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瘋狂之夜(四)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小佳的眼淚滾落如炒得焦脆的碗豆,砸在地上似乎“叭嗒、叭嗒”直響,侯衛東心里忽然焦慮起來,在山上,他肯定刺傷了人,可是到底刺到哪里,傷情如何,皆心中無數,若將人刺死,麻煩就大了,這個念頭始終纏在他腦中,讓他心里發虛,也就沒有心情去安慰抽泣中的小佳。

兩人就這樣呆坐著,恰好在這時,蓮池北端傳來一陣哭聲,一個看起來喝醉了的女子伸手抓住一位身材頗為高大的男子,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道:“你要跟著我走。”那個男子侯衛東認識,是傳媒系的帥哥,也是出名的大眾情人,他看上去很清醒,尷尬地似圖帶女友離開,卻沒有成功。

離別之夜,哭幾聲實在正常,蓮池里坐著多是準備各奔一方的情侶們,見到此情此景,也不勸解,各自沉浸在自己的傷心事中,幸福的生活相似的,分手的痛苦卻各有各的不同。

沙州學院雖在號稱充滿著愛心,卻滿是懲罰人性的規定,十一點,各樓的燈同時熄滅,三三二二的老師如臨大敵,在操場邊、樹林里搜尋,將難解難分的情侶們勸回了寢室。

侯衛東見山上的人沒有出現,心中稍定,則可判斷山上青年沒有大礙,他握緊了小佳的手,道:“熄燈了,回吧。”

當各樓的燈光熄滅以后,守在排球場外的副院長濟道林下意識地看了看手表,對著保衛處的胡處長道:“你的人準備好沒有,記住,這是非常時刻,要以教育為主,實在鬧得歷害的,你記住名字,明天扣發畢業證。”胡處長知道離別之夜將有許多畢業生將瘋狂發泄,也是考驗保衛處工作能力的時候,為此,他特別提出了保衛方案,動員了各系有威望的老師,組成了許多小組,分散到各樓層中,以此來控制事態。

濟道林副院長看過時間,剛剛把手放下,排球場東面的法政系和傳媒系男生樓最先發難,一只水瓶不知從那個窗口扔了出來,在地面上發出了“砰”地一聲,水瓶的破裂聲就是一聲信號,法政系和傳媒系的畢業男生們早就做好了充分準備,迎這個離別之夜的最后狂歡。

侯衛東寢室里共有五人,蔣大力、陳樹、劉坤、錢海洋和侯衛東,蔣大力等人手里拿著爛桶、墨水瓶等能夠發出巨響的東西,聽到水瓶爆開的聲音之后,如吃了興奮劑一般,朝窗外一陣猛砸。

侯衛東一直想著小山之事,如果將人捅死了,后果如何,對于法政系的學生來說,心里實在清楚得很,就算是正當防衛,不用負刑事責任,也將影響到自己的分配,或許將極大地影響到自己的前程。他有些漠然地看著陳樹將用了四年的從來不保溫的水瓶砸了下去,卻沒有心情將自己腳下放著的大桶往下扔。

保衛處胡處長尖利聲音在樓底下響起,“誰扔的,不想要畢業證了。”胡處長這種威脅每年都要響起一次,其蒼白和無奈早就被同學們摸得一清二楚,回應他的是幾乎所有窗口飛出來的各式雜物。

很快,排球場另一側的女生樓也開始響應,但是她們的勁頭遠不如男生樓,只有一些小物件叮當地落在地上,只是女生有另外的終極武器,她們的喊叫聲如轟炸珍珠港的日本飛機,將沙州學院的天空刺得千瘡百孔。

類似于騷亂的炸烈聲持續了幾分鐘,隨著四處響起各系老師或慈祥或嚴歷的聲音,窗口扔出的雜物漸漸少了,樓道上各系主任帶著大小干部和老師也開始在各個房間里竄來竄去,苦頭婆心地做著工作,不時地將香煙發給熟悉的同學。

第一波次的狂歡就算結束了。

蔣大力意猶未盡,等到守在宿舍的民法老師一走,他就對侯衛東道:“東瓜,發什么呆,你的桶還沒有扔出去。”侯衛東不想讓人瞧出異常,就笑道:“等老師們走了,我來當發起人。”個子矮小的陳樹鬼點子最多,他溜出了寢室,一會就提了兩個水瓶過來,進了門,他一陣大笑,道:“胖子攢了兩個水瓶,準備等一會再扔,我把他偷了回來。”

教師們在樓里呆了半個多小時,看著同學們安靜了下來,就離開了學生樓。

濟道林是留校教師,他對這畢業狂歡很有些感情,當年他也曾經參加過這種狂歡,論瘋狂勁一點也不比最調皮的學生遜色,此時,他代表著學院,雖然理解同學們的行為,可是仍然不希望鬧得太兇,若出了事,總也些喜劇會向悲劇轉化。他望著從樓里快速退到排球場的老師,又看了看表,計算著今晚的瘋狂時間。

胡處長站在濟道林身邊,道:“濟院長,你回去早些休息吧,看來今天晚上沒有什么大事了。”胡處長和濟道林同齡,兩人一起留校,都是三十三歲的年紀,可是濟道林已做到了副院長,他還是一個不痛不癢的保衛處長,心里有怨言,面上卻絲毫也不敢帶出來。濟道林搖搖頭,道:“再等等。”

濟道林不走,所有老師也就不好離開,都在排球場等著。

侯衛東伸出頭,借著路燈,見到樓下一片民狼籍,全是砸碎的破桶爛瓶子,便抓起自己用了四年的飯盒,使勁地朝外扔去。蔣大力見侯衛東動手,跳起來,抓起陳樹從胖子手中偷來的水瓶,就朝窗外扔去。陳樹個子雖小,卻是一個不肯吃虧的角色,他罵道:“蔣光頭,給我留一個。”

第二波次的狂歡又被點燃了。

隔壁傳來了胖子殺豬一樣的吼聲:“他媽的,誰把我的水瓶偷了。”

當“叮當”之聲終于停了下來,濟道林緊繃的臉就松了下來,又抬手看了看表,他手上戴了一只極為貴重的名表,與他的冷靜氣質相得益彰,很有些貴族的味道,他不動聲色地道:“十二點十五分結束,和去年差不多,老師們可以回家休息了。”

第二天起床,經歷過瘋狂的509寢室地五條好漢,各自沉默地收拾起自己的東西,共同生活了四年,其間雖然也有小小的不愉快,可是畢竟沒有利益沖突,五人的感情還是不錯,雖然不至于為了分手而哭泣,心中也有些堵得慌。

提著各自物品出了男生樓,踩著亂七八糟的碎片,來到了排球場,排球場外停了許多大車,上面標著到東陽、沙河等城市的名字,侯衛東看著小佳提著個小包從女生樓出來,便趕緊迎了過去,所有的同學都在尋著各自要坐的汽車,一時也顧不上告別。

樹倒猢猻散,似乎就是說是離校之時的情景。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