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權貴云集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葉澤濤的這婚宴雖然在劉家人想法中還是欠缺了一些強大的力量,但是,對于一般的人來說,那可就是權貴云集的地方,隨便一個人都是部級的領導,在這樣的地方能夠見到那么多的大人物,陳鎖源就已是心神震動之極,就不要說他的秘書和龐費宇等人了,他們早已對葉澤濤敬畏之極。

當然了,另有一批人也是震得不輕,張豐和他帶來的那些服務的人,這些人哪里見過這樣的場面,看著保衛人員在各處站著,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不斷掃視時,他們都有一種腳軟的感覺。

“夢依姐,阿姨說了,她會安排加桌子的,好在這里做這些并不困難。”蘇倩影匆匆出來,對著劉夢依說道。

劉夢依微笑道:“麻煩倩影了!”

說話間,只見呼延傲博兩口子已是走了過來。

兩人的臉上都透著笑容。

葉澤濤忙上前道:“干爹、干媽,你們來了!”

趙香凌就說道:“本來早就要過來的,今天你干爹被找去談話了,搞到現在才來!”

葉澤濤眼睛一亮,看向呼延傲博道:“恭喜干爹了!”

呼延傲博臉上就有了更多的笑容道:“到什么地方工作都有著壓力的!”

這里人多,大家到是沒有過多的談事,葉澤濤卻是知道,呼延傲博有了強大的中紀委書記的運作支持,這次估計是真的要進入政治局了。

在葉澤濤和劉夢依的全身上下看看,趙香凌的目光就看向了鄭小柔。

這一看之下,趙香凌就看出明堂了,她看到鄭小柔那身裝扮竟然與劉夢依也沒有太大的差別時,心中就在想,這次看來是一起辦了!

“小柔,你爸來了沒有?”趙香凌問道。

“說是要來,還沒有到,有個會要開,應該快到了。”鄭小柔臉上帶笑說道。她今天的心情不錯,雖然劉夢依是主角,但是,能夠身著婚紗與劉夢依跟葉澤濤站在一起,她自己是把自己看成了新娘。

“哈哈,呼延書記,你先到了?”

鄭成忠這時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鄭成忠就不同于呼延傲博了,他是大家都知道進入政治局的人物,他的到來一下子就把這婚禮的份量提高了一大截,不少到來的領導們都表現出了一種尊敬。

呼延傲博看到是鄭成忠到來,忙說道:“鄭書記來了!”

鄭成忠近前與呼延傲博握手道:“談過話了?”

呼延傲博微微點了點頭,鄭成忠看了一眼葉澤濤,心想,這臭小子又有了一個強大的后臺了!

哈哈一笑,鄭成忠道:“你干兒子結婚,送了什么禮物?”

呼延傲博就笑道:“聽說華老寫了一幅字給澤濤,我送他一個筆筒好了。”

鄭成忠笑道:“小氣了!”

兩人站在這里說話時,后邊就已仿佛是排隊一般跟來了一堆人。

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鄭成忠看到今天女兒那幸福的樣子,心中苦笑,要什么樣的好男人沒有?自己的女兒怎么就這樣呢?

郁悶是郁悶,看到葉澤濤微笑站在一旁的樣子時,鄭成忠知道自己再郁悶也沒有辦法,這事只能是這樣辦了。

走到了葉澤濤的面前,鄭成忠握住葉澤濤的手道:“要善待你的女人!”

他這話就與別人不同了,大家說的都是夫妻百年好合的話,他說的卻是善待你的女人的話,別人聽不出來,葉澤濤是聽得出來的,呼延傲博有趣地看向鄭小柔,他當然也明白鄭成忠所指。

葉澤濤忙說道:“我會的。”

在葉澤濤的肩膀上輕輕拍拍,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鄭成忠微笑道:“看到你們幸福的樣子,我也很高興。”

說完話,拉著呼延傲博的手道:“我們還是進去吧。”

看到他們兩人并肩進入,一些聽到了兩人對話的人都疑惑看向兩人,更是注意到兩人在進入的時候是并肩的情況。

難道說呼延傲博進步了?

最近謠傳較多,關于呼延傲博的事情也多,現在看到這情況,大家立即就把各種的傳言綜合了一遍,心中就明白了,這次呼延傲博上位了!

有一些人更是快速判斷著新出現的情況。

葉澤濤得到了華威的肯定,這本身就是一大助力,現在如果呼延傲博又上位了,這助力就更大了,這是實實在在的助力了!

一些人已經到了一邊打著電話,也不知道他們會怎么樣傳出這樣的一個消息。

呼延傲博與鄭成忠并肩到是走進去了,趙香凌卻并沒有隨他們進去,而是把目光看向了站在一旁美艷的蘇倩影。

葉澤濤看到趙香凌看向蘇倩影的目光,就介紹道:“干媽,她叫蘇倩影,是夢依大姑認的干女兒。”

趙香凌就拉住蘇倩影笑道:“你在電視劇中扮演的角色很美,我喜歡看。”

蘇倩影臉上一紅道:“演得不好!”

趙香凌道:“真的不錯,你唱歌的聲音也非常好聽。”

說著話,向著蘇倩影全身上下看了一陣,嘴里連說不錯。

蘇倩影并不知道趙香凌為何對自己那么的熱情,想到她的丈夫是那么強大的存在時,就有著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微笑著看看蘇倩影,又看看鄭小柔,趙香凌自語道:“劉雨江還是有眼光的!”

看向葉澤濤,趙香凌問道:“澤濤,你看過小蘇演的電視劇沒有?”

葉澤濤尷尬道:“我工作有些忙!”

葉澤濤是真的沒有去看電視劇的時間。

趙香凌就微笑道:“小蘇的演技是非常到位的,有空你也看看,到時我們交流一下。”

大家聽到趙香凌這樣說話,都心中暗笑,這趙香凌看來是蘇倩影的粉絲了!

蘇倩影這時已是激動之極,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那么大的領導會對自己這樣的贊譽。

“小蘇,陪我進去吧。”趙香凌一拉蘇倩影。

看到兩人離去,葉澤濤也沒有去想其它的事情,帶著劉夢依她們忙著招呼著到來的賓客。

這時的劉棟流和黃欣也出來了,他們也沒有想到會有那么多的客人是不請自來的情況,把他們高興得不斷與大家熱情交談。

“澤濤,恭喜了!”

葉澤濤聽到聲音,看去時,急忙就跑過去道:“大哥、二哥、嫂子,你們也來了?”

到來的人全是田林喜的兒子媳婦的。

田林喜的老大田宏山在常光省任副省長,這次聽說提成了省長,他帶著愛人和一個女兒一起到來,與他一道前來的還有田林喜的二兒子田宏偉,田宏偉在京城二炮任軍長,老婆孟庭芳,女兒田小欣跟在他的身后。

田宏山微笑道:“今天你大喜的日子,我們可是要多喝幾杯的。”

葉澤濤微笑道:“師傅已進去了,我帶你們進去。”

擺了擺手,田宏山道:“我爸的脾氣臭,還是我們自己進去吧!”

對于他們的這個父親,田林喜的兩個兒子也很無奈,對待葉澤濤竟然就比對待自己的兒子還親,這也是他們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情。

還是后來田宏偉有一個分析引起了大家的重視,那就是葉澤濤在五禽戲的修煉上遠超大家,也許父親是想通過葉澤濤的這種修煉進一步的與華威建立起一種親密的關系也難說。

反正田林喜的兒子兒媳們在背后沒少分析他的心思。

在這件事情上葉澤濤到是聽田林喜講過一次,他多少有些明白田林喜的想法,田林喜認為自己的大兒子能力差了許多,能夠到省部級已是頂天了,這也是他花了大量精力扶持的結果,許多時候,一個家族不進則退,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二兒子田林喜就更加不喜歡了,他的這個二兒子差不多就聽孟家的話,被孟家隨時當槍使。

也許師傅需要自己能夠對田家有所幫助也難說。

這些想法葉澤濤快速拋到了一邊,與田家的人說著話。

對于田家,葉澤濤一直都是感恩的,他認為自己的發展主要的就是田林喜的幫助,無論什么樣的時候,他都已是把自己看成了田家的一員。

孟庭芳這時上前微笑著對葉澤濤他們道:“家里派我代表他們來參加你的婚禮,沒有什么表示的,上次收集了一幅白石老人的字畫,送給你們紀念吧。”

大家都是知道一些行情的人,知道這手筆就有些大了。

劉夢依忙說道:“太貴重了!”

葉澤濤也說道:“你們能來就很感激了!”

孟庭芳臉上帶笑道:“一點心意而已,你孟叔本來是要來的,剛好有些事情,他讓我代他恭喜你了!”

葉澤濤明白,這是孟家人想借這次的喜事修復一下關系的意思,就微笑道:“感謝孟叔的關心。”

一批批的人走了進去,看著差不多時,那劉棟流道:“差不多了,這次我們劉家算是可以長出一口氣了!”

他這是對黃欣在說話,葉澤濤還是聽得出來,今天這情況出乎了劉家人的意料,對于劉家來說就是一件好事了。

當然了,大家也心中明鏡似的,這一切都是看在葉澤濤這方力量的面子上而來,劉家是靠著女婿站起來的!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