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看望李兵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洽談會已經接近了尾聲,越是到了后面,越是讓人激動,省石材協會的一些大企業家們也都紛紛現身,與春竹鄉園區簽定了一些投資意向,使得春竹鄉的石材資源沒有變成德國公司一家獨大的情況,這也令葉澤濤感到了高興。

自己的努力終于有了回報,葉澤濤花了大量時間與省石材協會的商家們進行商談,又引入了幾家石材企業進入春竹鄉共同發展。

當然了,最高興的還是市縣的領導們,春竹鄉的工作亮點太多,給他們帶來的驚喜不斷,無論是崔永志還是許夫杰,全都把葉澤濤當成了一個寶。

葉澤濤最近也暗中跑到網吧去上網,更多的是察看網上有關打死人事件的情況,開始時還見到隱約有自己的情況出現,隨后的時間中,自己和鄭小柔的內容根本就無法見到。

葉澤濤還發現一個情況,一些論壇中原來也還有著議論自己的貼子,現在有意去尋找時,那些貼子已經完全消失,肯定是有心人把這內容刪除了!

看到了這樣的情況,葉澤濤就知道,自己已經不會再陷入這件事情當中了。

至少那劉家的對手沒有把自己涉入進去,這是好事。

從中也想到了鄭家的力量仿佛比起劉家還要大地么一些,對于鄭家,葉澤濤也充滿了好奇。

松了一口氣,葉澤濤暗自點頭,看來還是有人在插手這件事情,也在做的時候不想把鄭小柔牽連進去。

葉澤濤也相信,在這件事情上,上面的人不可能是看到了自己的份上才這樣做,更有可能的是看在了鄭小柔的份上,鄭家應該是在這件事情上充當了一個重要的角色。

從這件事情中也看出了一些內情,鄭家與劉家仿佛并不是融洽,至少在這件事情上,鄭家就沒有過份的幫助韋正光。

太復雜了!

葉澤濤一時之間還真是有些想不明白。

鄭家不是與劉家是親戚嗎,怎么在這件事情上并沒有出手,至少是出手不力。

又去看了一次田老頭時,這次田老頭并沒有多言,只是交待葉澤濤要把心放在工作上,別隨便牽入其它的事情中。

雖然有所指,葉澤濤一時也還是不明白田老頭所指的事情是什么,只是有些猜測,田老頭并不希望自己去摻雜入劉家的事務中。

想想這事,葉澤濤也只能苦笑,自己的層次現在是那么的低,就算是想插入進去,那劉家也不可能同意吧。

想到了劉雨江堅決反對自己與劉夢依的事情時,葉澤濤心中對于自己最終是否與劉夢依會結合到一起的事情也猜不到,他感到這路太難走。

還是按照田師傅的意思,把心沉入到工作中吧!

葉澤濤發現到了這官場當中之后,更多的時間并不是在工作,而是在做著許多與工作無關的事情,華夏的官場真的是復雜之極,一件小事都會引起一場戰爭。

溫芳的電話打來時,葉澤濤剛從田師傅那里回來。

“澤濤,這次洽談會結束了,各鄉都去看望了李副縣長,我們也要意思一下啊!”

溫芳作為一個女人,考慮事情就細心了許多,雖然劉兵與葉澤濤有矛盾,在這樣的情況下葉澤濤也不能不去看望一下李兵,否則的話就會被人說心胸不開闊之類的,這對葉澤濤的發展很不利。

聽說要去看李兵,葉澤濤雖然不想去看,還是說道:“行,你安排一下,我們是得去看一下了。”他也想到了影響的問題。

“澤濤,我聽說了,這次李副縣長的情況很不好,據說查出了許多的病,估計他一時半會也不會再回縣里工作了!我們去看他,這是一個態度嘛!”

葉澤濤就暗自點頭,溫芳的想法很不錯,那李兵一直都在針對著自己,在他病重的時候自己卻去看望于他,這件事情也表明了自己是一個大量的人。

當葉澤濤來到溫芳所說的集合地點時,就看到春竹鄉的同志們都已等在了這里。

看到葉澤濤到來,大家都忙著上前打招呼。

葉澤濤看到方怡梅一身得體的都市裝束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時,就看了方怡梅一眼,看到其它的人沒注意時,葉澤濤小聲問道:“好了吧?”

這話問得方怡梅臉上就是一紅,她當然知道葉澤濤問的是什么。

用差不多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道:“我沒事了!”

葉澤濤就笑了笑,不管怎么說,這個女人算是自己的女人!

發生了那種事情之后,兩人就有了一種偷情的樂趣。

大家坐進了一輛面包車就向著醫院趕去。

再次到了醫院時,大家發現剛好有幾個招商局的人在看望李兵。

看到葉澤濤他們到來,那些招商局的人都熱情上前與葉澤濤他們打著招呼,唯有的就是招商局長的臉上表情有些勉強,這次葉澤濤的成績對他來說就是一場災難。

葉澤濤與溫芳一道走上前去時,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李兵。

只見這時的李兵已經沒有了原來的那種精神勁,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重病在身的老頭,精神已經嚴重失去似的。

看到李兵這個情況,大家都感到吃驚,這李兵難道病得真是不輕。

溫芳與李兵的愛人說著話,葉澤濤卻是走到了李兵的床前。

看到葉澤濤到來,李兵的眼睛中透著一種吃驚,他是沒有想到葉澤濤再次到來,心中一下子有了太多的感慨。

自從躺在這里之后,李兵更多的是希望凌少能夠看在自己幫他做了一些事情的情況下來過問一下自己的情況,一直都在那里等著,結果是根本沒有見到凌少的到來,從自己的老婆那里也聽到了一些情況,為了打死人的事情,凌少也陷入了進去。

細細回想著自己的行為時,李兵也對前途充滿了擔心,失去了凌少的支持,他知道自己在那草海縣就再也沒有了發展的可能。

李兵也知道了春竹鄉的一些招商情況,想到葉澤濤的招商工作做得那么好時,李兵有一種害怕的感覺,這葉澤濤的發展看來是擋不住了,如果他發展了起來,自己還有好日子過嗎?

正是在這樣的心時下,葉澤濤突然到來,搞得李兵就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當葉澤濤的手握上來的時候,李兵感到自己的嗓子就有些嘶啞,話都有些說不出來了,緊緊握住葉澤濤的手道:“慚愧!慚愧!”

葉澤濤一愣,他是聽出了李兵的這意思。

本來對李兵的那種不滿也少了一些。

“李縣長,一定要好好的休息,查出是什么情況吧?”

大家很快就聊起了李兵的病情。

方怡梅這時也是滿含歉意道:“李縣長,都是我沒有安排好飯局,你批評我吧!”

李兵現在也算是反應了過來,這件事情中就是方怡梅在設計著自己,對待方怡梅的態度就跟對待葉澤濤是兩種不同的情況,臉就沉了下來。

不過,當著葉澤濤的面,李兵也不好對方怡梅怎么樣,只是在心里面下了要收拾一下這個女人的想法。

本來葉澤濤的心中已經消失的那種對李兵的不滿,現在突然看到了李兵對待方怡梅的表情中流露出來的那種極度的不高興時,葉澤濤突然有了一個想法,官場中看來真的是打蛇不死禍害自身,這個李兵決不能夠容情了!

方怡梅已經成了自己的女人,葉澤濤當然不容李兵回去之后收拾方怡梅,心中就在想著如果把李兵徹底打倒的事情。

從李兵的眼神中看得出來,這人明顯是一個小人,根本就不值得同情,還得設法把他打得不能翻身才好!

方怡梅同樣是精明的人物,她同樣看出了李兵的這表情,同樣也下了要進一步搞倒李兵的想法。

李兵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一個表情的變幻造成了嚴重的后果,葉澤濤和方怡梅那本來看到他這個樣子時失去的進一步收拾他的心再次濃了許多。

李兵的老婆更是一個沉不住氣的人,看向了方怡梅就大聲道:“你出去,這里不歡迎你!”

方怡梅看了一眼葉澤濤,臉上更加布滿了歉意道:“嫂子,這件事情都是我做得不好,我今天到來,就是想進一步的表達一下我的歉意,我理解你的心情,這樣吧,我先出去,你們繼續聊!”表現出一種很真誠的樣子,方怡梅走了出去。

葉澤濤就看向李兵的夫人道:“方怡梅同志是我們鄉的辦公室主任,當時的飯局安排也是崔書記他們要求過的,她在做這件事情上并沒有任何的錯誤,至于李副縣長身體出現的問題,我認為不能夠怪罪到方主任的身上,如果嫂子要怪的話,我和溫書記都有責任!”

李兵心中就是一慌,難得葉澤濤來看自己,千萬不能把葉澤濤得罪了。

雖然在這件事情上跟葉澤濤也有關系,只能等到自己回去之后再設法慢慢收拾這些人,至少現在不能得罪他們。

想到這里,李兵對葉澤濤道:“澤濤,這事不能怪小方,也與你們沒有關系。”

聊了一陣,葉澤濤他們才算是看完了李兵出來。

看到方怡梅坐在車內,溫芳道:“小方,別介意。”

方怡梅笑了笑。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