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重生后的選擇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段澤濤慢慢蘇醒過來,意識慢慢回到腦海,破舊的上下鋪木床,雜亂無章堆滿各種書籍和資料的書桌,還有屋角擺放的一排排熱水瓶和洋鐵皮水桶,入眼的一切是那樣的熟悉,又有點陌生,說熟悉,是因為這和自己大學時的寢室太像了,說陌生,是因為這畢竟是太久遠的事了,自己大學畢業也有十幾年吧。

自己不是在做夢吧?!段澤濤用力拍了拍有些暈呼呼的腦袋,有些茫然地從床上坐了起來,掃視四周,想弄清楚自己到底在哪里,突然,書桌上的一本臺歷定住了他的眼球,那上面赫然印著:公歷一九九七年五月!

段澤濤驚呆了!自己回到了十五年前,也就是自己大學剛畢業的時候!發生什么事了?自己這是重生了嗎?!一連串的問題接踵而來,他用力捏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傳來的劇痛提醒段澤濤這絕不是在做夢!他的神經開始繃緊,意識也越來越清醒,開始極力回想,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記憶如書頁般翻起,他大學畢業后,分到政府機關混了四年,因為他耿直的性格一直不被上級所喜,坐了四年冷板凳,他毅然辭職下海,幾番拼搏,創立了夢想集團,巔峰時期公司資產達到十幾億,但在一次項目競爭中他得罪了“紅三代”江子龍,最后在資本和權利的斗爭中,他敗下陣了,而江子龍卻并不放過他,派殺手偽造車禍追殺他,結果。。。

記憶在這里終止了,重生了!自己居然重生了!被網絡重生小說禍害不淺的段澤濤從前世的悲憤記憶中回過神來,開心地笑了起來,開玩笑,重生啊,這可比抽中500萬的福彩大獎難多了。段澤濤用力揮了揮拳頭,既然老天爺給了自己再來一次的機會,自己當然要好好把握。

寢室里一個人也沒有,臨近畢業,大家都在為工作的事忙碌,前世自己做為品學兼優的三好學生,又是學生會主席,獲得了選送省政府機關的機會,這個讓同學都十分眼熱的選擇卻讓段澤濤白白蹉跎了四年的光陰,這一世自己又該如何選擇呢。

呆在空無一人的寢室里有點無聊,段澤濤決定出去走走,走到樓下,見宿舍前的布告欄前圍滿了人,段澤濤擠進去一看,原來是山南自治區組織部來江南大學招聘基層干部的招聘啟事。

“切,這么鳥不拉屎的地方,只有腦袋秀逗了的人才會去吧!”,旁邊一個長滿青春痘的‘眼睛男’不屑地搖搖頭道,很快圍在布告欄前的人群都意興闌珊地散去了。

山南自治區是江南省最貧窮的一個地區,條件十分艱苦,據說那里很多農民連溫飽問題都沒解決,而江南大學做為全國重點大學,分配去向都還是比較好的,難怪同學們都沒什么興趣,不過段澤濤注意到,招聘啟事中提到此次招聘的基層干部試用期滿立刻解決副科級待遇,看得出山南自治區組織部對此次招聘還是十分重視的。

進入政壇副科級是個最基本的門檻,很多人在政府機關混了一輩子都沒能邁過這個門檻,前世段澤濤在省政府機關混了四年還只是個普通科員,所以他很清楚副科級對于一個想從政的人意味著什么,前世他在資本和權利的斗爭中敗下陣來,這個教訓讓段澤濤意識到,在華夏國你要想真正掌控自己的命運,從政或許才是最好的選擇。后世流傳著一句話叫“一流的人才在政界,二流的人才在商界,三流的人才在學術界”,想到這里,段澤濤不禁對這個招聘啟事有些意動。

正沉思間,身后有人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喲,我們的大主席看什么看得這么入神呢,你不是想去山南那個窮山惡水的地方吧?!”,不用回頭,聽這陰陽怪氣的聲音段澤濤就知道說話的是自己的同班同學胡希同。

這家伙長得白白凈凈,戴副金絲眼鏡,頗有幾分儒雅氣質,卻是一肚子壞水,段澤濤在學習成績和學生會職務上一直壓他一頭,讓他十分嫉恨,平時沒少在背后說段澤濤的壞話,前世他和段澤濤一起分到省政府機關,因為善于溜須拍馬又有個在省政府當處長的老爸,一年后就提了副科,小人得志后的他沒少欺壓段澤濤,段澤濤后來辭職下海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看不慣他那副嘴臉。

再世為人的段澤濤當然不會和這樣的小人置氣,淡淡地笑笑道:“沒什么,隨便看看,有事嗎?”,胡希同看著段澤濤那自信淡定的笑容心里越發不舒服,卻也無可奈何,訕訕地說道:“系里的張書記讓你去他辦公室一趟,應該是為了分配的事,你可要請客啊!”。

“哦,謝謝!”,段澤濤又是淡淡地一笑,轉身向系教師辦公大樓走去,胡希同看著他的背影,恨恨地吐了一口唾沫:“神氣什么,鄉巴佬!”。

來到系黨總支書記張新明的辦公室,門沒關,張書記正埋頭在辦公桌前批閱文件,段澤濤禮貌地在門上敲了兩下,走了進去,“張書記,您找我啊?”。

張新明抬起頭,臉上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對段澤濤這個品學兼優的得意門生,他是從心眼里十分喜歡和欣賞的,正因為如此他才頂住重重壓力,將系里唯一的兩個選送省政府機關的名額留了一個給了段澤濤,“澤濤同學來了,坐吧!”。

張新明將選送省政府機關的事對段澤濤說了,“澤濤同學,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因為你在校期間優秀的成績和良好的表現,所以我推薦了你,希望你走上新的工作崗位后,努力工作,為母校爭光!”。

能進省政府機關,這在所有的大學畢業生眼中無疑是個天上掉下來的金飯碗,但前世在政府機關混過的段澤濤卻并不喜歡這份工作,每天一張報紙一杯茶,挖空心思往上爬,這對想做一番實事的段澤濤來說并不是好的選擇,他思索了一下,毅然道:“張書記,謝謝你對我的推薦,我更想做一番實事,機關單位不適合我,我想報名去山南自治區!”。

張新明吃驚地睜大眼睛,“你想去山南?!澤濤同學,你可要考慮清楚哦,進省政府機關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事啊,年輕人有闖勁是好的,但等你到了社會上你就會發現現實是殘酷的,要不然你先回去好好考慮一下,別急著做決定!”。

段澤濤堅定地搖搖頭:“張書記,我已經考慮得很清楚了,我知道山南很貧窮,條件很艱苦,但正因為如此,那里才更需要我們這些大學生,國家培養了我,我就要到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張新明仔細打量著眼前這個朝氣蓬勃意氣風發的青年,從他堅毅的眼神中看到了昔日自己年輕時的影子,他站了起來,走到段澤濤面前,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有些感慨地說道:“好!很好!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就不再多說什么了,希望有一天,我會以有你這樣一個學生而驕傲!”。

從張新明辦公室出來,段澤濤覺得腳步格外的輕快,自己做了一個和前世截然不同的選擇,會有怎樣的一片天地等著自己呢,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加快了自己的腳步。

回到寢室,室友們大都回來了,老二潭宏一見到段澤濤,迎面就對著他的胸口擂了一拳,用他那特有的大嗓門嚷道:“老六,你可回來了,我們正在說你呢,聽說你被選送省政府機關了,沒說的啊,晚上一條街新新餐館請客,今后就是省政府領導了,不宰你宰誰啊!”,寢室里按年紀大小排了座次,段澤濤排老六,雖然不是親兄弟,卻比親兄弟還親,尤其是死黨潭宏,在段澤濤人生低谷的時候沒少幫忙。

其他弟兄也都跟著起哄,見到這些久違的弟兄們,段澤濤也有些心情激蕩,前世在商場爾虞我詐,真正交心的朋友的還是這幾個同寢室的兄弟,雖然有幾個象老大孫連勝、老四姜云川、老七周云波因為離得遠聯系得少,但也聚過幾次,每次都是一醉方休,那是真正的放開心懷。

段澤濤把自己的褲兜一翻,掏出里面的一百五十塊錢對桌上一拍,“打土豪分財產呢,這是我的全部資產了,你們看著辦吧!”,潭宏拿起五十塊,將剩余的一百塊塞回段澤濤的口袋,將手里的錢揚了揚,“不夠的,我墊上!”。

正笑鬧間,突然大家都不作聲了,潭宏慌亂地到床鋪上找衣服往自己的光膀子上套,段澤濤詫異地回頭一看,一個俏生生的倩影正在站在門口抿著嘴笑呢。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