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三章 陳大祥的女兒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第五百三十三章陳大祥的女兒

“陳市長!”

剛走進自助餐廳,葉澤濤就意外看到了進來的陳大祥,微笑著向陳大祥招呼了一句。

陳大祥也沒有想到會碰上葉澤濤,一愣之下,臉上強露出了一絲笑意道:“是澤濤啊,你什么時候到的?”

看到葉澤濤,陳大祥的心情復雜起來。

“我剛到,陳市長到得早?”

“嗯,昨天到的,先吃飯吧。”

兩人一起走了進去。

葉澤濤有意表現出以陳大祥為首的樣子,走路時并沒有與陳大祥并排,而是慢了半步的距離。

看到葉澤濤很知進退的樣子,陳大祥心中苦笑,這個葉澤濤,表面工作做得很到位的,如果不知道情況的人,可能還真以為他很懂禮貌的!

當然了,葉澤濤這樣做也還真是讓陳大祥找到了一點市長的感覺,心情也多少好了一些。

自助餐到也豐盛,葉澤濤很快搞好了自己的飯菜,走過去就打了一個地方坐下吃了起來。

一邊吃,一邊抬頭看去時,看到這里到也有著幾十個干部在吃著,有一些人看來到也有熟人,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吃著。

應該都是這一兩天到來的同志,看來中央的決心很大,這次是一種破例的行為了!

葉澤濤在這樣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干脆就不再管別人的事情,低頭吃了起來。

陳大祥抬著飯菜遲疑了一下,還是走到了葉澤濤這桌坐下。

“對西江的情況了解了一些沒有?”陳大祥只好無話找話問道。

新到了一個地方,陳大祥同樣也不認識幾個人,見到了一同從寧海到來的葉澤濤,卻也不知怎么的,心中生出了一種親切的感覺。

“看到了一些新聞上的介紹,感覺西江的受災情況很嚴重的,中央也對西江的災情很重視。”葉澤濤并沒有說自己已經對綠蒼縣了解的情況,他也知道陳大祥肯定也有他的渠道,應該了解得并不比自己少。

陳大祥嘆道:“渠洋市受災的情況是最嚴重的,總理和書記都先后到了那地方了!”

葉澤濤道:“我在電視中看到了那地方的情況,果然是非常嚴重!”

“這還不是關鍵,關鍵的還是西江的干部隊伍是出了問題的!”陳大祥說這話時就看了看這里面吃飯的這些人。

陳大祥現在真是有些后悔了,早知道葉澤濤會跑到這里來,自己在那寧海就不該走,現在后悔也晚了!

想到這里,陳大祥就在心里嘆了一聲。

陳大祥雖然活動到了新的地方,可是,據他所知,省里面也只有一個韋系的領導,韋系雖然在打入,并不占優勢,這里的情況盤根錯節的,可想而知難度相當的大。

陳大祥這時竟然也生出了一個想法,不管葉澤濤是什么樣的一個人,他到了新的地方,到也跟自己有著一些關系,拉住了葉澤濤,到了渠洋市,自己也就算是有了一個助力,這是一個共贏的局面。

兩人很快就聊起了渠洋和綠蒼縣的一些情況。

正在兩人聊著時,陳大祥的手機響了起來。

拿起手機一看時,陳大祥的臉上就露出了高興的神情,對著手機道:“小秀,你們到了?”

對著手機說了一陣時,葉澤濤就看到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從餐廳外面走了進來。

這是兩個與葉澤濤歲數差不多的年輕人,讓葉澤濤有些吃驚的是那少女真的很美麗,也就稍弱鄭小柔一些。

“爸!”

那女孩子見到陳大祥,也不顧別人都靜靜的在這里吃飯,就大喊了一聲。

聲音到也好聽,只是,這聲大喊已是打破了這里的平靜,大家都抬頭看向了這女孩子。

這是陳大祥的女兒?

看到這個少女,葉澤濤也暗贊一聲,真是沒有看出來,陳大祥這樣子的人竟然生出了那么美的一個女兒。

陳大祥這時已是充滿了笑容,對著他的女兒招了招手。

說話間,那陳大祥的女兒已經在年輕男子的陪同下走了過來。

“爸,爾志聽說你到了西江,他無論如何也要來看看你。”

陳大祥看著那戴著一付金絲眼鏡的年輕男子微笑道:“爾志,你也真是的,你們有你們的事情,怎么能跑到這里來呢,真是影響了你的工作了!”

年輕男子溫柔地看了一眼陳大祥的女兒道:“爸,到了新的地方,有些關系我想來幫著疏通一下的。”

陳大祥就笑道:“你們還沒有吃飯吧,先隨便吃點,對付一下再說。”

這就是韋宏石的兒子?

葉澤濤向著這個年輕人看了看,感覺這年輕人除了看上去斯文一些以外,長得到也一般。

這時那韋爾志道:“小秀,你坐著,我去搞吃的。”

葉澤濤并沒有去管他們一家人的事情,埋著頭就吃了起來。

說實話,葉澤濤還真是有些餓了。

韋爾志走了以后,葉澤濤正吃著,就發現有人在看自己。

抬頭一看時,就看到那個陳大祥的女兒正在拿著自己看,就對著她笑了笑。

本就很帥氣,這一笑之下更有著一種獨特的氣質,搞得陳巧秀也一愣,對著陳大祥就問道:“這位是?”

陳大祥尷尬了一下,這才說道:“這個也是從寧海一起過來的葉澤濤同志。”

“葉澤濤?”

陳巧秀明顯是知道葉澤濤這名字的,眼睛就睜得老大,看看陳大祥,又看看葉澤濤。她是怎么也想不明白了,自己的父親怎么就與葉澤濤坐在一張桌子上吃起飯了。

不對啊,這個葉澤濤與韋家是有著太多的不和的,父親怎么就與他坐在了一起呢?

陳大祥當然也知道女兒想的是什么,臉上一紅,尷尬道:“澤濤同志也是剛到西江省的,一處來的同志嘛!”

葉澤濤并沒有去管對方有什么樣的想法,只顧著自己吃了起來。

陳巧秀就不停在葉澤濤的臉上看著,心中就在想,真是沒有想到,這葉澤濤會是那么的帥氣!

本來陳巧秀還因為韋家的事情對葉澤濤有著這樣那樣的看法,現在看到了葉澤濤的樣子,心中那種對葉澤濤的不好感一下子就去了一大半。

韋爾志這時已是抬著一些飯菜過來,對陳巧秀道:“小秀,這些是你最喜歡吃的,今天只能對付一下了,明天我們出去好好的吃一頓。”

陳巧秀看到韋爾志過來,臉上的表情快速變幻,以一種非常溫柔的表情對韋爾志道:“爾志,你也累了,坐下來喝一口水。”

韋爾志就有些興奮道:“沒事,在國外我習慣了的。”

葉澤濤這時已經吃完,微笑對陳大祥道:“陳市長,你們慢慢吃,我先走了。”

陳大祥巴不得葉澤濤趕緊離開,就高興道:“行,你先忙你的去,別管我們。”

說了這話時,還站起身來與葉澤濤握了握手。

葉澤濤走到陳巧秀身邊時,這陳巧秀也主動把手伸了過來,

葉澤濤就微笑著與陳巧秀握了握手。

那韋爾志不明白情況,也伸手握了過來。

葉澤濤的臉上一直帶著笑容,與韋爾志同樣握了握手才走了出去。

看著葉澤濤離去的背影,韋爾志道:“這誰啊?”

陳巧秀忙說道:“剛認識的,一起坐在這里吃飯的人。”

陳大祥也點了點頭道:“這次到西江省的干部較多,中央對于西江的發展是下了決心的!”

陳巧秀就說道:“爸,我聽說這西江省的情況很復雜的,你也真是的,在寧海好好的,怎么就想到要來這里了!”

陳大祥當然不能說出自己與葉澤濤的那些事情,心中發苦,真想說自己是躲葉澤濤的,沒想到又碰到了一起,只能說道:“看到了西江省的情況,我很想為西江群眾做點事情!”

韋爾志就贊嘆道:“爸的思想境界就是高!”

陳大祥矜持道:“你們還年輕,到了我們這樣的歲數時,就會看淡許多的事情了,這人啊,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總得做一些好事吧!”

韋爾志忙點頭道:“爸說得太好了!”

陳巧秀拿出一張紙巾幫韋爾志擦拭了一下額頭道:“你看看你,忙得一頭的汗!”

她那種關心的表情弄得韋爾志心情大好,笑道:“忙什么啊,應該做的,應該做的。”

陳大祥一直在觀察著,看到這情況,也暗自點頭,自己的女兒這面子上的工作還是做得好的,看來韋家這小子到也拴牢實了!

“爾志,你們也抓緊一些嘛,老人就希望早一些抱孫子的。”

陳大祥關心地說道。

韋爾志看向陳巧秀道:“我沒問題的,我們找人看了一下日子,十二月辦喜事很喜慶。”

陳大祥其實早就知道這事,說這話的目的不過就是落實一下,臉上就掛滿了笑容道:“你爸的意思怎么樣?”

韋爾韋的臉色就是一變,強笑道:“應該問題不大的。”

陳大祥心中一沉,看來韋宏石對這婚事還是不太滿意啊!

陳巧秀溫柔道:“爾志,這事我看慢慢來吧,別惹得你爸他們不高興!”

韋爾志道:“小秀,你放心,實在不行的話,我們先把證扯了,我就不相信抱著孩子他們會不認!”

陳大祥這時到是不說話了,埋頭吃著東西。

“你真好!”陳巧秀把頭靠在了韋爾志的肩膀上。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