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瘋狂之夜(三)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離校前夜,緩緩流動的熱風,樹林深處不知名的蟲子在孜孜不倦地鳴叫,湖水中晃動的燈光,構成了一幅讓人難以忘卻的風景。

侯衛東對小佳情緒波動極為了解,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只有她閉著嘴不說話,就意味著情緒不佳,為何情緒不佳,自然不言而喻,侯衛東將一只手伸手小佳的衣服里,從后面握住了小佳的小巧乳房,輕輕地撫摸著,小佳微微仰著頭,乳頭已有些發硬。

過了一會,侯衛東又劍拔弩張,直直地抵在小佳背上,他湊在小佳耳邊道:“我又行了。”

小佳溫順地躺在了床單上,侯衛東則跪在床單上,慢慢地將小佳的裙子向上卷,大腿就一點一點露了出來,在月光下如白玉一般溫潤,小佳向來喜歡運動,羽毛球和排球的水平都很是不錯,還是學校排球隊的隊員,長期運動,讓小佳腿形特別地勻稱,這是侯衛東的最愛。

小佳忽然覺得大腿被蚊子咬了一下,便“啪”地打了一下,山蚊子個頭大,嘴長,勁足,行動靈敏,聽得風聲,嗡地一聲就逃之夭夭了。

侯衛東正在心跳加速,忽然響起了一聲流里流氣的聲音,“又有好戲看了?”

三個人影突然從灌木叢后面跳了下來,他們三人正坐在山頂上捕捉獵物,卻一無所獲,正在失望之機,突然聽見了“啪”地一聲,三人就明白獵物出現了。

“這個地方真是隱蔽,你們還真會挑地方,老實交待,在這里干了幾回了,表演給我們看看。”

這小山上發生過好幾次社會青年欺負情侶的事情,侯衛東作為糾察隊長,曾經在保衛處長的帶領之下,潛伏在山中,準備捉個現行,但是相請不如偶遇,在畢業前一天,已經離任的糾察副隊長終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只是這個機會出現得極不合時宜。

聽到這個聲音,侯衛東心中一緊,他將腿邊的匕首握在手中,將小佳拉了起來,小佳穿的是兩件套的裙裝,此時,這種服裝的優越性就表現得淋漓盡致,很方便地站起身,衣冠嚴整如初,她哆嗦著站地侯衛東身后,牙齒不由自主地打起戰來。

一名高個子上前走了一步,指著侯衛東,低聲道:“滾到一邊去,敢亂喊亂動,捅死你們。”

侯衛東強自讓自己鎮定下來,他身上有二百元錢,這是明天的車費,他就摸出一百元,盡量讓自己平靜下來,道:“我們是學生,沒有錢,身上只有一百塊,全部給你們,讓我們走。”

那高個子揚了揚手上的刀,威脅道:“把錢給我,你站在下面去,不許走,老子辦完事,你帶女朋友回去,若要喊叫,一刀捅死你的女朋友。”

這是明明白白地劫色了,侯衛東知道今日之事無法善了,心一橫,就假裝害怕地道:“求求你們了,我把錢給你。”一邊說一邊就往上走。

侯衛東在初中、高中時是校田徑隊的,大學又是散打隊的,訓練數年,身體極為強健,而且田徑隊的學生多是調皮膽大之輩,成績都排在班級的后面,只有侯衛東學習成績算得上中等,是田徑隊的一個另類,可是身為田徑隊的一員,又看著周潤發的《英雄本色》長大,腳指尖都充滿著激情,他就跟著田徑隊的朋友打了不少野架,并不是不堪一擊的書呆子菜鳥。

三個社會青年都沒有注意到侯衛東在說話間*近,他們在這以前已經嘗過了不少甜頭了,只有刀子一亮,大多數學生情侶就會變成呆雞,任由他們胡作非為,幾年來,只有一對男女敢于反抗,膽子也就越來越大。

侯衛東*近了高個子身邊,猛然發難,一刀刺向他的大腿,他只感覺匕首遇到了阻力,高個子青年慘叫了一聲,他得理不饒人,瘋狂地揮動著匕首,罵道:“日死你媽,不要命的上來。”只聽“哎約”一聲,又一名男子被匕首劃中,殺豬般叫了起來,另一名沒有受傷的人見勢不好,一點也不講義氣,撤腿就朝林子里跑。

有小佳在身旁,又不知對方到底有幾人,侯衛東也不敢戀戰,拉著小佳飛一般地往下跑,人的潛能是無限的,遇到這種緊急情況,兩人縫溝跳溝遇坎跳坎,竟然如跨欄一樣行云流水,等下了山,站在小路上,見沒有人追下來,小佳雙腿一軟,就坐倒在地。

“快走,他們追下來就麻煩了。”侯衛東將小佳拉了起來,順著小道一陣小跑,來到了操場邊緣,操場上有著數十隊情侶,或坐或走。

進入了操場,見無人追趕,侯衛東這才停了下來,平靜下來以后,他感到一陣陣后怕,有些慌亂地問道:“把人捅死沒有?”接連又問了幾遍“把人捅死沒有?”小佳花容失色,帶著哭腔道:“我不知道。”

兩人有些惶恐不安地站在操場中間,侯衛東發現手里還緊緊握著匕首,就道:“我得把刀扔了。”他學的是政法專業,知道這把匕首一定不能留,就細細地用衣服把刀上的指紋擦去,道:“我們到蓮池去,把刀扔進蓮池,就打不到兇器了。”

到蓮池邊,見四周無人,侯衛東便矮下身子,將刀子扔進水中,侯衛東慢慢平靜下來,為自己打氣道:“人死卵朝天,不想這事了。”人死卵朝天是室友蔣大力的口頭語,每次他膽大妄為之時,總用這個俗語來打氣,經過四年耳濡目染,侯衛東也將此話說得極為順口,說了也怪,每次說了這句粗口,膽氣就壯了不少。

還未到統一關燈時間,操場上依然人影晃動,侯衛東就道:“若山上的流氓被捅成重傷,一定要從蓮池經過,才能到校醫院,我們守在蓮池,觀察一會,若沒有人受傷的人過蓮池,說明傷情不重,我也就安心了。”因為最近的醫院是學院附屬醫院,到附屬醫院則必須要經過蓮池,侯衛東就準備在蓮池里觀察動靜。

來到蓮池旁邊的一個小吃店里,里面有十幾張桌子,全被情侶們占據了。小吃店有一對音箱,這是老板最喜歡的設備,他一如既往地放著那首已經聽得爛熟的老歌:“村里有個姑娘叫小芳,長得美麗又大方,一雙美麗的大眼睛啊,辮子細又長。”

蓮池的老板認識侯衛東,就熱情地上來招呼,他見到侯衛東和小佳牽著手過來,便笑道:“侯衛東,這是你的女朋友嗎,明天就要走了,今天才帶出來,你小子還藏得深。”

沙州學院是一個比較保守的學院,向來不提倡學生談戀愛,特別是學生干部談戀愛更會受到院方無情打擊,侯衛東是頗受器重的學生干部,三年來,為了掩飾戀愛事實,侯衛東絞盡了腦汁,蓮池店的老板和侯衛東熟悉,且認識小佳,但是沒有想到兩人居然是一對。

蓮池老板從里屋給侯衛東和張小佳搬了一張茶幾,又取過兩張小板凳,利落地點了幾樣侯衛東常吃的菜,又忙著去給另一對離開的情侶結帳。

兩人在蓮池吃過東西,見沒有傷者經過,侯衛東稍稍平靜,小佳仍然有些驚魂未定。

小吃店的歌曲又傳來了老狼的聲音:“你從前總是很小心,問我借半塊橡皮……誰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誰為了做了嫁衣。”

蓮池老板拿出一包紅塔山,這是學生們能抽到了的最高檔的香煙了,遞了一支給侯衛東,道:“抽一支,益楊黨政機關來學院選拔,聽說你考了第二名。”

“嗯。”

“你小子前途無量,以后當了官,別忘記了老大哥。”

侯衛東擠出了一個笑臉,道:“什么前途無量,也就是找個工作。”蓮池老板一屁股坐了下來,道:“我有一個表哥在益楊縣委,要不要給你走走關系。”侯衛東此時心思還留在山上,也沒有心情和蓮池老板聊天,就道:“算了,等報到以后再說。”

鄰桌幾個男子喊道:“老板,算帳。”蓮池老板站起身,笑道:“找熟人走關系,可以分到城里,若把你分到胡坪、青林等大山溝,進城都要走三個小時,那就真是上山下鄉了,若要找人走關系,給我說一聲。”侯衛東敷衍道:“謝謝了。”

等到蓮池老板走了,侯衛東發現手上有些小口子,想來是從山上跑下來,被雜草劃傷的,就問道:“小佳,你被劃傷沒有。”小佳正在看著桌上一盤花生米發愣,聞言往下看了看,她“啊”地叫了一聲,眼淚水就一滴又一滴地往下掉,侯衛東低頭看去,只見小佳的小腿上被雜草拉出了縱橫交錯的無數條細口子,細口子上滲出了細小的血珠,一串串的在雪白的皮膚上分外的顯眼。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