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 渾水摸魚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葉澤濤并沒有馭空飛行,而是奔行于這片奇怪的土地。

靈氣無處不在,空氣中根本就沒有任何受到污染的情況。

葉澤濤是一個隨意而安的人,到也很快適應了這里的一切,一路行來,葉澤濤終于算是認識到了這片地域的廣大無邊,走了兩天了,一路上根本就沒有見到人跡,見到的卻有著不少自己從來沒有見到過的野獸。

甚至有一次,葉澤濤見到的一頭狼一樣的野獸還會噴吐著火焰,把他也真是嚇得不輕。

這里的花草樹木明顯長得比地球上高大無比,那種鮮艷的程度也不是地球上所能相比。

兩天中,由于這里靈氣的濃郁,葉澤濤發現自己那體內的能量不僅是下丹田完全充滿了,就連各個大穴都已充滿。

煉體術也在不知道不覺中把地第一層的煉筋層大幅進行了提升,葉澤濤上次就能夠承受那筑基巔峰的一擊,現在他甚至有一種感覺,筑基巔峰就算是連續打擊自己數次也應該承受得了。

這里果然是修煉者的天堂!

再想想自己碰上的那幾個年輕人時,葉澤濤知道自己的修為來到這里就顯得有些弱了。

葉澤濤還發現了一個新的情況,就是他的神識的增長遠比體內能量的增長來得快得多,現在神識一掃,方圓數十里地的情況都能夠進入他的意識中。

現在的神識是否擁有了金丹期的神識呢?

葉澤濤暫時也不知道這事。

經過兩天的奔行,葉澤濤也把自己的路想好了,無論如何也要進入到一個大的修煉門派里面。只有進入到了修煉門派里面。才能夠探到回歸地球的辦法。葉澤濤知道,那種到地球上的事情并不是一件小事,估計這事也得相當一層次的人才會知道。

現在對于葉澤濤來說,首要的問題就是尋找回歸之路。

當然了,葉澤濤還有一個想法,玉仙和月蘭都到了這里,他也想看看是否能夠找到這兩個學生。

也不知道那神秘的老頭到底是屬于啊一種勢力,他又為何能夠把玉仙她們帶著來到這里呢?

如果能夠找到那個門派也就更好了。可能就能夠通過那個門派重歸地球。

就在這時,葉澤濤突然就感覺到自己的神識中傳來一陣足以讓他毀滅性的強大力量正在向著他的這個方向而來。

沒有任何的猶豫,葉澤濤自然而然的就進入到了自由空間里面。

也就是葉澤濤的神識強大的好處,他剛進入自由空間,那打斗的人們已經到來了。

隨著葉澤濤進入到了自由空間,那遠處的轟鳴聲瞬間而來。

置身在那空間里面,葉澤濤手神識卻是能夠察看到外界的情況。

一個讓他震驚的場面突然就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天空中布滿了各種的飛行器,更有著大量手執各種武器與敵方拼差距的人們。

這片天空中一下子就布滿了人群和各種的飛行器。

完全就是那種飛機空戰啊!

這些人身上都是散發出道道光芒,那些攻擊打在他們的身上時,看到的是他們那身上如電能般的在爆發出耀眼光芒。

這完全就是煉金術的最高體現啊!

葉澤濤在那地球上看到楚昌平的手段就已經對煉金術稱道了。現在再看天空中的打斗情況時,他才發現那楚昌平的手段與這些人真的是無法相比。難怪楚昌平在知道了野田橫二發現他的蹤跡之后,第一時間就在逃離地球,面對著這樣的一群人,個人的力量真的不夠看。

每一個人的武器攻擊都是能量的激發,大量的攻擊轟擊在大地上,這片大地被震得讓人心跳。

人們攻擊時會打出各種的光芒,那些飛行器同樣也是能夠轟擊出各種的炮火。

雖然葉澤濤置身于這自由空間里面,同樣也感覺到這毀天滅地般的攻擊的強大。

好在他的那自由空間現在只有很小的形狀,更是有著隱藏的陣法隱藏著,要不然可能就會被那些人發現。

葉澤濤甚至看到有人硬生生的能夠承受住那飛行器的炮火轟擊而不死。

更是有人一刀下去,直接就把飛行器砍成兩半。

“去死吧!”

一個壯漢手中執著的是一把長柄大錘,掄起來朝著對方就揮了出去。

這個大漢雖然身材也跟一般人差不多,但是,其攻擊的手段卻是強大,一錘之威直接就把對方轟成了飛灰不說,更是把后方一個如同大刀型的法器打得四散分析裂。

“龐濤,你難道要挑起我們兩派的大戰?”

跟那被擊殺之人一樣穿著的一個高個子男子沖了出來,手中是一桿長槍,那長槍指著叫龐濤的人大聲吼著。

長槍之上的光芒四射,遠遠的超過了楚昌平使用的那種長槍的威力。

“夜寧山,你們敢來到我們境內,挑起事端的是你們!”龐濤毫不示弱道。

剛說了幾句話,龐濤再次揮動著大錘就砸了過去,雙方的人又在這里大戰了起來。

葉澤濤藏身在這里看著雙方的情況,特別是看到一個個的人被打得跌落在地上時,就快速的思考了起來,這是自己碰到的最有勢力的兩隊人馬了,估計很有可能就是這里某兩個大門派的高手。

自己是否要加入到他們某一個門派呢?

葉澤濤心中是猶豫的,既然到了這里當然就得盡可能的找一個大門派加入,如果是一般的門派,加入進去還不如不加入。

想了一陣,葉澤濤就發現那地上倒著大量的尸體。

也許可以從這些尸體的收藏中了解到更多的東西!

那玉簡中的內容只是對這里山川地貌的介紹,對于修煉門派的介紹并沒有,葉澤濤就把主意打到了雙方這死傷人員的身上。

葉澤濤想好之后,就非常小心地移動著那自由空間來到了一個剛才還顯得非常威風,現在已是被擊殺了的年輕人面前,其它的也不敢亂動,直接就在那里把這人的手上一個戒指摘了下來。

做完這事,葉澤濤都感到好笑,自己竟然跑到修真界做的事情是盜別人的東西了!

好在這也是無主之物了吧!

到了新的地方,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葉澤濤也不得不做一些在他看來不太合適的事情。

有了第一次,隨后做起來就自然了許多。

葉澤濤小心的移動著,不停的摘取著這些人手上的戒指。

天空中打斗的人們根本就不知道下面還有這樣的一個另類,現在是雙方都打出火來了,那龐濤和夜寧山都是金丹期的高手,兩人瘋狂的拼殺著。

一個個的高手被轟到了地上,葉澤濤也把他能夠找到的戒指和乾坤袋都收集了起來。

噫!

突然間,一個剛剛被打得跌落下來的筑基高手就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一直都在關注著的葉澤濤一聽這聲音,向著那人看去時,暗道一聲不好,趁著這里能量四射的機會,一個小型的傳送,帶著自由空間就離開了這片區域。

就在葉澤濤離開之后,打斗中的人們中就有好幾個聽到了這聲音。

“李浩,什么事情?”

“奇怪了,他們的戒指和乾坤袋呢?”

李浩明顯是想趁亂弄幾個戒指之類的東西,結果才發現了這樣的情況。

他這話不說還好,一說之下,打斗的雙方都朝著自己人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之下,憑著他們強大的神識能力,很自然的就發現了情況。

“怎么回事?”

那龐濤也是吃驚不小,大聲問了起來。

大家快速的查找了一陣,雙方的人臉色都是一變,他們在這里拼死拼活的打斗,沒想到這時卻有另外的勢力從中獲利了。

“給我四處搜!”

那夜寧山也憤怒了。

打斗的雙方瞬間停止了打斗,大家都在這片區域搜查了起來。

葉澤濤這時已通過那自由空間自帶的小型傳送陣傳送出了幾十里地方。

并沒有敢多做停留,馭使著那自由空間就快速向著遠處連續不停的傳送而去。

葉澤濤太清楚自己所做的事情了,如果讓雙方的人發現了,可能真的就走不掉了。

對于自由空間能夠在這修真界也吃得開,葉澤濤還真是沒有多大的底氣。

連續不停的傳送了一陣后,葉澤濤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樣的地方,就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更是把一塊大石打出了一個石洞后,葉澤濤把自由空間移動到了那大石里面,又把那石洞用苔類的東西偽裝了一下,這才喘了一口氣。

到了這修真界,葉澤濤就顯得非常的小心了。

這次葉澤濤弄到的空間戒指就達到了四十六個之多,乾坤袋就更多了,竟然超過了百個。

把這些東西堆放在自由空間里面的地上,葉澤濤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葉澤濤本來就是草根出身的人,到了一個新的地方,他最希望得到的就是生存的東西,關鍵是現在他并不知道這里是怎么樣的一種生活方式,得到了這樣的一些東西后,葉澤濤知道自己生存在這片土地上就沒有困難了,相信這些人帶著的東西足夠自己生存下去。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