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強出頭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如果不是一件意外的發生,這次的晚宴應該是極其圓滿的,可世上很難有完美的事情,其中充滿了變數和插曲,楚嫣然陪同外婆去洗手間的時候遇到了一次意外,她剛剛走出洗手間,忽然感覺到有人伸手在自己**上輕輕拍了一記,楚嫣然很愕然,憤怒地轉過身去,卻看到身后一位年輕男子,風度翩翩的站在那里,他手里拿著一個錢包道:“對不起,小姐,這錢包是您掉的嗎?”他笑得很真誠,讓人很難相信這樣的人會抱有惡意,拍楚嫣然的那一下也不重,可楚嫣然仍然意識到他不懷好意,她搖了搖頭,想開口斥責這名男子兩句,卻不知如何開口。

那名年輕男子笑道:“你好,我叫喬鵬飛,可以認識下嗎?”

此時瑪格麗特走了出來,楚嫣然一言不發的走向外婆,攙著外婆向包間走去。

如果事情就此結束也并沒有什么,可是隨后她聽到身后的笑聲,轉身望去,卻見喬鵬飛的身邊多了幾個年輕男子,他們紛紛拿出鈔票遞給喬鵬飛,喬鵬飛的唇角帶著得意的笑容,他接過鈔票隨后跟那幫朋友走入了富貴廳。

楚嫣然頓時明白了,這些人肯定是利用她來打賭,一種被侮辱的感覺讓楚嫣然俏臉通紅,她恨不能馬上回去找回公道,可外婆卻將她的手臂握住:“回去,我都看到了!”

楚嫣然憤怒道:“可是……”

瑪格麗特淡然道:“沒有可是!回去再說!”

返回房間之后,張揚也覺察到楚嫣然的神情有些不對,正想找機會詢問的時候,瑪格麗特向他揮了揮手,示意張揚跟她出來一下,張揚跟她來到一旁,瑪格麗特附在張揚的耳邊輕聲道:“剛才,有個流氓摸了嫣然的屁股!”老太太說話也太直接了,張揚一聽就惱了,如果不是在場的重要人物這么多,他早就大聲嚷嚷起來了。

瑪格麗特小聲道:“富貴廳,一個叫喬鵬飛的,你知道該怎么做?”老太太存心給張揚一個考驗,卻又充滿了唯恐天下不亂的意思。

張揚點了點頭,轉身就走了出去。

楚嫣然害怕張揚惹事,想要跟出去,卻被外婆一把拉住。文國權和宋懷明都是明察秋毫的人物,他們已經覺察到有些不對,宋懷明道:“發生了什么事?”

瑪格麗特微笑道:“沒事,我讓張揚出去給我買串冰糖葫蘆!”

杜山魁笑道:“馬莉,你這么大年紀了,居然還喜歡吃冰糖葫蘆?”

瑪格麗特微笑道:“人最難得的是有血性,有童心!”

富貴廳的房門緩緩被推開了,張揚出現在門外,房間內正在喝酒的一群年輕人十分的錯愕,他們看著這個突然闖入的陌生人以為他找錯了地方。

張揚的表情很和藹很友善,他笑道:“那位是喬鵬飛啊!”

喬鵬飛瞇起雙目,充滿警惕的望著張揚,雖然他沒有承認自己的身份,可是張揚已經從眼神中確認了他,張揚笑著伸出手去:“認識一下,我叫張揚!”

喬鵬飛并沒有理會他,很冷淡的說道:“我不認識你,對你也沒什么興趣!”

張揚點了點頭,他輕聲道:“剛才你騷擾的那個是我女朋友,所以我要你給我道歉!”

喬鵬飛望著張揚,然后看了看周圍,忽然哈哈笑了起來。

一個胖胖的年輕人站起身來,他拍了拍張揚的肩頭:“我說你是不是有毛病,知道你跟誰說話嗎?”

張揚微笑道:“喬鵬飛,你現在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然后自己打自己兩個耳光,這件事就這么算了,不然,我讓你后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一桌人幾乎同時站了起來,站在張揚左側的那名黑壯青年,一拳向張揚的面門打去,他的出手快如疾風,一看就知道是高手。

張揚看都不看他,伸出左手準確無誤的扣住他的拳頭,稍稍用力,已經捏得那青年骨骼啪啪作響,他臉上的笑容完全收斂,冷冷道:“這件事跟其他人無關,不想死的給我滾蛋!”

一旁的那個小胖子并不知道張揚的厲害,或許是想在同伴面前表現,抄起桌上的酒瓶照著張揚的腦袋砸了過來。

張揚一把推開那名黑壯青年,左拳迎出,將酒瓶砸得四分五裂,然后化拳為掌啪!地一巴掌打在小胖子的面門上,將那小胖子打得撲通一聲摔倒在地上。

所有人這才知道,前來挑釁的張揚原來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

喬鵬飛站起身,他緩步走向張揚,雖然張揚一出場就表現出強悍的實力,可喬鵬飛并不害怕,他四歲開始習武,師從京城八卦大師史滄海,是史滄海諸多弟子中最出類拔萃的一個,八卦掌以行步為主,喬鵬飛腳步沉穩,兩腿如剪,行步如趟泥,他雖然年輕,八卦掌卻已經頗具火候。

張揚看到他的步法,已經知道喬鵬飛是武功高手,心中越發對此人產生了鄙視,一個習武者竟然齷齪到去騷擾一位少女,此人的品性實在不敢恭維。

喬鵬飛一言不發,揮掌向張揚推去,八卦掌以掌為法,以走為用,溶踢打摔拿為一體,循循相生無有窮盡。避正就斜,順勢順勁,虛實莫測,脫身化影。柔則綿里藏針,沾粘隨化;剛則冷彈崩炸,迅如閃電驚雷。喬鵬飛的出手之中已經將身法步法掌法巧妙地融為一體,看似平淡無奇的一掌,實則蘊含了全身的力量,他想要一掌將張揚擊出門外。

張揚揚起右手,和喬鵬飛對了一掌,雙掌交錯,發出蓬!地一聲悶響,喬鵬飛身體晃了晃,張揚的表情卻依然如古井不波。喬鵬飛化推為劈,變招神速,以掌為刀劈向張揚的頸部。

張揚以右腳為軸,身體倏然旋轉,巧妙地躲過喬鵬飛的劈掌,身軀轉到喬鵬飛后方,喬鵬飛應變速度也是奇快,他向前跨出一步,轉過身來,這一來和張揚來了個位置上的互換。

張揚冷哼一聲,緊握右拳,強大的氣勢從周身彌散而出,其勢如虎,其形如龍,一動如風,正是升龍拳中的一式,龍霆震怒,他出拳的速度雖然不是極快,可是喬鵬飛卻感覺到面前的空氣似乎被壓榨起來,視野也出現了瞬間的扭曲,他深知這一拳的威力,雙掌交錯試圖封住張揚威猛無匹的一拳,然而他的內力比起張揚終究還是遜色不少,被張揚一拳擊中手臂,感覺到一股海潮般的力量從他的臂膀傳到他的全身,再也立足不穩,騰空向后飛了出去,后背撞在門板之上,竟然將門板撞飛,落地之后居然沒有摔倒,踉踉蹌蹌倒退了數步,靠在圍欄之上方才立足身形。

不等喬鵬飛站穩,張揚已經快步跟上,喬鵬飛倉促之中揮掌向他心口攻去,被張揚一把將手臂托起,然后一拳擊中他的左肋,喬鵬飛悶哼一聲,捂著左肋向后又退了幾步,和端著啤酒走過來的服務員撞在一處,啤酒瓶掉了一地,玻璃碎裂的聲音吸引了大廳內的諸多目光。

張揚根本不給喬鵬飛反應的時間,快步沖了出去,一腳踹在他的小腹之上,喬鵬飛再度撞在護欄之上,將木質護欄撞斷,身體從二樓摔了下去,正摔在下方的魚池之中,整個人宛如落湯雞一般,張揚出手保留了一些分寸,所以喬鵬飛并沒有受到重傷,可在大庭廣眾之下,被張揚打得連還手之力都沒有,這對一向高傲的喬鵬飛而言,簡直是奇恥大辱,他從水池中站了起來,宛如野獸一般怒吼起來,發瘋的沖向張揚。

張揚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竟然將他的身體整個拎了起來,風車般旋轉了一拳,一腳踢在他的身上,喬鵬飛的身體飛出撞擊在大廳內的飛天玻雕屏風之上,屏風被撞得四分五裂。

此時紫金閣的保安全都聞訊趕來,十多名保安將張揚圍在垓心,能在京城開飯店的多少都有些背景,紫金閣的背景更是非同一般,所以敢在這里打架滋事的人,從開業以來還從未有過。

樓下的動靜自然驚動了包間里面的人們,文國權和宋懷明雖然聽到了動靜卻是不動聲色,楚嫣然內心忐忑不安,手腕卻被外婆握住,杜天野無疑是最合適去看情況的那個,他湊到窗前,拉開窗簾望去,卻見大廳之中,張揚正打得不亦樂乎,心中真是哭笑不得,這廝什么人啊?打架都不分場合,今天文副總理在場,你這么干,不是公然惹麻煩嗎?

羅慧寧端起酒杯,微笑道:“嫣然,什么事啊?”她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么,可是也推測到這件事和楚嫣然有關。

楚嫣然看了看外婆,瑪格麗特看似漫不經心道:“我和嫣然去洗手間的時候遇到了一個流氓滋擾,所以張揚就去給他出氣了!”

一直在窗前看情況的杜天野忽然道:“張揚打得是喬鵬飛,天闊叔叔的兒子!”

杜山魁微微一怔,喬天闊是喬老的小兒子,也是海軍航空兵部司令員,中將軍銜,在杜山魁沒有隱退之前曾經和他共事過,馮玉梅聽到之后,慌忙道:“天野,快去分開他們!”

杜天野正準備出門。

一直沒有說話的文國權平靜道:“年輕人自己的糾紛自己處理,咱們繼續喝酒!”

杜天野原本已經邁出的腳步不得不收了回來。

羅慧寧望了丈夫一眼,她清楚張揚的實力,這個干兒子應該不會吃虧,也就是說喬鵬飛吃虧吃定了,丈夫當然也清楚這一點,他剛才的這句話,不僅僅是站在張揚這邊為張揚出頭,而且也在向宋懷明表明一種態度。

宋懷明的表情風波不驚,今晚的這次糾紛應該是一次意外,女兒被人欺負,張揚身為她的男友,為她出頭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無論對方是誰,任何人欺負嫣然都是宋懷明無法容忍的。

文國權舉杯道:“我年少的時候,脾氣也像張揚這般沖動,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別人仗勢欺人!”

宋懷明真切感受到文國權身上所表現出的霸氣,人到了一定的位置,鋒芒無需掩飾。

此時房門被輕輕敲響,在獲得允許后,紫金閣的經理馮景量走了進來,下面的糾紛為什么而起他不知道,可客人在哪個房間他卻清清楚楚,他的父親也是某部領導,而且和文家的關系不錯,來紫金閣吃飯的都不是普通人物,馮景量很會處理這方方面面的關系,下面的糾紛是從他開業以來沒有發生過的,他不敢做主,只能來這邊求助。

馮景量走進來,文國權就知道他想干什么,微笑道:“不早了,咱們回去休息吧!”

馮景量想搭話,文國權沒理會他,轉向妻子道:“慧寧,你去看看,差不多就行了!”,看似平常的一句話,卻讓周圍人生出一番遐想,文國權讓妻子去解決這件事,而沒有讓杜天野過去,足以證明他不怕喬老,遇到這件事沒有選擇回避,而是面對,他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打人的是我文國權的干兒子,我今天占理,就打你了怎么著?

馮景量陪著羅慧寧走向大廳,其他人則從另外一邊繞過大廳離開了紫金閣。楚嫣然跟外婆說了一聲,追上了羅慧寧的步伐,她害怕張揚出事。

馮景量低聲提醒羅慧寧道:“文夫人,被打的是喬老的孫子……”

羅慧寧皺了皺眉頭,馮景量的這句話讓她感到有些反感,丈夫和喬老之間的不合由來已久,如果不是喬老的原因,丈夫早已登上正職的位置,這并非個人恩怨,而是政見不同的緣故。

喬鵬飛被張揚打得鼻青臉腫,可張大官人也有分寸,他知道來紫金閣吃飯的都不是普通人,真要是打重了,可能會引起很大的麻煩。

羅慧寧的聲音在身后響起:“張揚,你干什么呢?”

張揚停下手,轉身笑了笑:“沒事兒!”他并沒有稱呼羅慧寧干媽,這是因為他不想借用羅慧寧的聲勢,也不想給文家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羅慧寧看了看鼻青臉腫的喬鵬飛,心中不禁想笑,可表面上卻裝出驚愕萬分的樣子:“鵬飛?怎么是你?”

喬鵬飛看到羅慧寧,又看到羅慧寧身邊的楚嫣然頓時明白了,今天晚上這個虧吃得不可謂不大。

羅慧寧向張揚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出手這么重?”這話說得極有學問,她沒說張揚打人不對,而是說張揚出手有點過重。

楚嫣然道:“這種人活該挨打!”

喬鵬飛心中又羞又恨。

馮景量慌忙打圓場道:“都是自己人就好說了!”

羅慧寧冷冷看了馮景量一眼,分明在斥責他,這里哪有你說話的份兒,她向張揚道:“趕緊走吧,別鬧了,鵬飛,你去醫院看看啊!”說完這番話,她帶著楚嫣然轉身離去。

張揚揍了喬鵬飛一頓,也出氣了,轉身跟著羅慧寧她們走了,只剩下喬鵬飛水淋淋的站在那里,臉上的表情復雜到了極點,此時他的一幫朋友方才涌了下來,其中一個竟然是王學海,王學海裝模作樣道:“怎么回事兒?我去個洗手間的功夫怎么出了這么大事情?”

喬鵬飛一言不發,默默向門外走去。

宋懷明將岳母攙上汽車,他低聲道:“媽,對不起……”

瑪格麗特看了看宋懷明,她低聲道:“懷明,我沒有怪過你,我了解我的女兒,她選擇你是因為她愛你,她的人生沒有缺憾!”

“媽!”宋懷明難以掩飾內心的感動。

瑪格麗特嘆了口氣道:“我知道嫣然因為母親的事情而逃避你,我相信,在她的心底深處并沒有恨你,這個陰影自她童年留下,很難消除的掉,不要勉強她,給她時間!”

宋懷明點了點頭。

瑪格麗特又道:“張揚是個不錯的小伙子,有膽色,有擔當,你好好教導他!”

此時羅慧寧帶著張揚和楚嫣然來到車前,楚嫣然看了父親一眼,睫毛馬上垂了下去,率先鉆入車內。

瑪格麗特從車窗內探出頭來,笑著對張揚道:“張揚,戰績如何?”

張揚從褲兜里掏出鉆表戴上:“帶著這塊表打人有些累贅!”

瑪格麗特呵呵笑了起來,她和羅慧寧禮貌的告辭,張揚也來到楚嫣然身邊坐下。

眾人各自上了自己的汽車。

羅慧寧望著閉目養神的丈夫,終于還是忍不住打破了沉靜,小聲道:“真不明白喬家小子怎么也在紫金閣!”

文國權笑道:“紫金閣這種地方遇到熟人是經常的事情。”

“鵬飛那小子也真混蛋,居然去欺負一個女孩子。”

文國權道:“年輕人喝點酒沖動也是常事,沒什么大不了的!”

羅慧寧低聲道:“張揚會不會惹麻煩?”

文國權沒有直接回答她的問題,反問道:“我是個怕麻煩的人嗎?”

羅慧寧沉默了下去,她意識到丈夫今天認張揚當干兒子絕非心血來潮,這幾年的韜光隱晦并沒有消磨掉他的雄心壯志,然而這次不快,也許只是一個開始。

喬鵬飛并不是個輕浮的紈绔子,今晚的行為源于和這幫朋友的賭約,看到楚嫣然他們這群人都感到驚艷,是王學海倡議,誰敢摸楚嫣然的屁股一下,他就出一萬塊,喬鵬飛是個驕傲的人,這種人很容易會產生自負的情緒,往往自負的人容易受到欺騙,他直到現在都不知道,在不經意之中鉆入了王學海的圈套里。在平海的一系列事件,讓王學海對張揚早已仇根深種,所以當他知道張揚也在紫金閣吃飯的時候,便產生了挑唆喬鵬飛和張揚爭斗的念頭,張揚的脾氣他還是十分了解的,他知道張揚耐不住性子,如果有人欺負了他女朋友,這廝絕不會考慮后果。

喬鵬飛又是個極度自負的人,王學海只是稍稍動了一點手腕,就讓他們兩人發生了矛盾,可王學海并沒有想到連文國權也在紫金閣,所以事情發生后,他就躲了起來,直到文國權那些人離去之后,他方才出現。

張揚當晚將楚嫣然祖孫倆送回長城飯店之后,又返回了春陽駐京辦,有老太太在一旁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就算有一親芳澤的膽子,也沒有那機會,還不如回去睡得自在。

可半夜的時候,三輛警車駛入了春陽駐京辦,敲響了張揚的房門,張揚睡眼朦朧的打開房門,卻見兩名警察神情威嚴的站在門外,張揚馬上就反應過來了,這肯定是打喬鵬飛所引起的。

“你是張揚?”

“哪個張揚啊?”張大官人故意裝糊涂。

“少給我們油腔滑調,你就是張揚!”

“知道你還問啊?”

那名個高的警察道:“跟我們走一趟吧,有人報案,你涉嫌一起毆打事件!”

張揚懶洋洋打了個哈欠道:“我沒犯法,你們也別隨便給我扣帽子。想讓我協助調查沒問題,可什么手續都沒有,就想讓我跟你們走沒門!”

“少廢話啊,跟我們走!”

張揚不屑的看了他們一眼:“我說你們沒勁了啊,大晚上的不睡覺,跑這里惡心我來了!”

這時候于小冬也聽到動靜跑了過來,看到張揚和警察發生爭執,慌忙過來勸道:“警察同志,你們有拘捕令嗎?大半夜的就想把人給帶走啊?”

張揚笑道:“屁的拘捕令,我又沒犯法,真是辛苦你們了,興師動眾的跑到這里,知道怎么回事嗎?”他拿起電話,當即給杜天野打了一個,這么晚了驚擾羅慧寧也不合適。

杜天野一聽這件事就有些惱了,喬鵬飛這個人他也認識,今晚的事情,歸根結底責任還是在他那里,而且羅慧寧都親自出面了,這小子居然還這么不懂事,竟然通過關系出動了公安機關。杜天野問明那些警察的單位,一個電話打到了他們分局,可大晚上的也找不到人,杜天野想來想去,只能給邢朝暉打了個電話。

杜天野忙著打電話的時候,三輛警車上已經下來了十一名警察,他們本以為可以輕輕松松帶走張揚,卻想不到張揚根本不吃他們那套,張揚之所以沒老老實實跟他們走,因為杜天野交代了,讓他在駐京辦等著,自己馬上就趕到。

張揚很快就認識到,自己根本拖延不到杜天野趕來的時候,四名警察過來想要強行帶走他,于小冬很勇敢的沖了上去:“干什么?你們有沒有法律觀念,總不能無緣無故就把人帶走!”

一名警察顯然有些不耐煩了,伸手推了于小冬一把:“讓開!”,于小冬也沒有什么準備,也沒想到這名警察竟然真的會對她出手,被推的立足不穩,頭一下就撞在了墻上,登時頭腦一陣眩暈,暈倒在地上。

一幫人都愣了,張揚看到眼前情景,頓時怒火中燒,他怒吼道:“滾開!”舉步來到于小冬面前,伸手握住她脈門,發現于小冬只是被撞得暈了過去,應該沒有什么大礙,他放下心來,環顧周圍的警察,忽然靈機一動,手指悄悄在于小冬身上點了兩下,點中她兩處要穴,讓于小冬處于龜息狀態之中,他緩緩搖了搖頭道:“她死了!”

周圍警察都是一愣,我靠,這怎么可能?剛才伸手推于小冬的那個警察怒道:“你胡說什么?”

帶隊的警官走了過來,他伸出手摸了摸于小冬的頸側,果然沒有任何的撥動,又用手探了探于小冬的鼻息,聲息全無。

駐京辦里的工作人員都被驚醒了,雖然人不多,可他們都親眼看到警察把于小冬推到,然后于小冬摔倒在地的情景,聽說于小冬死了,一個個群情激奮的沖了上來:“警察有什么了不起,警察就能草菅人命啊?”

張大官人的目的就是造成混亂,打壓對方的信心,他的目的已經初步達到,下一步就是得理不饒人了,他放下于小冬的身體,一步步走向那名推于小冬的警察:“你他媽居然殺人!”

那名警察臉都白了,他只是隨手一推,誰想到后果這么嚴重啊,他嘴唇顫抖了一下:“你胡說八道……”

“去你媽的!”張大官人宛如一頭獵豹般沖了上去,一拳就打在那警察的下頜之上,他的動作太過突然,再加上周圍警察大都被于小冬莫名其妙死去的事情給震撼了,沒有反應過來,眼睜睜看著同伴被張揚一拳給打倒在地。

在同伴倒地之后,十名警察馬上反應了過來,他們向張揚圍攏上去。

張揚冷笑道:“怎么?殺了一個還不夠,還想對我下手啊?”

此時一輛軍用吉普車飛速駛入駐京辦內,從車上跳下來兩個人,正是邢朝暉和杜天野,杜天野怒道:“誰負責這次行動?”

那名帶隊的警察走了過去:“我!”

杜天野掃了一眼他的警號:“把拘捕令給我拿出來!”

“沒有!”

“沒有就是擅自行動!”邢朝暉一改昔日臉上彌勒佛一樣的笑容,他威嚴十足的邁著四方步走了過去:“都是程志偉的部下吧?我還當什么人這么霸道!”他說起的名字正是分局局長。

帶隊警察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妙了,他的口氣緩和了一些:“梁副局長讓我們調查一起斗毆事件!”

邢朝暉不無嘲諷道:“調查一起斗毆事件,你們就來了十一個人,你們分局的警力還真是富裕,梁聯合哪根筋搭錯了?”他拿出手機,直接撥打了分局局長程志偉的電話。

杜天野來到于小冬面前,他看到于小冬一動不動毫無聲息的樣子也嚇了一跳:“怎么了?”,幾名圍在一旁的駐京辦工作人員充滿悲傷的答道:“被他們打死了!”

杜天野頓時怒火填膺,雖然張揚曾經想要撮合他和于小冬,他對于小冬也沒什么想法,可這一年多以來,他和于小冬也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杜天野怒道:“誰干的?”

沒人回答,剛才推倒于小冬的那位已經被張揚一拳給打暈了,此刻正一動不動躺在地上呢。

杜天野一字一句道:“你們一個都別想逃脫責任!”

程志偉被從熟睡中吵醒,接通電話就聽到邢朝暉的興師問罪聲:“你們警察隨便殺人啊?”

程志偉愣了,隨即很快就聽出這是邢朝暉的聲音,他和邢朝暉是老戰友,有些錯愕的問道:“你發什么神經?大半夜的胡說什么?”

邢朝暉這才把發生的事情說了,程志偉聽完就意識到這次闖大禍了,慌忙起身道:“我馬上到!”

掛上邢朝暉的電話,他一邊出門一邊把電話打給了組織這場行動的副局長梁聯合。

梁聯合剛剛接到匯報,正想給程志偉打電話呢,這件事跟喬鵬飛的關系不大,梁聯合是喬鵬飛的師兄,今晚和喬鵬飛一起吃飯的人中,還有一位他們同門的小師弟,看到喬鵬飛吃虧,于是悄悄給梁聯合打電話,身為師兄的梁聯合當然要為師弟出氣,其中也有梁聯合想討好喬家的因素在內,可梁聯合并沒有想到事情的背后會這么復雜,直到現在他仍然沒有意識到。

程志偉也沒有跟梁聯合多說,只是讓他馬上趕往春陽駐京辦處理這件事。

梁聯合聽到出了人命就有些后悔了,他能夠當上這個分局副局長多虧了喬家,所以喬鵬飛有了事情,他責無旁貸的替他出面,可沒想到會搞出人命,根據初步了解的情況,國安局和中紀委的人都被牽涉進來了,這事情有些大,他開始感到后悔,當時只顧著討好喬鵬飛,沒注意了解張揚的背景。一個能夠讓國安局某局局長半夜親臨現場的人,絕不是普通人物。

梁聯合幾乎和程志偉同時趕到,他們走下警車,看到現場來了一輛救護車,急救醫生正在給于小冬檢查,那位醫生很仔細很認真的檢查了一通,然后臉色凝重的站起身,搖了搖頭道:“對不起,我們無能為力!”他的話等于確認了于小冬的死亡。

張揚心中暗罵這廝是個庸醫,連龜息和死亡都分不出來,不過人家要是真能分出來,他的詭計也就無法得逞了。

程志偉狠狠瞪了梁聯合一眼,對他的不滿已經不言自明,程志偉來到邢朝暉面前:“老邢,怎么回事?”

邢朝暉冷笑道:“你問我,我還問你呢?你們出動十多名警察,到春陽駐京辦來抓人,沒有搜查令,沒有拘捕令,就想把張揚給帶走,人家也是國家干部,副處級,有你們這么干的嗎?”

梁聯合走了過來:“他和一起斗毆事件有關……”

杜天野一聽就怒了:“什么斗毆事件?你是說今晚紫金閣的事情?我在場啊,事情已經解決了?你這么說什么意思?喬鵬飛報案了?”

梁聯合神情尷尬無比。

程志偉聽到這件事涉及到喬鵬飛,也不覺微微一怔,他低聲道:“到底怎么回事?”

梁聯合總不能說自己想為師弟出頭吧。

邢朝暉眼光老辣,已經看出梁聯合根本不知道內情,十有**是想通過這件事討好喬家,他低聲道:“喬鵬飛是喬老的孫子吧?”他停頓了一下又道:“其實人家打架根本輪不到我們管!”他壓低聲音道:“難道你們不知道張揚是文副總理的干兒子?”

梁聯合聽到這件事,恨不能反手抽自己倆嘴巴子,麻痹的,我他媽這不是多事嗎?人家倆太子爺鬧別扭,皇帝不急,我這個太監急個毛?

程志偉望著梁聯合道:“這事兒得有個交代!”

梁聯合點了點頭,他反應很快,轉身厲聲道:“把肇事警察給我銬起來,我們警察隊伍中決不允許野蠻執法的情況出現!”

那名被張揚一拳打暈的警察,剛剛醒了過來,就被銬起來塞到了警車里,執行這次行動的警察一個個都窩著火,這次行動是你梁局下命的,現在出了人命,你就把我們往前面推啊,什么人啊!可人家官大,這些小警察一個個敢怒不敢言。

張揚走了過來,他望著梁聯合道:“是你下令抓我的吧?”

梁聯合這會兒已經清楚了他的背景,自然也就沒有了開始下令抓人的氣魄,他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道:“可能是有些誤會……”

張揚冷冷打斷他的話道:“誤會兩個字就可以謀殺一條生命?我要你給我一個交代!”

梁聯合無言以對,過了好一會兒方才道:“對不起!”

程志偉道:“張主任,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會好好處理,早日給大家一個合理的交代!”他讓兩名警察將于小冬的尸體帶走。

可就在那兩名警察靠近于小冬身邊的時候,于小冬竟然從地上一下坐了起來,人嚇人嚇死人,非但周圍人不少人嚇得驚呼起來,首當其沖的兩名警察嚇得面無人色,一屁股就坐倒在地上。

張揚心中這個樂啊,看來自己的內力還是大打折扣,于小冬躺了不到一個小時穴道就自動解開了。

于小冬看到這么多人圍著自己也是微微一怔,回想起剛才的情景,只當是自己撞在墻上暈了,她起身道:“你們是哪個部門的,我要投訴你們!”

她的死而復生讓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感到最輕松地還是梁聯合,如果今晚于小冬真的死了,那么他的麻煩可就大了,他現在心中自有一個聲音那就是謝天謝地,今晚的這些麻煩都是他自找的,跟他原本沒有任何的關系。

對梁聯合而言今晚可謂是一波三折,最初他想替師弟喬鵬飛出頭,給張揚一點教訓,用這樣的方式討好喬家,可他沒有仔細調查過張揚的背景,也沒有考慮到今晚的行動過程中會發生于小冬死亡的意外,剛才他懊悔到了極點,可于小冬又死而復生,心情的大起大落讓他現在再也沒有介入其中的心思,哪怕是做出讓步,低下高傲的頭顱也心甘情愿,只要自己能夠抽身事外,這是個大麻煩,以他現在的身份,惹不起,也玩不起。所以梁聯合很誠懇的給于小冬道歉,并向張揚解釋今晚是誤會,雖然他解釋的很牽強,可還是表現出鑿鑿誠意,張揚賺足了面子,加上程志偉和邢朝暉又是老戰友,也沒必要做得太過分。

梁聯合親自收隊之后,局長程志偉也有些無奈,今晚的事情搞得他們分局上下灰溜溜的,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三點多鐘了,程志偉正準備告辭離開,邢朝暉卻道:“我都餓了,反正都遇上了,好在又沒出什么大事,走!我請你們吃夜市!”

于小冬道:“去我們食堂吧,我大難不死,隨便弄幾個小菜,你們嘗嘗!”

邢朝暉表示同意。

經分局這么一折騰,張揚也睡意全無,和杜宇峰、程志偉在小餐廳里坐了,邢朝暉來了興致,親自去廚房里弄了幾個小菜,在于小冬的幫助下很快就把菜弄好了。

春陽駐京辦不缺好酒,尤其是佳節之前,于小冬拿了一箱十五年茅臺,然后就回去睡了。

杜天野端起酒杯道:“剛才真把我嚇壞了,我以為于主任真死了!”他也感覺到這件事蹊蹺,懷疑十有**和張揚有關,可張揚不承認,當著程志偉的面他也不好問。

程志偉端起酒杯道:“大家都是老朋友了,今晚的事情的確是個誤會,來!我代表分局給張主任道個歉!”

張揚笑著端起酒杯跟程志偉碰了碰,四人飲盡了這杯酒之后,張揚方才道:“那位梁副局長不會平白無故的針對我,程局長能給我透露點信息嗎?”

程志偉面露難色。

邢朝暉有些不滿的瞪了他一眼道:“事情既然過去了,大家誰都不會追究,坐在一張桌上,大家就是朋友,別把自己當什么局長,少拿出你的官架子!”

程志偉笑道:“其實沒什么大事,梁聯合和喬鵬飛是師兄弟!”他將這件事說出來等于把事情挑明了,他在告訴張揚,并不是梁聯合想搞你,真正的原因還是你和喬鵬飛的矛盾。

張揚不屑的撇撇嘴。

杜天野對今晚發生的事情最為清楚,他低聲道:“事情過去就算了,沒必要總糾纏下去!”

邢朝暉嘆了口氣道:“喬老的這個孫子是個惹事精,他的哥哥姐姐我都認識,沒一個像他這么不懂事的!”說到這里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對了,喬夢媛你知道不,喬鵬飛的堂妹,京城名媛,她和平海前省長許常德的公子許嘉勇訂婚了!”

杜天野皺了皺眉頭,許常德的事情中紀委已經在內部做了通報,他實在搞不懂,喬老怎么會同意他的寶貝孫女和許嘉勇訂婚,這樁婚事顯得有些倉促,讓人感到突然,很多人都認為許嘉勇和喬夢媛訂婚是看在她家庭背景的前提下,各家都有本難念的經,高層領導也不例外。

張揚對許嘉勇和誰訂婚并沒有任何興趣,如果不是喬鵬飛惹到了自己的頭上,他也不會去招惹喬家,不過他已經意識到,自己打喬鵬飛的事情,一定會給他招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今晚梁聯合的強出頭,只是一個開始,假如被其他人知道,會不會利用這件事做文章?而被打的喬鵬飛,難道就肯忍氣吞聲,就此罷手?答案顯然是否定的。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