為劉傳魁反應及時,在張大官人就要出手的一刻,率領二百多名上清河村的精壯漢子趕到,張揚道:“想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就得讓他們害怕,重點還在朱明川的身上,你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

林秀道:“你還想打人?”

張揚笑道:“我是國家干部,打他他也未必心服,不過我可以讓人做好這件事!”

張大官人有幾個合適的人選,那就是史家三兄弟,史家三兄弟雖然在張揚的威脅下改邪歸正,可他們在黑山子鄉的惡名可不是蓋得。

張揚讓林秀拿出兩萬塊,一萬塊給摔傷胳膊的孩子當醫藥費,雖然這件事和溫泉度假村無關,可畢竟人家是個小孩子,在溫泉度假村出了事情,面子上重要顧及到,還有一萬塊是給史家三兄弟的活動經費,至于他們怎樣做,張揚不問,只要不違法亂紀就行。

史家三兄弟也的確沒讓張揚失望,當天史大柱就找到了朱明川家,對于黑山子鄉聞名的狠角色,朱明川還是從心底害怕的,在他們看來,史家三兄弟殺人放火無惡不作,雖然新近沒聽說過他們的惡行,可這幫窮兇極惡的家伙是普通老百姓得罪不起的,就算他是村支書,也不敢招惹他們。

史大柱在朱明川的堂屋坐了,先把一萬塊放在朱明川的面前:“朱支書,我是代表溫泉度假村過來給你送錢的!”

朱明川糊涂了,他搞不清史家三兄弟跟溫泉度假村是什么關系。

史大柱冷冷道:“我忘了介紹,從今天起溫泉度假村就聘我當保安部顧問了!以后溫泉度假村出了任何事情都跟我有關,你明白吧?”

朱明川一臉的苦笑,溫泉度假村這一手可夠毒的,用黑山子有名的亡命徒來對付他們,這損招是誰想出來的?朱明川道:“大柱,溫泉度假村的事情跟我沒關系,是村民他們……”

史大柱惡狠狠瞪大了雙眼:“你當我傻逼啊?沒有你村支書的允許,他們敢這么干?”

“大柱咱們鄉里鄉親的,你這胳膊肘不能往外拐啊!”

史大柱笑了起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拿了人家的工資就得給人家辦事,過去,我們三兄弟沒少做過敲詐勒索的事兒,可我想不到你這個村支書訛起人來比我們還要狠。”他把那一萬塊推到朱明川面前:“這是我們老板給那孩子的醫藥費,一萬塊,只多不少,你要是覺著不夠,我可以幫忙再弄斷他一條胳膊,再給一萬!”

朱明川不敢多說話,看了看那一萬塊。

史大柱又從懷里點出兩千五百塊,遞給朱明川。

朱明川不敢接:“大柱,你啥意思?”

史大柱道:“我們老板給了一萬塊,讓我辦事,我算了算,加上我們第仨,算上你一共四個,每人兩千五,我可沒虧待你,以后你幫助我們搞好治安,這筆錢就是你的辛苦費。”

“我不要!”

史大柱冷笑了一聲,摸出一個子彈殼“啪!”地一聲拍在桌面上:“你選吧!”

朱明川嚇得打了個哆嗦,史家三兄弟什么人,他當然清楚得很,他抿了抿嘴唇。

史大柱罵了一句:“麻痹的!”又依依不舍的點出了五百塊,放在那兩千五百塊上:“三千!自己看著辦啊!你收不收?”

朱明川哭喪著臉,天下間還有這么送禮的。他猶豫了好一會兒,還是伸手把那三千塊拿了過去。

史大柱滿意的點了點頭道:“從現在開始,你們村再有牛羊跑到溫泉村的草坪上吃草,老子的獵槍就隨時準備瞄準,我眼神不好,只要是大個的,我都會開槍!對了,麻煩給我寫個收條!”逼著朱明川給他寫了個收條之后,他站起身來,大踏步向門外走去。

朱明川望著史大柱的背影,不由得長長嘆出了一口氣。

張揚此刻正泡在溫泉池里,劉傳魁也穿著褲衩在他對面坐著,望著身后站著的服務小姐,劉傳魁一張老臉漲的通紅:“我說張主任,這……這不合適吧……”

張揚知道他在想什么,不由得哈哈大笑起來:“你這個老封建,讓你泡澡,你腦子里別胡思亂想!”

他從池子中走了出去,一位美貌服務員走了上來為他披上浴巾,劉傳魁縮手縮腳的跟了出去,服務員給他披浴巾的時候,老支書觸電般躲到一邊:“那啥……閨女……我自己來!”

張揚笑道:“讓他自己來吧!”

兩人來到休息的涼亭,劉傳魁感嘆道:“想不到你們城里人花樣還真多,洗澡穿褲頭子,還在露天洗,男女都一個澡堂子!”

張揚哈哈大笑,這時候看到史大柱探頭探腦的找了過來,張揚向他招了招手,劉傳魁當然認得史大柱,知道這廝不是什么好貨,瞪了他一眼道:“你來這里干球?”

史大柱笑著叫了一聲老支書,然后來到張揚面前很規矩的把剩下的七千塊放在小桌上:“事情辦完了,我給了他三千塊,這是收條,醫藥費也給他了,我保證他以后不敢在找溫泉村的麻煩!”

劉傳魁沒想到史大柱對張揚這么俯首帖耳,心說這張揚的本事可真不小,能把惡名傳遍黑山子的史家三兄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張揚微微昂了昂頭:“錢拿走,歸你們了!”

史大柱這才笑著收了起來。

張揚道:“以后這邊的事就交給你們三兄弟照顧,不許仗勢欺人,不許違法亂紀,遇到什么解決不了的麻煩,去找老支書商量!”

史大柱連連點頭。

劉傳魁等到史大柱走后方才道:“張主任,史家三兄弟可不是什么善類!”

張揚笑道:“知道,也只有這種人才能把朱明川給收拾了,你放心吧,他們不敢惹麻煩!”

劉傳魁道:“這邊的事情我盡量幫忙盯著,可我是村支書,不能接受他們的聘請!”

張揚道:“我跟林總商量過了,你當溫泉度假村的榮譽副經理,每月給你開五百塊工資,年底根據營業情況還有分紅。”

五百塊對劉傳魁而言可不是一個小數目,他搖了搖頭道:“你誤會了,我把你當朋友才過來幫忙,可不是為錢。”

張揚笑道:“這個時代,任何事都是有報酬的,你付出勞動,度假村當然要給你工資,平時你也不用上班,主要是幫忙協調度假村和當地的關系,我也看出來了,從縣里到鄉里都把度假村當成一塊肥肉,誰都想啃上一口。”

劉傳魁點了點頭道:“你咋對溫泉度假村這么著緊呢?”

張揚道:“這度假村是楚嫣然投資的,嫣然是我女朋友,人家欺負她就是欺負我,你說我能不著緊嗎?”

劉傳魁笑道:“成!就沖你這句話,我一定給你把黑山子鄉的事情好好擺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