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十三章 接上天線的蘇大昌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第一千三十三章接上天線的蘇大昌

卻說那蘇大昌回到了縣里,剛下車時,他的辦公室主任桂小任就迎了過來。

“老板,完了,剛剛縣委常委會開過了,建設局長由范保羅擔任,說是要把你安排到政協去工作。”

范保羅是王虎杰的親信,這是明顯讓他的親信頂掉自己的位子了,蘇大昌的臉色微變。

桂小任是蘇大昌最鐵的一個親信了,這次建設局班子進行調整,蘇大昌完蛋了,他同樣也要完蛋,他其實比蘇大昌還著急。

他知道蘇大昌到京城是去活動的,對外只是說蘇大昌到省城去看病。

目光在蘇大昌的臉上看著,桂小任也想看看蘇大昌到底有沒有活動好。

哼了一聲,蘇大昌道:“我到是要去問問王虎杰,他憑的是什么?”

桂小任的眼睛就是一亮,自己這個老板一直以來都以實干著稱,從來沒有敢于跟領導頂牛,這次是怎么了,上了一趟京城回來竟然就牛氣起來了!

“老板,上午剛開過常委會了,這事基本上是定局!”

蘇大昌現在底氣很足,這次到了京城看到了蘇倩影的居住情況,再看到蘇倩影軍裝都穿上了,雖然蘇倩影并沒有說出具體的情況,他卻是明白,蘇倩影現在是翻身了,反正自己有了退路,根本就沒必要怕什么。

看向桂小任,蘇大昌道:“小任,沒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如果這縣里不行了,跟著我調一個地方吧!”

桂小任正在擔心著自己的前途,聽到這話也真是放心了,看來老板是真的有了后路了。

蘇大昌也沒有回家,直接就沖著縣委而去。

縣委書記王虎杰現在的心情不錯,與原來的老書記斗了兩年,終于把對手斗下去了,隨著自己上位書記,這權勢也大漲。

抿了一口茶水,想著剛開完的常委會時,王虎杰的心情很是不錯,這是一次重新洗牌的過程,一些老書記的親信這次都被清洗了,下一步自己將牢牢的掌控這縣里的一切了!

“通知下去,這次的干部調整文件立即下發!”

對著縣委辦主任說了一句,王虎杰靠在椅子上搖了搖。

“書記,我聽到一個消息,說是那蘇大昌這次是借口到省里看病,其實是跑到了京城了!”

到京城了?

王虎杰一愣,就看向了辦公室主任。

“他有京里的關系?我怎么沒聽說過?”

“是啊,他們家的情況我們都知道的,最多也就是有一個侄女在京城而已,難道說他還有著其它的關系?”

“書記,他的情況有些不明啊,去年突然間老周就力挺他任建設局長,當時誰也沒有想到的事情!”

一聽原來的書記力挺的事情,王虎杰就有些猶豫了,看著那桌上的名單,久久停留在蘇大昌的名字上。

“你說他會不會真的有大背景?”

“難說得很。”

王虎杰就微微點頭道:“今天的會上沒有立即給他安排工作,搞了一個另有任用,這就是想看看他的能耐了!”

“是啊,聽說他今天回來。”

王虎杰在這里正在想著事情時,桌上的電話突然就響了起來,一看時,竟然是市委書記的電話。

剛一拿起來,就聽到話筒中傳來暴怒的聲音。

“王虎杰,亂彈琴!”

啪的一聲,那話筒就砸了下去。

王虎杰并不是市委書記的人,是市長一系的人,接到了這個電話時,就有些摸頭不著腦了,完全不明白市委書記為何會罵了那么一句。

別小看這句話,把王虎杰嚇得不輕,頭上的汗就冒了出來。

坐在那里,王虎杰就有些發愣。

鎮定了一下心神,王虎杰就撥打起市長席財的電話。

沒想到這電話不停的打都沒打通,對方正在通話中的情況。

這下子王虎杰越來越不安了,看向站在那里的辦公室主任,問道:“縣里沒大事發生吧?”

辦公室主任搖頭道:“沒大事啊,如果說大事的話,應該就是今天的縣委常委會了,這是全縣關注的一件大事。”

王虎杰一聽這話,神情就有些呆滯道:“難道是常委會的事情?”

說完這話,王虎杰就皺眉尋思起會上發生的事情。

過了好長時間,當王虎杰再次撥打席財的電話時,這電話也終于打通了。

“席市長,我小王,王虎杰啊!”

讓王虎杰沒有想到的是那席財一接到電話就沉聲道:“王虎杰,很好!很好!”

這話說得王虎杰的心都快跳出來了,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了。

“席市長,我有不到的地方請你指出,我一定改正!”

席財沉默了一下,這才問道:“蘇大昌是什么情況?”

突然就指出了蘇大昌,這讓王虎杰的心中亂了起來,席財這個人平時沒太多的話,也是那種寡言少語的人,但是,大家都知道,這席財非常的精明,他突然間問起了一個建設局長,這事還真是讓王虎杰擔心了。

難道蘇大昌真的有后臺?

其實,今天那席財和書記任錢東的心中都有些不安,就在昨天晚上,省委書記突然打了一個電話過來,竟然詢問的是縣里的一個建設局長的情況,雖然沒有說什么具體的東西,卻是詢問那建設局長為何要調走的事情。

接電話的是任錢東。

作為省委書記一系的人,任錢東對于省委書記的這個電話是關注的,上次就是省委書記暗示了要重用蘇大昌,這才打了電話下去暗示了一下,這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任錢東其實心中明白,這個叫蘇大昌的人肯定有著很強大的后臺,至少是能夠影響到省委書記的人。

本來這事也只有任錢東知道,他更是聽到了一些傳言,縣里要調整一些干部,是存了坐看好戲的心態,目的就是想看看縣里把蘇大昌弄掉之后怎么樣收場的事情,反正那王虎杰是席財的人。

可是,昨晚上省委書記的一個電話打來后,搞得任錢東看戲的想法都失去了,縣里面逼得那蘇大昌要調走了,這可不是一件小事,聽得出來,省委書記都不高興了。

如果說省委書記上次是隨意打來電話讓關照的話,這次又打來了電話,這就很說明問題了。

任錢東本來是打算今天來過問一下蘇大昌的事情的,完全沒有想到的是縣里上午的常委會竟然把蘇大昌的局長下了,還傳言說是要弄到政協養老去。

人家那蘇大昌才四十多歲的年齡,養什么老啊!

再想到省委書記詢問蘇大昌為何要調走的事情時。任錢東已經無法淡定了,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處理得不好的話,不要說蘇大昌背后的力量,僅只是省委書記那里就過不了這一關。

任錢東感覺省委書記也是有人打了招呼,請他關照一下蘇大昌的,現在蘇大昌竟然被人摘了帽子,這明顯就是打省委書記的臉嘛!

最難堪的還是這事發生在自己這個市里,這是自己在打省委書記的臉了。

一想到這里,任錢東的心中那怒火就在燃燒,一個電話打了過去,對著王虎杰就想罵人,最終還是忍住了。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自己只能是用最快的方式化解了,要不然就真要出大事了。

任錢東也不想隱瞞了,一個電話就打到了席財那里,這是急事,拖不得,誰也不知道省委書記的心中怎么想的,不解決這件事情就難以交待,不要說是自己,,那席財也落不了好處,現在是同舟共濟的時候了。

席財接到了任錢東的電話時,聽到了任錢東介紹那蘇大昌是省委書記關照過的人時,轉念間就明白了任錢東是想借這事搞自己一下,現在是看到這事引起了省委書記的重視了,這才找自己商量解決的辦法。

蘇大昌是省委書記暗中關照的人物,現在好了,縣里面剛剛開過的常委會上把他的帽子摘了,這事怎么交待!

省委書記震怒的后果兩人都清楚,這決不是一件小事,搞得不好,把整個的市委整治一遍都有可能。

最讓兩人擔心的還有一個事情,那就是誰也弄不清楚蘇大昌到底抱住了哪一條的粗腿,萬一沒處理好,蘇大昌背后人的突然發威的話,這可就真是天大的事情了。

打完了電話,席財正要過去與任錢東商量時,王虎杰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席財現在是屁股上都在冒火了,想到這事是王虎杰惹出來的事情時,心中的怒火同樣在燃燒。

王虎杰哪里知道這其中有那么多的內容,聽到席財詢問蘇大昌的事情時,只好說道:“蘇大昌一直跟著周常山,這次是想讓他到政協里面去工作。”

這事其實他也早就對席財說過。

“你聽著,蘇大昌的事情你們一定要安撫好,聽候市里的通知!”

席財沒那功夫再聽這事,直接就下了命令。

打完了這電話時,王虎杰就有些發愣,看向辦公室主任道:“難道蘇大昌真的有背景?”

辦公室主任正在說話時,就聽到外面叫嚷了起來。

“我就要問問他王虎杰,憑什么讓我到政協去?”

蘇大昌的聲音很大,已是傳了進來。

指名道姓的,這不是蘇大昌以前的作風啊!

王虎杰的臉色就有些難看了。(未完待續。

【注冊會員可獲私人書架,看書更方便!去讀讀】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