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斗就斗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葉澤濤從那房間出來,就看到劉夢依和鄭小柔都擔心地看著自己,臉上帶著笑容,葉澤濤道:“我有點事情先走了,你們慢慢聊!”

看到葉澤濤與劉雨江剛談了就要走,劉夢依有些擔心道:“澤濤!”

仿佛也知道是這樣的結果,鄭小柔到是表現得很平靜,看了一眼葉澤濤并沒有說話。

這時劉雨江就從里面走了出來,臉色陰沉得可怕,對劉夢依道:“夢依,隨我回京城!”

葉澤濤走過去摟住劉夢依,在她的臉上親了一口,微笑道:“放心!”

這是有意示威的行為了,這動作搞得劉雨江的臉色就更加難看。

鄭小柔也為葉澤濤的這行為震動,看向葉澤濤的眼神中有了更多的神彩,心中暗想,劉家在寧海省的影響力現在并不是太強,有了自己的一些安排之后,只要葉澤濤不犯大的錯誤,他在這寧海省就暫時不會有任何的問題。

看到葉澤濤做這動作是表顯挑戰韋正光的母親時,鄭小柔感到這個男人真是有趣。

這時的鄭小柔并沒有把自己當成是韋家的兒媳婦。

在鄭小柔的心里面,與韋家的關系也就是如果一般人之間的關系一樣,自從進入了韋家,看到了韋家人的嘴臉,特別是韋正光做出了那么多對不起自己的事情之后,她早已就沒有再把自己當成韋家的人。

想到韋正光時,鄭小柔心想,到是要把葉澤濤扶持著與劉家斗上一斗!

同樣是家族子女,鄭小柔也有著一種叛逆之心。

不得不說,鄭小柔對于嫁給了韋正光這樣的人是不樂意的,兩人早就已是沒有住在一起了,現在出了一件這樣的事情之后,她的心反而是傾向于葉澤濤一方。

“夢依,聽話,跟我回京城!”劉雨江再次對著劉夢依說道。

“大姑,我有我的事情,我剛與春竹鄉園區簽了意向,我得把我的事情,京城我暫時就不回了!”劉夢依表現出了一種堅決。

聽到劉夢依的話,葉澤濤的心弦仿佛被撥動了,對于劉夢依,他是第一次有了那種很濃的愛意,這個女孩子真的是不錯!

“你!”

劉雨江生氣了。

“大姑,我跟澤濤去談項目了,有表嫂陪你就行了,我們走了!”

劉夢依一拉葉澤濤,兩人就走了出去。

看著兩人的離去,劉雨江真的是氣急了,對著鄭小柔就說道:“這怎么得了啊!你看看,你看看!”

鄭小柔笑道:“現在年輕人談情說愛的,長輩們就別管了,管也管不了的!”

劉雨江看向了鄭小柔,看到鄭小柔并沒有異樣的情況時,心中就在想,難道鄭小柔真的與葉澤濤沒有發生關系?

在劉雨江的想法中,如果兩人發生了關系,肯定會不自然,現在這鄭小柔表現得非常自然,真是讓人奇怪。

兩人一直也并不是融洽,沒抓到把柄,劉雨江還真是不太好詢問情況。

“小柔,正光的事情怎么辦?”劉雨江還從來沒有遇到過葉澤濤這樣當面頂撞的人,一時之間也真是搞得有些發昏,就問了一句。

鄭小柔道:“擺平這事并不難,對于劉家來說就不難,關鍵的還是正光可能仕途之路就斷了!”

這話說得就非常實在了,正是劉雨江最擔心的事情,臉色就更加難看,現在輿論這一塊上,劉家的影響力已經大不如前了,正是大不如前的情況,這才在出現了事情之后,媒體出現了推波助瀾的情況,這才是劉雨江最擔心的事情。

“你爸是什么意見?”遲疑了一陣,劉雨江問道。

鄭小柔道:“我爸說了,正光這人沒有從政的能力,就算是把她推起來,他也走不遠,這次發生的事情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斷了他從政的念頭,對大家反而是一件好事。”

劉雨江已是有了怒氣,鄭家現在爬起來了,與劉家也不再是以前的那么和諧了,這話說得!完全就是看不起自己的兒子嘛!

鄭小柔說道:“媽,我認為這事發生也很好,我爸說得不錯,正光這個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官場那么兇險,他能夠應付得過來?我爸的擔心并非多余,他越是當得官大,就越是危險,到時候搞不好還會連累到大家,不當官正好!”

“你說些什么話!”對鄭家已經不滿了,又聽到鄭小柔這樣說話,劉雨江就極度的不高興了。

鄭小柔并沒有爭執,心中在想,自己的父親已經態度明確了,在這件事情上可以幫助韋正光化解,但是,父親是不希望劉家把韋正光扶起來的。

沉著臉,劉雨江想到這件事情上還得靠鄭家去撲滅輿論時,緩和了一下語氣道:“你回去好好的說一下,畢竟是你的丈夫!”

“行,我再說一下這事!”

雖然與韋正光沒有了夫妻的那感情,鄭小柔表面工作還是要做,就答應了一聲。

看著鄭小柔向著臥室走去時,劉雨江的目光一直在觀察著鄭小柔,她還是有些懷疑,自己的這個兒媳很有可能真的與葉澤濤發生了關系。

鄭家越來越強勢了!

劉雨江一想到這事,心情就有些不太好。

走出來時,劉夢依挽著葉澤濤的手就有些擔心道:“澤濤,大姑姑跟你談了什么事情?”

葉澤濤道:“也沒有什么事情,就是認為我們兩個人不合適而已!”

劉夢依就生氣道:“我的事情決不讓別人插手!”

葉澤濤停下了身影,目光看向劉夢依道:“我覺得你還是好好的想一下,我并不是好人!”

劉夢依就笑道:“我當然知道你不是好人了,現在你也開始變得壞起來了!”

葉澤濤一愕。

劉夢依道:“你跟我大姑姑是怎么說你與鄭小柔的事情的?”

葉澤濤搖了搖頭道:“你說得很對,我是變壞了,變得不誠實了!我把鄭小柔講的故事也講了一遍!”

劉夢依聽到鄭小柔就嘟嘴道:“以后不許再跟鄭小柔有任何的關系!”

葉澤濤認真道:“你對我的情意我明白!“兩人對望一眼,大家都能夠從對方的眼神中看出一種真誠。

劉夢依道:“現在你把我大姑姑得罪了,她會全力打擊你的!你可能不知道,我在家里并沒有多大的影響力,我只能不斷抗爭!“摟過劉夢依,葉澤濤笑道:“你也太把我葉澤濤看扁了,我到要看看我到底能夠走多遠!”

說這話時,葉澤濤還真是把一切的家族力量拋到了一邊,由于沒有了顧慮,他的神情面貌一變而很有氣魄。

看著葉澤濤的這種變化,劉夢依道:“就算是離開劉家,我也要跟你在一起!”

葉澤濤道:“雖然我的力量很弱,我還是真斗上一斗,我相信草根同樣也能夠打出一塊天地!”

劉夢依想了一下道:“其實,劉家在寧海并非就有那么大的影響力,你的師傅反而到是很有影響力,關鍵的時候你可以去找他幫忙。”

葉澤濤道:“他能有多大影響?”還是有些吃驚了。

劉夢依道:“他叫田林喜,是原來寧海省的司令員,退下之后不喜歡京城,就住在了寧海,他的性格很孤僻,卻又護短,有一個兒子在常光省任副省長,還有一個兒子在京城二炮任軍長,別看他看上去很一般,他的門生故舊在軍中的影響力極高!”

葉澤濤還真是沒有想到田老頭會是這樣的一個人,也是吃了一驚。

劉夢依又說道:“他的首長現在在京城也很有威望,特別是軍中的威望,只要有了他的保護,誰也不能拿你怎么樣!”

“他跟你們家是什么關系?”葉澤濤感覺那田老頭與劉家也是有關系的人物。

劉夢依笑道:“這個你以后就知道了!”

葉澤濤就看向了劉夢依,劉夢依笑了笑道:“你師傅是一個開明人士,他是把你看成了他的兒子了的!”

葉澤濤就笑了笑,并沒有深入去問內情。

這事是葉澤濤沒有想到的事情,在葉澤濤的想法中,田老頭就是一個省里退了休的人而已,他的身上根本看不出軍人的樣子,沒想到還當過司令員!

想起田老頭每天精力充沛的樣子,葉澤濤就笑了起來。

劉夢依道:“這次韋正光是真的遇到了麻煩了,我們家也不可能完全擋住這事,他本來是有希望進入市委黨委的,現在出了這事,他是完了,估計這件事情對劉家會產生一些連鎖的反應,我不得不回京一趟了,你有事就找你師傅!”

感受到劉夢依的關心,葉澤濤道:“別委屈了自己,你放心,我葉澤濤還沒有那么弱!”

劉夢依就笑道:“我相信你!”

兩人說了一些情話,感情進一步的在加深。

葉澤濤自己都不知道會出現這樣的情況,與劉夢依之間竟然通過這事而更加的親密起來。

很想進一步了解劉家的情況,最終葉澤濤還是沒有詢問,他知道自己現在根本沒資格去管劉家的事情。

還是要把精力放在春竹鄉的發展之上!

葉澤濤的心中再次想到了貧困的春竹鄉。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