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分離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驀然,江小雪身子抖了幾下,表情變得極為亢奮,一雙潔白的小手,拉著段澤濤的頭發,用力地向上拉扯著,唇邊發出一些破碎的音符。

(此處刪去500字)江小雪痛呼一聲,如八爪魚般將段澤濤死死盤住,兩行晶瑩的眼淚悄然滑落,段澤濤感覺有什么東西被捅破了,連忙停了動作,憐惜地吻去江小雪白玉般精致臉頰上的淚珠。

(此處刪去200字)江小雪委屈到了極點,淚水撲簌而下,強忍著疼痛,生澀地迎合著他,喉間不時地發出痛楚的嬌啼,那雙雪白修長的**,用力地蹬踹著,白嫩的腳面已然繃得筆直。

因為擔心有人來,兩人很快草草收場了,很多小說里喜歡把男女間的第一次寫得如何**迭起,如何水ru交融,其實那純屬扯蛋,在女方第一次高度緊張的情況下,根本不可能有太多的快感,更多的象是完成了一種儀式,男方宣布了對某塊領土的主權,女方完成了由女孩到女人的轉變。

江小雪掏出隨身帶的餐巾紙,遞了幾張給段澤濤,見段澤濤看得目不轉睛,嬌羞道:“不許看,壞東西!”,段澤濤見到雪白的餐巾紙,落紅點點,心中的柔軟處一顫,溫柔地將江小雪摟在懷里,“小雪,我會一輩子對你好的。”。

江小雪將頭輕輕靠在段澤濤肩上,憧憬著兩人的美好未來,柔聲說道:“澤濤,聽說你分配到省政府機關了,真好,我們都留在了省城,就不用分開了,我把我們的事和我媽說了,她讓我有空帶你回家看看。。。”。

段澤濤身體一僵,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跟江小雪坦白,“小雪,對不起,我放棄了選送省政府機關的機會,我決定報名去山南!”。

江小雪一顫,猛地站了起來,不敢置信地望著段澤濤,顫聲怒道:“去山南?!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啊?!你心里到底有沒有我?!你去了山南那我怎么辦啊?!。。。”,說著她轉身抽泣起來。

段澤濤從后面將江小雪緊緊抱住,江小雪賭氣掙扎了一下,沒掙脫也就不動了,段澤濤柔聲說道:“小雪,我認真想過了,我去省政府機關,沒有關系根本混不出什么名堂,山南雖然條件艱苦,但那里起點低,更能施展我的才華,你給我三年時間,我向你保證,只要三年,我一定會做出一番成績給你看,無論怎樣,我是不會讓人把你從我身邊奪走的!”。

江小雪緩緩轉過頭,望著段澤濤如刀削般俊朗堅毅的臉龐,眼睛里閃著自信堅定的目光,不禁也有些迷醉,自己喜歡的不正是他的這份自信和雄心壯志嗎?雖然仍有些氣惱他不跟自己商量就獨自做了決定,但她也清楚段澤濤的性格,一旦做了決定,就是九頭牛也拉不回來,只得幽幽的嘆了一口氣,不再說什么。

兩人又溫存了一會兒,終究心里有了疙瘩,氣氛并不太好,就下了后山,各自回宿舍去了。

段澤濤回到宿舍,寢室里的哥們大都去和老鄉聚會去了,只有潭宏一個人在寢室里對著電腦在打“紅色警戒”,這時候能買得起電腦的大學生并不多,潭宏的老爸在中石化江南省分公司當老總,家里經濟條件不錯,也是全班第一個買電腦的。

見段澤濤進來,潭宏立刻丟了游戲,猥瑣地笑著走了過來,搓著手急問道:“怎么樣?!怎么樣?!把她給辦了沒有?給哥們說說,說說!”,段澤濤沒好氣地對他翻了個白眼道:“辦你妹喲,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下半身動物啊!”。

潭宏厚顏笑道:“我是沒有妹妹啊,有妹妹讓你辦了也無所謂,咱倆誰跟誰啊,誒,你不會是不行吧?!”,“你才不行呢!牲口!”,段澤濤掏出沒用的兩百塊錢還給潭宏。

“你先拿著唄,我又不急用。”,潭宏將錢扔在桌上,見套了半天沒套到猛料,又回到電腦旁繼續奮戰,過了半天見段澤濤躺在床上仰頭看床板不說話,覺得有些怪異,又抬起頭問道:“你怎么了,分到省政府機關應該高興才對啊,是不是和江小雪吵架了?!”。

段澤濤沒有做聲,過了半天才悠悠地說了一句:“我報名去山南自治區了!”,潭宏猛地跳了起來,大聲嚷道:“什么?!你報名去山南自治區了?!我說哥們,你沒病吧!”,說著伸手去摸段澤濤的額頭,段澤濤擋開潭宏的手,目光灼灼地望著他說道:“我說真的,已經決定了!”。

潭宏知道這下段澤濤不是開玩笑了,沉默了一下又問道:“你和江小雪說了嗎?”,“嗯!”,段澤濤點點頭,這下潭宏知道段澤濤為什么悶悶不樂了,他拿起床上的衣服套上,又抓起桌上的兩百塊錢,不由分說地將躺在床上的段澤濤一把拉起來,“走,喝酒去!”。

這頓酒兩人一共干掉了三件啤酒,都喝得大醉,酒桌上潭宏再沒提半句關于分配的事,兩人談起段澤濤幫潭宏舞弊差點被老師抓到的那次驚險,談起了兩人喝醉了一起跑到宿舍樓的頂樓撒尿,談起了因為路上遇到一個長頭發的‘人妖’兩人打賭到底是男生還是女生足足跟了幾里路,談起了那次在食堂有人插段澤濤的隊潭宏跑來抱不平,最后混戰一團,談起了潭宏的歷任女友,談起了江小雪,談起了。。。

兩人喝醉了一會兒笑,一會兒哭,引得過路的學生紛紛側目而視,最后還是老大孫連勝、老三袁西東正好路過看到,才把兩人給弄回宿舍。

接下來的日子就是畢業典禮還有數不清的聚餐會,老鄉的聚餐會,學生會的聚餐會,同班的聚餐會。。。離別在即,傷感是難免的,段澤濤在學校的人緣還不錯,每天都被灌得大醉,日子倒也過得快。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在全校的畢業典禮上,江南大學校長張宏遠點明表揚了段澤濤,說他放棄選送省政府機關的大好機會,自愿報名去邊遠的山南自治區支邊,號召全校學生向他學習,這一消息在同學中間掀起軒然大波,大部分人說他是腦袋進水了,也有人說他是嘩眾取寵,尤其是胡希同更是在背后冷嘲熱諷。這些段澤濤當然不會放在心上。

山南自治區組織部這次在江南大學的招聘只有區區不到十人報名,除了段澤濤外,其余幾個大都是山南本地人,令段澤濤意外的是江南大學另一位校花與江小雪并稱江南大學“絕代雙嬌”的李梅也報了名。

李梅的美麗和江小雪是兩種完全不同的類型,江小雪是屬于小巧玲瓏的那種精致的美,就象芭比娃娃一樣,李梅卻是屬于性感火辣型的美,身高足有一米七多,魔鬼身材,天使臉蛋,讓人站在她面前就會忍不住心跳加快,偏生她的性格又十分冷傲,對任何男生都不假顏色,看她的衣著應該家境不錯,不知為何會報名去邊遠的山南。

因為分屬不同的系,段澤濤和李梅沒有太多的交集,只是在學校組織的辯論大賽和文娛晚會上打過幾次交道,算是認識,見面也會點點頭,段澤濤覺得李梅看自己時眼里總有些什么內容,他當然不會自作多情就以為人家對他有好感,再說了他有了江小雪就已經很滿足了。

分別的時候終于來臨了,段澤濤要先回一趟家再去山南組織部報道,潭宏和老三袁西東還有江小雪送他上火車,江小雪哭得跟淚人似的,潭宏知道他倆有話說,拉著袁西東躲到了一邊。

段澤濤輕擁著江小雪柔聲說道:“小傻瓜,我又不是不回來了,還記得我們的三年之約嗎?你給我三年時間,我一定會用成績來說服你的父母,讓他們同意我們在一起的!”。

火車開了,江小雪追著火車跑流著淚用力揮著手,直到火車看不見了還不愿離去,段澤濤透過車玻璃看著窗外那個漸行漸遠越來越小的俏麗身影,眼淚也不自覺地下來了,小雪,你一定要等著我啊,錯過了前世,今生我一定不會再讓你離開!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