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水到渠未成(二)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小佳,你爸爸、媽媽會不會讓我進門?”

小佳有些猶豫地道:“我也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了。”

上一次查出信件的時候,父母的暴怒之色猶在眼前,這一次沒有和父母商量,就將父母堅決反對的男朋友帶回家,在工廠工作了二十多年、性格直爽有些急躁的父母會做出什么舉動,小佳不敢猜想。

侯衛東摸了摸身份證和二百元錢,暗道:“不準我進門,我就回益楊,或者就去睡旅館,不知道沙州的旅館貴不貴?”這次離校,需要辦一些事情,家里就額外地給了一些費用,因此,侯衛東身上還帶著一百五十元錢,想來住旅館、吃小面和回益楊的車費是夠了。

“人死卵朝天,怕個屌。”侯大勇為自己打了打氣,又道:“小佳,放心,不管什么情況,我都會把握好的。”

想到可能發生的暴風雨,小佳臉色頗有些沉重,漂亮的眉毛擰在了一塊,想了半天,她道:“見面是遲早的事情,躲也躲不過。”她緊緊地握著侯衛東的手,道:“不管發生什么事,我們總會在一起的,我們要有信心。”

“有信心嗎?”想著三個小時的車程,侯衛東從小佳的父母的角度來想問題,暗道:“站在他們的角度,一個在益楊,一個在沙州,結婚以后就會兩地分居,這就必然要考慮到調動的事情,可是沙州是老牌工業強市,益楊屬于沙州的下轄縣,無論那一方面,和沙州相比差得太遠,要想從益楊調入沙州,沒有特殊的關系,難上加難。”

想到這一點,侯衛東對于這次沙河之行的信心就有些消減,他意識到了自己的軟弱,連忙為自己打氣:“我是沙州學院畢業的優秀學生,一定會干出一番事業來,他們沒有理由拒絕一位好女婿。”

當大客車進入了沙河城區,寬闊的大道、高檔的綠化樹,林立的高樓,一溜煙而過的小車,再次讓侯衛東有些氣緊,信心再一次減弱,他挺了挺胸膛,道:“人死卵朝天,我是侯衛東,沙州學院的優秀畢業生,怕個屁。”

經過了一座大橋,小佳指著大河對面的一片廠區,道:“我爸爸媽媽就在這個廠里,沙州十強企業。”

等到汽車*站,侯衛東向著兩個面熟的同學打了一個招呼,便提著小佳的一個大箱子,朝著車站外走去。

小佳家中經濟條件不錯,在同學中比起來,她花錢也算大手大腳,畢業前,她就將學院里的用品全部送給了守門的楊大姐。三年多來,楊大姐對小佳頗有關照,只要是楊大姐值班,小佳就可以安心地和侯衛東在操場轉圈,即使晚一些,楊大姐也會痛快地開門,從來不板著臉挑刺,當然,這也和小佳平時常常送些小零食給楊大姐有關。

走了十多分鐘,經過了沙河電影院,電影院外面打著大幅的廣告:最新美國大片——亡命天涯,主演——哈里森福特(HarrisonFord)……Dr.RichardKimbl、湯米李瓊斯(TommyLeeJones)……SamuelGerard。

侯衛東聽說過這部大片,就稍緩了腳步,強自笑道:“若今天順利,我們晚上就要看電影。”

兩人進了一個小巷道,約莫走了二、三百米,小佳停住腳步,用手朝前指了指,道:“前面灰樓就是我家。”侯衛東有些緊張,問道:“你爸、你媽真的很歷害嗎,若是他們不讓我進門怎么辦?”小佳也考慮到這個問題,她想了一會,就道:“那我先上樓,給他們直說,看他們的態度。”

小佳背著一個小包就上了樓,將侯衛東一個人丟在了樓下。侯衛東在學院時,和小佳約會,常常體會到時間如金梭和銀梭一般穿得飛快,而站在樓下,他體會到度日如年的感覺,他再一次體會到愛恩斯坦相對論的萬分正確性。

這是廠區的家屬樓,所有住戶都在一個單位上班,彼此都十分熟悉,他們見到一個陌生人提著箱子站在門道口,就知道肯定是哪一家的親戚,從他身邊經過、進入樓道的人,都情不自禁地回頭打量了侯衛東一番。

也不知時間過了多久,小佳從樓道上走了下來,她臉上是一幅要哭的表情,走到侯衛東面前,道:“他們讓你上去。”

侯衛東在心中舒了一口氣,道:“態度如何。”

“不好。”

侯衛東放下去的心又猛地提了起來,嘴唇干燥得歷害,他從褲子口袋里取出一句香煙,這是十元錢一包的紅塔山,對于學生來說,這已是十分高檔的好煙了,侯衛東撕開包裝,這樣就便于取出香煙,然后再放進褲包里,他咬了咬牙,道:“走,上去吧。”

防盜門虛掩著,里面傳來一陣西北風的歌聲,“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大風從坡上刮過。”侯衛東嗓門大,比較擅長這西北風,可是如今聽到這西北風,只覺得煩躁異常。

小佳把門打開,換上了拖鞋,又給侯衛東拿了一雙,當侯衛東將重重的箱子提進屋,就見到一對中年男女面無表情地坐在沙發上,眼光根本不朝門外看,就盯著電視不轉眼。

客廳中間電視開著,又是另一首歌,傅笛聲在里面頗有些氣勢地唱道:“眾人劃漿喲,開啊開大船。”

“張叔叔,羅阿姨,你們好,我叫侯衛東,是小佳的同學。”侯衛東放下箱子以后,就來到屋子中間,恭敬地做起了自我介紹。

八十年代國營工廠的家屬樓,都屬于小巧玲瓏的類型,三口之家能分到一套六十多平米的二室一廳的住房,代表著住房的主人在廠里混得不錯,小佳的家就是典型的國營之家。

屋子小,兩面皆有窗,采光相當地不錯,但是,屋內空氣就如凝結一般,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中年夫妻抱著手,嚴肅地坐在沙發上,雖然沒有拒絕侯衛東進屋,卻也沒有給他好臉色看,侯衛東作完自我介紹以后,夫妻倆仍然不著一語,就讓他尷尬地站著。

侯衛東雖然沒有傳說中的王者之氣,也沒有讓女孩子一見就變成花癡的魅力,可是他畢竟是沙州學院政法系的風云人物,校學生會的得力干將,正所謂,情人眼里出西施,在小佳眼里,他是極為優秀的男孩子。如今看著心愛的情郎被父母晾了起來,便心痛起來,她扯了扯侯衛東的衣角,道:“衛東,坐到這里來。”

對于女兒小佳的行為,父母視若不見。

等到侯衛東坐下之后,小佳主動地遞了一杯水過來,侯衛東喝了一口涼水,快要燃起來的心肺舒服無比,從褲子口袋里取過紅塔山,抽了一支出來,遞給坐在沙發上的小佳爸爸,道:“張叔,抽煙。”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