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新的征程(二)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段澤濤遇到的是自己的校友,這次和他一起報名分到山南來的“江南大學第二大美女”李梅,雖然在學校里兩人打交道比較少,但此時他鄉遇故人,段澤濤自然很高興,連忙主動和她打招呼。

李梅看到段澤濤,美目里閃過一絲別樣的神采,嘴里卻只是淡淡地問道:“段澤濤,你的手續辦好了嗎?”。

“辦好了,分到古林縣去掛職,你也是來報到的吧,快去吧,到三樓找綜合干部科的劉科長,咱們是校友,以后要常聯系啊!”。

兩人閑扯了幾句,段澤濤因為還要趕到古林縣去就告別了李梅急匆匆地走了,沒有注意到李梅一直目送著他的背影離去,直到看不見了才幽幽地嘆了一口氣進來政府辦公大樓。

李梅上了樓,卻沒有去找綜合干部科的劉科長,而是直接進了張小川的辦公室,張小川見到李梅居然從辦公桌前站了起來,笑容滿面地迎了出來,“小梅來了,老領導昨晚給我打電話了,說你今天要來報到,我琢磨著也該到了,幾年沒見,我們的小梅都長成大美女了。”。

李梅嬌嗔道:“張叔叔又拿我開玩笑,我以后可就是你手下的兵了,你可要罩著我啊。”。

兩人拉了一會兒家常,李梅提出想到古林縣去掛職鍛煉,“古林縣?!”,張小川腦海里不自覺地閃過段澤濤那張英氣勃發的俊臉,他仿佛猜到了點什么,頗為玩味地笑著搖搖頭道:“這可不行,老領導給我打電話時說了,讓你來山南市是他的底線,能讓你來山南還是因為我在這里能照顧你。要不然我再給老領導打電話問問?”。

李梅沉默了,她知道自己那個強勢的父親是絕不可能同意自己去縣里掛職鍛煉的,即便是此次來山南也是她和家里大吵了一場不惜以斷絕父女關系相威脅才爭取來的。

李梅沉默了一會兒又道:“那我想請張叔叔幫個忙,我的一個同學這次分配到古林縣掛職鍛煉,你能不能給他打個招呼,讓下面關照一下。”。

張小川的猜想被證實了,在他看來段澤濤和李梅男才女貌,的確是很般配的一對,但他在李梅父親手下多年,非常清楚以老領導的性格不可能同意自己的女兒和一個完全沒有背景的年輕人在一起,這注定是一段沒有結果的感情。

他暗嘆了一口氣,問道:“哦,你說的是小段吧,你和他是什么關系?你是為了他才申請來山南的吧?!”。

李梅慌亂地答道:“我。。。我和他什么關系也沒有,我只是覺得他很有才華,不應該被埋沒。。。別告訴我父親,求你了,張叔叔!”。

張小川站了起來,來回踱著步,沉吟了一會兒道:“好吧,我可以幫你打這個電話,也可以不告訴你父親,但你也得答應我,如果沒有得到你父親的同意,你要和這個年輕人保持距離,要不然老領導怪罪下來,我也很難做的。”。

李梅緊咬著紅唇點了點頭,張小川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當著李梅的面打給了古林縣縣委書記馬福貴,“福貴書記好啊,我張小川啊,有這么個事啊,我們組織部派了個年輕干部到你們古林縣掛職鍛煉,叫段澤濤,這個年輕人很優秀啊,你要多關注一下。”。

馬福貴接到張小川的電話很意外,這個段澤濤到底是何許人物啊?!竟然能讓素有“冷面部長”之稱的張小川親自打電話來關照,不過這正是拉近和張小川關系的好機會,自然不敢怠慢,立刻給古林縣委組織部打電話,告訴他們如果有個叫段澤濤的年輕人來報到,立刻帶他直接來自己辦公室。

段澤濤并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已經被這個電話悄然改變,他正坐在山南開往古林的中巴車上,一路的路況很差,不過四十幾公里的路程卻足足開了一個多小時,到古林縣城已經是下午兩點多了。

段澤濤連午飯也沒有來得及吃,匆匆趕到古林縣委組織部報到,組織部的工作人員早接到縣委書記馬福貴的電話,組織部長姜漢坤親自帶著段澤濤來到馬福貴的辦公室。

馬福貴見到段澤濤兩人,從辦公桌后站了起來,主動伸出手來用力握住段澤濤的手搖了搖,爽朗地笑道:“這就是小段同志吧,果然是青年才俊啊,我們這里正需要你這樣的優秀大學生來充實我們的年輕干部隊伍啊。”。

段澤濤對馬福貴的過度熱情有些不適應,他實在想不通自己一個普通的大學畢業生如何會受到縣委書記的如此禮遇,別說他,就是一旁的姜漢坤也很是詫異,做為馬福貴的嫡系,他還沒見過馬福貴對哪個年輕干部這么熱情過。

馬福貴招呼兩人坐下,又讓秘書小林倒了茶,這才轉頭對姜漢坤說道:“漢坤同志,小段這樣優秀的高學歷年輕干部,我們要重點培養,我看是不是先安排到縣委辦鍛煉一下,等過了試用期再安排到更重要的工作崗位。”。

姜漢坤自然不會表示什么異議,但是段澤濤卻并不愿意去縣委辦,他放棄了去省政府機關,就是想做番實事,而不是在文山會海中蹉跎歲月,他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馬書記,感謝您對我的照顧,可是我還是想到最基層去做一番實事,最好能下到鄉鎮去。”。

馬福貴有些錯愕,不過他很快釋然了,在他想來,段澤濤一定是省里某個**的子弟,來下面來鍍下金,沒吃過苦,又覺得鄉下新鮮好玩,所以才會堅持要下鄉,等他吃了苦自然就會想調上來了,自己那時再把他調上來,更能贏得他的感激,反正在自己這一畝三分地里,自己要提拔一個人還不簡單嘛。

因此他毫不以為意,反而表揚段澤濤道:“小段覺悟很高嘛,不怕艱苦下基層,值得我們全縣的年輕干部學習啊,漢坤同志你要好好抓一下這個典型啊,我看這樣吧,就把小段放在上林鄉吧,離縣城也近,今天已經晚了,我讓小林安排你先在縣委招待所住一晚,明天就麻煩漢坤同志親自跑一趟上林鄉,送小段下去,也給他打打氣。”。

馬福貴安排秘書小林帶著段澤濤先去安排住宿,自己則是親自將他送到辦公室外。這一幕恰好被前來找他談事的縣長劉明正看到,劉明正和馬福貴貌合神離,兩人明爭暗斗多年,誰也奈何不了誰,此時見馬福貴如此重視這個年輕人,不禁多看了段澤濤幾眼,心中暗想回去要讓秘書去查查這年輕人的底,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

小林跟隨馬福貴有好幾年了,這當秘書的個個都是人精,見自己的老板都對段澤濤如此禮遇,對待段澤濤的態度自然是無比熱情,甚至有些刻意討好。

“段少,你這是第一次來古林縣吧,晚上要是馬書記準我假,我帶你四處逛逛。”

“林哥,論資歷你是前輩,論級別你比我高,論年紀你也比我年長,怎么著也該我叫你大哥才對,如果林哥不嫌小弟愚鈍,就叫我小濤好了,我初來乍到以后少不了要麻煩林哥你呢!”,段澤濤拿出芙蓉王,遞了一根給小林,能交好縣委書記的秘書,段澤濤自然不愿放過這樣的好機會。

在小林心中已把段澤濤劃入**子弟的行列,見他擺出如此低姿態,自是大喜過望,接過煙點上,拍著段澤濤的肩膀道:“我癡長幾歲,就厚顏做了這個大哥了,在這古林縣我還是認識幾個人的,以后有事只管說話。”.

有縣委書記的秘書親自安排,縣委招待所的經理自然是刻意巴結,給段澤濤安排了一間豪華套房,小林將段澤濤安排妥當后道:“小濤你休息一下,我先過去了,晚上我來接你吃飯。”。

說是縣委招待所,但里面的房間裝修卻十分豪華,比之外面的星級賓館也絲毫不差,顛簸了一路,段澤濤也覺得有些累了,洗了個熱水澡,竟然靠在床頭睡著了。

小林回去,把請段澤濤吃飯的事和馬福貴說了,本來馬福貴還想親自請段澤濤吃晚飯,想想這樣未免太著像了,由小林替自己出面更好,既不會冷落了段澤濤,自己的也不至于太丟份。

馬福貴連連夸獎小林會辦事,想了想又對小林說道:“反正我這邊也沒什么事了,你就先過去好了,讓辦公室給你派個車。”,想想還是不妥,“算了,還是別讓辦公室派車了,你給公安局老劉打個電話,讓他開車和你們一起去,小段剛到我們古林,以后生活上有什么困難,可以讓老劉多關照一下,以后老劉要進步,說不定還要這小段幫忙呢。”。

馬福貴說的老劉是縣公安局局長劉衛國,也是馬福貴的嫡系,本來馬福貴想提拔他做政法委書記,卻因為縣長劉明正的強烈反對而流產了,馬福貴是想讓劉衛國借段澤濤搭上張小川的線,如果能讓劉衛國當上政法委書記,那自己在縣委常委會上的力量就可以壓過劉明正了。

小林給劉衛國打了電話,又把馬福貴的原話給轉達了一遍,劉衛國聽說段澤濤能幫助自己進步,對這個未曾謀面的‘**子弟’越發好奇,立刻飛車到縣委接了小林,兩人一起趕往縣委招待所接段澤濤。

段澤濤剛躺一會兒,就聽到門外小林在叫,打開門一看,見小林和一個身著警服的中年男子站在門外,不待小林介紹,劉衛國就一個健步上前,用雙手緊緊握住段澤濤的手道:“這就是澤濤同志吧,我是縣公安局的劉衛國,請多多關照!”。

段澤濤被劉衛國的熱情搞得有些摸不著頭腦,自己一個普通大學畢業生,憑什么關照一縣的公安局長,不過今天他已經見怪不怪了,和小林交換了一下眼神,爽朗地笑道:“劉局客氣了,我到了你的地盤,該你關照我才對,林哥是我大哥,他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如果劉局不見外的話,我就叫你劉哥好了。”。

一席話說得小林和劉衛國都覺得倍有面子,對段澤濤這個‘**子弟’越發有好感了,三人客套了一番,就坐上了劉明正的車,找地方吃飯去了。

段澤濤見車沒在縣城停留,卻往城外開去,有些好奇地問道:“林哥,我們不是去吃飯嗎?怎么往城外開啊?”,小林笑道:“縣城里的飯店吃來吃去就那幾樣,又人多眼雜,哥哥帶你去個好地方。”。

車一直出了城,開了大概四、五公里,遠遠見到路旁樹了一個“夢里水鄉渡假村”的廣告牌,順著一旁的小路拐進去,不遠就看到一個用竹籬笆圍起的小院,里面有幾棟別致的小樓。

劉衛國把車直接開進了小院,三人剛下車,就聽到一個略微有一些沙啞臃懶,卻帶著一種奇異魅力的嬌媚聲音從身后傳來:“喲,這是什么風把我們縣里的大秘和公安局長大人吹來了啊?!”。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