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又一個不為外人所知的事情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葉澤濤回到華夏區后,車子是直接開進了葉澤濤的住處,把那包東西放到了一個大的保險柜里,葉澤濤坐在那里掏出了一支煙抽了起來。

今天這些事情都來得突然,要不是秦雄偉他們在渾江也有人的話,自己還真是不可能做出那么多的事情。

修煉者終于又出現了一些,還是一些外國人,這讓葉澤濤對于修煉界的事情充滿了好奇。

可能自己也算是一個異類了,雖然修煉了,卻根就不知道修煉界的事情。

華夏的老百姓會相信有這樣的事情?

吐出了一口煙霧,葉澤濤知道,老百姓聽到這事只會認為是無稽之談了。

不要說是老百姓,如果自己不是親身感受到了這些事情,又怎么可能相信存在這些事情?

有人曾經說過知識越多越反動,這話現在看來是有一定道理的,畢竟知識掌握得越多,知道的事情就越多,也就不會跟風,一些愚民的事情他們就看得更加的明白!

保險柜是專門為葉澤濤配置的,也就是為了讓他放置一些貴重物品和件才由公家搞的,一般人很難打開這柜子。

這還是那高迎的親自安排的!

葉澤濤這時也想到了躺在醫院中的高迎和一家人,下一步那高香水應該沒臉面再來勾引自己了吧!

屋里有這樣的一個大保險柜,平時葉澤濤也并不裝什么東西,有次還有意讓高香水盾到了這里面并沒有什么東西。

葉澤濤平時也有意營造一種氛圍,那就是他的屋里并不會放貴重的東西,也不會有人來注意他這里。

當然了,今天放在這里也僅只是暫時的。葉澤濤相信這種從博物館里盜出來的東西應該很敏感,研究完了之后還得轉移才行。

一天下來,葉澤濤發現這些事情真的很復雜了,現在國際城開始建設了起來,到來的各國人員都越來越多,下一步也不知道還會發生什么樣的事情。

那個朝鮮人的身上搜出來的一古舊的書葉澤濤到也很重視,他相信那朝鮮人并不會隨意就帶這樣的一書在身上。

躺在床上,葉澤濤把那書拿了出來。

全都是朝鮮的字,葉澤濤認真看了起來。

這段時間葉澤濤的外語水平已達到了一個高度。背的單詞越來越多,基的對話已沒有問題,看這樣的書就更加沒有問題。

細細的讀著,葉澤濤發現竟然是一筆記樣的書,也不知道是什么人用毛筆寫出來的。

這是一個朝鮮的修煉高手晚年所寫的游記的書。

看到是這樣的一書。葉澤濤苦笑一聲,心想還以為是一武功秘笈之類的東西,沒想到是這樣的一書!

發生了那么一些事情,難得的是拿到了一滿是朝鮮的書,葉澤濤就當是在學習朝鮮,干脆就當成一休閑的書看了起來。

毛筆字寫得非常漂亮,現在華夏人也沒幾個人寫得那么好。這個朝鮮修煉者應該在學問上也不錯。

看著看著,葉澤濤就吃了一驚,只見上面寫了下面的一些內容,女真族在發展時。首領阿骨打統一了女真族各個部落,并且在很短的時間內攻打下了遼國的北方首都上京。然后入侵并占領了漢人宋朝的大部分土地,建立了金朝,據說他有一把佩劍很厲害。伴了他一生,那書中透露了一個信息。阿骨打之所以那么厲害,是因為他身就是修煉者的原因,據說那佩劍還關系到了一處他的寶藏,里面可能存在著修煉的東西。

他更是推斷了阿骨打的佩劍可能就在這渾江附近。

看到這里,葉澤濤快速去把那保險柜打開,把那把寶劍拿了出來。

難道真是阿骨打的寶劍?如果真是他的寶劍,應該早就成為重點保護的物,又怎么可能放在渾江市的這種博物館里?

葉澤濤滿腦子都是不解。

再看看那把寶劍時,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把經歷了歲月的寶劍,看上去很是鋒利。

再看看另外的一些器物,不外就是一些女真人的古物,只是有一個金子鑄造的罐子,上面有著不少的圖形。

看了一陣,葉澤濤也沒看出有什么特別的地方。

難道懷疑這些東西關系到阿骨打的寶藏?

葉澤濤感到這事有些無稽之談了。

重新把這些東西鎖進了保險柜,葉澤濤也沒再多想這事。

第二天葉澤濤忙著處理工作上的事情,到也并沒有多去關心渾江市發生的事情,到了中午時,葉澤濤接到了郭偉全打來的電話,說是讓他過去一趟。

作為渾江市委常委的一員,書記打來了電話,葉澤濤當然得去。

坐在車上,葉澤濤看向楚志松道:“渾江的事情怎么樣了?”

“今天渾江公安局只是開了一個會,向外界通報了博物館的案件已破的情況,不過,別墅發生的死了幾個人的事情并沒有報道出來。”

楚志松很是平靜地說道。

那么多的人看到的事情竟然沒有通報!

葉澤濤多少還是有些愕然。

楚志松道:“其實,我們國家每年都有不少的事情并沒有真實的報道出來。”

他了解到的事情到也不少,說得很是平靜。

葉澤濤問道:“抓盜竊犯的事情有什么消息?”

“沒有什么消息,只是說了,是三個英國人搞的。”

很平淡的就把這件事情壓下了啊!

說話間,葉澤濤的車子已是進入到了渾江市委。

走進了渾江市委小會議室時,葉澤濤就看到有幾個陌生的領導樣的人物坐在里面,常委們也都差不多到齊了。

“葉書記,快坐下,就等你了。”

聽到郭偉全的稱呼,那穩坐在那里的領導也朝著葉澤濤微笑著點了點頭道:“都到齊了,那好,現在開會。”

郭偉全這時臉上現出嚴肅之情,看向在坐的這些常委道:“我介紹一下,這位是國家安全局特別局的副局長寧國海同志。下面,請寧局長講話。”

國安的?

葉澤濤就向著寧國海看了過去,不認真看還沒看出來,這一認真看去時,葉澤濤就發現寧副局長的身上也有著修煉過的氣息。

修煉者!

這是葉澤濤第一次發現zhèngfǔ里面的官員有著修煉的情況。

寧國海環視了一下坐在這里的人,嚴肅道:“博物館盜竊案驚到了zhōngyāng,這件事情影響極大,媒體也在跟蹤這事,相信大家也是清楚的。”

這話大家都明白,也都知道這事引起了太多的猜測。

寧國海又說道:“我們這次來到這里的一個最主要的任務就是要把這事情的影響減到最低,現在,我通報一下這件事情的情況,這件事情是由英國的不法份子造成的,三名英國盜竊犯全部擊斃,被盜的物品已安全收回了。”

葉澤濤聽到這里,心中一愣,想抬頭看一眼寧國海時,又忍了下來,并沒有抬頭,而是認真在筆記上記錄著似的。

這件事情他是最清楚的了,有一個并沒有死,那些物品也并沒有收回,怎么就說是三人都死了呢?

寧國海這時也停頓了一下,目光在大家的身上掃視了一下才接著說道:“大家都是相當一級的干部,有些話在說的時候還是要統一一下口徑的,現在有人說那些人身上會散發白光什么的,經過我們的了解,這是夜晚時光線的折shè原因造成的,也有子彈shè擊時的光線折shè情況,所以,大家不能夠去跟風,也不得傳謠,說話一定要實事求是的講!”

葉澤濤的心中又是一愣,那么多的jǐng察可是看到三個人打不死,白sè的光茫也并不是一兩個人看到啊!

這時那郭偉全嚴肅道:“寧局長說得對,穩定壓倒了一切,我們決不能再把事態擴大,記住了,是光線折shè的原因造成的,并不是什么特異的事情,我就以組織的名義提一個要求,大家下去后按寧局長他們的結論去講,誰如果搞出了事情,那就要自己去承擔責任!”

應該是寧國海跟郭偉全統一了意見了。

葉澤濤對于這種事情到也理解,如果真的把整個的事情都說了出去,這件事情可就要引起全國的哄動了,這種事情能夠這樣壓下,對大家都是有好處的。

難怪這件事情會由國安的人來處理,葉澤濤終于也明白了,為什么自己是老百姓的時候并不知道那么多的事情,搞了半天早就發生了太多的事情,只是下了封口令而已。

從這件事情上,葉澤濤也明白了,老百姓真正了解到的情況并不是太多。

常委們這時也心中明白了,發生的這件事情必須要在國安的指揮下統一口徑,都紛紛表態會按照國安的調查情況去說。

又一件不為外人所知的事情被壓下了!

葉澤濤開始時也不理解,心想那么多的人是看到的,又怎么可能壓得下去,隨之一想時,葉澤濤不得不承認,就算是這里的人知道了,只要在媒體上統一了口徑,老百姓相信的還是zhèngfǔ,又怎么可能相信那些看到的人。

葉澤濤很想知道那兩個被自己放翻的人到底怎么樣了,不過,他也知道,這事根就不能夠去詢問。

只能是把這事裝在了心里了。

第三更求月票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