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鄭小柔到了草海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你到草海了?”

坐在辦公室里,接到了鄭小柔的電話,葉澤濤的眼睛睜得老大。

葉澤濤根本就沒有想到鄭小柔這個時候會跑到了草海,聽到鄭小柔到了草海,還要求自己去接她時,頭都大了。

“怎么的,不來接接我?”鄭小柔笑著問道。

這事還真是要命,劉夢依現在就在草海,鄭小柔跑來干什么?

最近與鄭小柔聊天中,兩人的話題也深入了許多,甚至還會開點帶色的玩笑。

在電話中聊天是一回事,如果真實發生了事情,這事就有些頭疼了!

“好,我這就過來。”

葉澤濤知道自己不能不去接她,也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

當然了,葉澤濤通過與田林喜的一些交談,多少也有了一些猜測,心中已是七上八下的。

掛了電話,葉澤濤想了一下,覺得這事還得讓劉夢依知道才行,正在與劉家談著結婚的事情,自己偷偷跑去會鄭小柔,這事有些不地道。

葉澤濤感到這事如果在以前,瞞著劉夢依是可以的,但是,人家劉夢依和母親都到了草海來談婚事,并且婚事的進展還是那么的快,在這個時候跑去私會一個曾經與自己發生過親密關系的女人,這對劉夢依就太不公平了。

無論如何也得讓劉夢依知道,這事葉澤濤不打算瞞著劉夢依。

“夢依,鄭小柔到了草海了。”葉澤濤想了一下,就真接對劉夢依把鄭小柔到了草海的事情講了出來。

這時的劉夢依并沒有在葉澤濤的家里,而是與鄭小柔坐在了一起。

兩人其實已經談了好一陣了,鄭小柔打電話叫葉澤濤來接也的事情還是劉夢依的要求,她想看看葉澤濤會不會背著自己私會鄭小柔。

鄭小柔也很想知道在這件事情上葉澤濤是一個什么樣的想法。

算是兩人聯手要考驗一下葉澤濤的意思。

接到了葉澤濤的電話,聽到葉澤濤如實告訴了自己鄭小柔到來的事情,不知怎么的,劉夢依的心情一下子大好起來。

在電話中對葉澤濤道:“她來了,你就過來吧,我跟她在一起的。”

聽到劉夢依這樣一說,葉澤濤拿著電話就在發呆,搞什么嘛,這兩個女人!

雖然不解她們玩的是什么樣的招數,葉澤濤還是向著鄭小柔住的賓館趕去。

就在葉澤濤趕去的時候,劉夢依指著手機道:“他告訴我你來了。”

鄭小柔的嘴就嘟了一下道:“膽小鬼!”

劉夢依心情好了許多,看向鄭小柔道:“你的胸露出來了!”

鄭小柔臉上一紅,拉了一下衣服。

在鄭小柔的臉身上看了一陣,劉夢依哼了一聲站了起來。

劉夢依道:“記住你的話!”

鄭小柔就臉上一紅道:“你真的不介意?”

“又能如何?”

兩女互看了一眼,劉夢依道:“誰叫大家都需要你!”

說完這話,劉夢依站起身來道:“房地產的事情就由你來操作了。”

看著劉夢依走了出去,鄭小柔的臉上表情變幻不定。

就在劉夢依走了不久,葉澤濤就趕到了這里,快速向著屋里掃視了一下時,鄭小柔嬌嗔道:“走掉了!”

葉澤濤強笑了一下,走過去坐了下來。

看著這個曾與自己發生過親密關系的女人,葉澤濤發現這鄭小柔更加的美艷了,剛剛沐浴過后,全身上下散發著一種很肉感的誘惑。

看到葉澤濤在看自己,鄭小柔的臉上一紅,拉了一下衣服道:“婚事談得怎么樣了?”

“還好,雙方的老人都已同意了,先到京里辦酒席,然后省里師傅也會辦一個小型的,然后到縣里來辦。”

兩人雖然在手機里面說話很露骨,可是,現在對面坐著談話時,兩人全都有些不太自在了。

葉澤濤更是感到很是尷尬的樣子。

看到葉澤濤顯得很是緊張,鄭小柔本來對葉澤濤的一點點不滿也散去,看向葉澤濤笑道:“沒想到我到了草海先是夢依知道吧?”

提起了這事,葉澤濤已經想明白了,這是兩個女人有意在試探自己的心意的情況。

“搞那么復雜!”葉澤濤也裝做不高興道。

看到葉澤濤仿佛有些不滿,鄭小柔也怕葉澤濤不高興,就小心道:“這可是夢依要求的,他想看看她在你的心里面有多大的地位,不過,看來你做得很讓她滿意!”

葉澤濤也已經明白了劉夢依的小心眼,開始時到是有些不高興,不過,很快就理解了劉夢依的想法。

劉家的許多事情現在葉澤濤也能猜到一些,特別是田林喜進行了一些暗示以后,葉澤濤就更加明白了一些東西,看看黃欣這次到來后那么急的與自己的父母談婚事,更是在許多問題上都征求父母的意見,這與她以前表現出來的那種高傲完全不同。

通過種種的事情,葉澤濤就明白了劉家在針對鄭小柔的事情上做的文章。

想到了這種可能性時,葉澤濤竟然感到自己的心中有著一種興奮。

不過,葉澤濤也有些懷疑這事。

看向了鄭小柔,葉澤濤試著問道:“你這次來草海是為了什么事情?”

瞪了一眼葉澤濤,鄭小柔的臉又有些紅了。

說實話,鄭小柔長那么大還真是沒有談過戀愛,跟韋正光的婚事也是兩家人操作的結果,當時劉家老爺子還健在,劉家比起鄭家的權勢來說強大之極,誰也沒有想到世事無常,劉家那么快就倒下,反而是當時處于危局的鄭家翻身了。

與韋正光之間的根本就談不上感情,反而是與葉澤濤之間的,通過了那件事情以后,鄭小柔就再也忘不掉葉澤濤了,經常在電話中通話中,鄭小柔就有著一種戀愛的感覺。

現在看到葉澤濤裝佯,她的心里面就很是不滿。

明明很聰明的一個人,硬是要裝做不明白,這讓鄭小柔很是生氣。

葉澤濤看到鄭小柔這個樣子,就明白了自己的猜測果然是這樣。

心中對劉家的行為多少還是有些鄙視。

不過,想到劉家硬是要促成這事,劉夢依和她的母親又都不在意時,葉澤濤就有些吃驚。

這些大家族真是讓自己看不明白了!

“家族的利益真的那么重要?”不知是怎么的,葉澤濤就問出了這么一句。

沒想到葉澤濤突然會問出了這么一句話,鄭小柔一愣之后,神情一黯道:“如果是一般的老百姓,估計家族的利益并不算個什么事情,影響到的只是一家而已,但是,到了劉家這樣的高門大戶時,情況就完全不同了!”

看到葉澤濤疑惑的眼神,鄭小柔嘆道:“假如劉家倒了,你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那就不是劉家的事情,而是整個劉系的事情,一直以來,靠在劉家的這條大船上有著太多的人,太多的家族,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劉家一家的情況了,你最近注意到媒體沒有,不時出現一個某某人因某種原因雙規了,某人又以某種原因倒下了,你明白情況嗎?大部分都是劉系的人啊!”

葉澤濤的心中一驚,說道:“以前還真是沒有注意到這事!”

“哼,到了他們那個層次,你以為他們的情人就沒有?他們就不存在一點問題?為什么以前都沒有事情,反而是現在有了事情了?”

一個個的詢問過來,葉澤濤第一次發現鄭小柔并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種不關心事情的人物,她了解的內情太多了。

葉澤濤第一次有了一種把這女人收下的想法,有著這樣的一個女人暗助,自己走的路會更順一些。

鄭小柔嘆道:“劉家已到了關鍵的時候,再不有一些行動,估計夢依她三叔,那個水利部的副部長就要出事了,到了那個時候,一連串的牽扯下去,夢依她爸也有事,到那個時候,劉家就算是徹底完了,他們現在是真的需要你啊!”

葉澤濤聽完了鄭小柔說的這些話,才算是明白過來,這次的劉謝斗爭就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斗爭,特別是有了孫家的加入,劉家已經失去了反抗的力量,如果劉家完了,跟隨劉家的太多人都要受到牽扯,到時候掉官帽是小事,搞不好真的會搞出大事!

“大家都在逼劉家?”

“你要知道,劉家代表的是一大批人的利益,太多的人不希望劉家倒下,劉家的壓力太大了,如果劉家不來保護大家,到時候大家也就會拋棄劉家,真是走到了那一步,劉家的上上下下都沒好日子過了!”

葉澤濤第一次發現劉家到了這樣的一個危險邊緣,難怪以黃欣那樣的高傲之人都不得不放下了架子!

“看來一個人到了一定的程度,他就要受到許多的制約!”葉澤濤多少有些感慨。

鄭小柔就看向了葉澤濤道:“為了劉家的利益,劉家的人都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

“你爸是什么態度?”葉澤濤好奇地問道。

臉上再次一紅,鄭小柔道:“我爸覺得他欠我的太多!”

葉澤濤就明白了。

看來鄭小柔的父親在對待劉家的事情上,關鍵的還是要看鄭小柔的態度,有了鄭小柔在劉家,鄭家就不會與劉家成為對頭。

劉家真是把什么情況都算計到了!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