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競爭并不是那么公平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大家聊了一陣也就逐漸散去。

葉澤濤起身要隨大家離開時,周小玉道:“葉同學,你等一下,我問你一點事情。”

聽到周小玉說要跟自己問一點事情,葉澤濤就重新坐了下來。

其他的幾個同學也沒多言,知道官場上還是有一些不為外人道的事情,很快就走了。

看到大家都已離去,周小玉過去把門關上,就看向了葉澤濤道:“看到沒有,班上開始復雜了!”自從兩人發生過曖昧之事,那關系就有些微妙了。

葉澤濤發現這女人有些特別的意味了,只能轉移話題道:“奇怪了,曹正飛不是請了長假嗎?”今天看到了曹正飛,葉澤濤也感到奇怪。

周小玉笑了笑道:“你啊,你混了那么多年的官場,對于官場上的事情難道還那么幼稚?曹正飛是請了長假,同時,他仍然是人大的代表,他參加這個會并無不可啊!這些都是沒有變化的。但是,有一點發生了變化了,那就是他的二叔升任了津港市委書記,進入政治局了!”..

葉澤濤這才點了點頭,自己還真是沒有想到這些事情。

官場上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曹正飛又沒開除,曹家運作一下的話,他本人臉皮夠厚時,他仍然可能回到班上。

周小玉又笑道:“他只是請了長假,并不是說就不回來,只要他二叔在位,他要重新進入黨校并不困難,只是一些運作就行了!”

“難怪幾個人在那里設計。要讓曹正飛沖鋒。我原來以為就是針對于我。現在看來,大家也明白了他的背景情況,想再次搞點事情,徹底把他剔除出黨校班啊!”

葉澤濤也是感嘆不已,這些同學做起事來也真是下得了手。

周小玉在葉澤濤的臉上看著,微笑道:“隨著曹正飛二叔的上位,曹正飛現在在班上的競爭力其實正在增強,請假而已。你看著吧,他很快就會重新回到班上!”

“他就不怕大家看不起他?”

問這話時葉澤濤也在自己暗笑自己這話的幼稚,一個混官場的人還會在意臉面?

周小玉這次是大笑了,本來就是一身裙裝,這一笑之下,全身都在顫動,那豐滿之處更是在顫動著,看得葉澤濤也是雙眼發光。

不得不說這周小玉是一個很美的少婦,她的身材也是非常棒的那種,說是不吸引人是不可能的。葉澤濤這時也想到了兩人之間那曖昧的事情。

周小玉正笑著,就看到了葉澤濤這樣看過來的目光。臉上頓時就是一紅,當然也就想到了自己當時抓住了葉澤濤的那物,雙眼下意識就朝著葉澤濤的那地方看了過去。

一看之下,突然想到自己的這目光有問題時,抬頭就看到葉澤濤看自己的目光,臉上早已是紅霞泛起。

“你!”嬌嗔中,周小玉就跳起來要掐葉澤濤。

當她掐住了葉澤濤時才發現葉澤濤并不是自己家的那些姐妹們,這樣子就更加的引人不安了。

手掐在葉澤濤的臂膀上時,周小玉卻是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葉澤濤也沒有想到對方會有這樣的動作,房門是關上的,這一下子房間里面兩人的這情況就更加的曖昧了。

葉澤濤是坐著的,周小玉是站著的,周小玉的手還是抓在了葉澤濤的手上。

鼻子中聞著從周小玉身上散發出來的香味,葉澤濤下意識要抵住周小玉掐自己的手時,那只手就握在了周小玉的手上了。

當葉澤濤的手抓住了周小玉的手時,這個可能是早就對葉澤濤的了感覺的女人竟然站在那里發呆起來。

葉澤濤在軍中也是練了好一陣,這手上的力量很大。

在抓住之時,葉澤濤的手一帶時,那發呆中的周小玉竟然就倒進了葉澤濤的懷里。

這次比起上次就更加的讓人難堪了,周小玉這次完全就是整個的人坐到了葉澤濤的腿上。

全都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周小玉驚慌之下,伸手就挽住了葉澤濤的脖子,而葉澤濤卻是伸手摟住了周小玉的腰。

房間里面一下子靜極了,兩人都驚得呆住了,誰也沒有動作。

兩人竟然就這樣差不多是摟著坐在了那里。

一個如此吸引人的女人一下子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葉澤濤感覺到自己的那關鍵的地方竟然正在發生著變化。

有的時候思想與身體的變化并不是能夠統一的,葉澤濤現在就是這樣的情況。

老天!

葉澤濤有些發懵。

周小玉就更加不堪了,想了許多可能會與葉澤濤發生的情況,卻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發生,周小玉也是過來人,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葉澤濤身體的變化,那本來就很紅的臉就更紅了。

“澤濤。”周小玉輕聲喊了一聲。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葉澤濤這時也驚醒過來,就要扶那周小玉起身。

可是,當葉澤濤要扶她起身時,也不知是從什么地方來的勇氣,周小玉竟然猛地抱住了葉澤濤,那臉上的淚水就流了下來。

這下子葉澤濤就有些手足無措了,根本想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樣的情況。

“周同學,怎么了?”

葉澤濤關心地問道。

“借你的肩膀靠靠!”

周小玉靠在了葉澤濤的肩膀上,又哭了一陣才停住了哭聲。

這時葉澤濤完全不明白這女人的情況了,只能是抱著她由她在那里哭著。

哭了一陣,周小玉主動就吻向了葉澤濤。

被這女人女哭女吻的一搞,葉澤濤本來有著的那種yù火也消失了,拍了拍周小玉的后背道:“有什么委屈就說給我聽聽嘛。”

搖了搖頭。周小玉嘆了一聲道:“都希望嫁進豪門。又有多少人明白這豪門并不是那么容易過的!”

葉澤濤多少就有些明白了。周小玉是嫁入進的盧家,她的丈夫是軍委盧副主席的兒子盧橫,那盧橫據說完全就是一個公子哥,身邊不泛美女。

“你們不是政治聯姻吧?”

葉澤濤就問了一句。

周小玉嘆了一聲道:“長輩的意志有時也能夠毀掉小輩的幻想!”

周小玉的父親周揚坤現在是總政治部的主任,周家也算是一個軍中的家族,兩者之間的聯姻到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葉澤濤也不太好多說了,這是他們兩家的事情。

“自從結婚后,我們差不多就分道揚鑣了!”

周小玉看向葉澤濤輕聲說道。

她這樣的話仿佛是告訴葉澤濤。她與她那丈夫并沒有過多的夫妻生活似的。

看看這女人的情況,葉澤濤也多少明白了她為何會那么激動的原因,估計兩口子就沒怎么有過夫妻的生活!

“澤濤,你的情況我調查過了!”周小玉說聲說了一句。

葉澤濤就是一愣,看向了周小玉。

“你其實與那鄭小柔也有夫妻的關系吧?”

周小玉就盯住葉澤濤問了起來。

這下子葉澤濤的臉sè就是一沉。

看到葉澤濤這樣的表情變化,周小玉忙道:“我并沒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就是想了解你這個人!”

葉澤濤就要站起身來。

這時周小玉就有些慌亂道:“澤濤,你別生氣,我真的是無意的,就是想了解你這個人而已。鄭小柔真的很幸福,我也很羨慕!”

周小玉這時也不管不顧了。就抱住了葉澤濤的腰。

自從上次兩人之間發生了那樣的曖昧之事后,周小玉的心中竟然就印上了葉澤濤的身影,葉澤濤在與軍人們比賽時的風采不時會呈現在她的眼前,最近對于葉澤濤就更加上心起來,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為何會這樣。

現在看到葉澤濤不高興了的時候,她的那勇氣一下子激發了出來,抱住葉澤濤生怕他離開似的。

葉澤濤這時是真的懵了,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女人竟然會有這樣的行為。

“你?”

葉澤濤看向周小玉,想問點什么,卻又一時不知道該怎么問才好。

“我沒有其他的想法,只是心中一天不見你都心慌!”

周小玉輕聲說道。對于她來說,今天說的話做的事情都是帶有著一種叛逆和瘋狂的行為了,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仿佛這樣才能夠一泄自己內心中的種種怨氣似的。

葉澤濤是一個早已明白女人的人了,聽到了周小玉的這話,葉澤濤也算是多少明白了這女人的內心,這是一個從來沒有談過戀愛的女人,想必她剛出了學校就嫁給了那盧橫了,看到盧橫做了許多的事情后,她的內心已生出了叛逆的xìng格!

有的時候,一個女人做起事來就是盲目的,根本就不會去顧及到身外的事情!

既然明白了這女人的情況,葉澤濤就知道在處理與這女人的關系上必須要慎重了,這個女人用得好就是一大助力,如果搞得不好,這種帶有著叛逆xìng格的女人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來的。

有的女人表面上看上去很矜持,很優雅,其實,她們的內心深處去是很瘋狂的存在,這樣的女人才是最難駕馭的女人!

沒想到啊!

葉澤濤還是第一次碰上了這樣的一個女人。

輕輕在周小玉的背上拍了拍,葉澤濤道:“來rì方長。”葉澤濤也沒想到自己竟然說出了這樣的兩可的話。

周小玉聽到這話,認為是葉澤濤已接納了自己,仿佛一下子全身放松了似的,那抱住葉澤濤的手也松了許多,輕嗯了一聲道:“我聽你的。”(未完待續。)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