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光少不姓劉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在一套很是高檔的別墅內,劉夢依陪著鄭小柔已經來到了這里,只見里面除了那個光少之外,就只有凌少的存在。

鄭小柔一進入房間,就看到了自己的丈夫與黃凌坐在那里很是郁悶地抽著煙。

看到了丈夫那樣子,再想到葉澤濤時,鄭小柔反而沒有了剛來時的那種急切的心情,走過去坐了下來。

“怎么了?”劉夢依問道。劉夢依到是對于這事有些著急。

看到進門的鄭小柔,光少的臉色陰晴不定,仿佛壓抑著怒火似的。

黃凌看到兩人進來,忙站起身來道:“嫂子來了。”

鄭小柔雖然與光少并沒有多少夫妻間的情意,但是,畢竟兩人還是夫妻的關系,也想知道發生了什么樣的事情。

面對著光少,鄭小柔表現出來的就是一種孤傲之氣,她的出現,竟然壓得光少有些不敢說話。

劉夢依看到光少的樣子就在心中嘆氣,姑母的這個兒子現在已成了劉家的一個寶貝,自從自己的哥哥在一次意外中死去,這個光少就成了劉家需要大力培養的人了,誰讓劉家后繼無力!

再想到姑姑為了這個光少在家里面全力運作的情況,劉夢依把他一同葉澤濤比較,就嘆了一聲,這人根本無法與葉澤濤相比。

一想到這事,劉夢依就有些氣悶,前段時間家里面逼著自己進行和親,就是想拉到更強的力量來幫助光少,可是,這光少真的能夠起來?

劉夢依太清楚光少的情況了,這人吃喝玩樂到是一把好手,要讓他真的有所發展,難度不是一般的大。

再看看表嫂時,劉夢依都為表嫂不值,想當初鄭家勢弱的時候,鄭家迫不得已,只好與劉家進行了聯姻,隨著鄭家得到了劉家的支持,現在鄭家大有反超劉家的架勢,在這樣的情況下,劉家都不想過份得罪鄭家,家族的興衰在兩家里面表現得非常的明白!

光少叫韋正光,他的母親是劉夢依父親的姐姐,父親叫韋宏林,是林業部的副部長。

“光少打死人了!”黃凌看到鄭小柔的目光,只好說道。

這話嚇得劉夢依和鄭小柔不輕,劉夢依失聲道:“打死人了?”

隨之想到了韋正光到寧海的目的,劉夢依的臉色就不太好看了,沉聲道:“韋正光,我告訴你,我的事情你不能插手,是不是因為我的事情,你又搞了什么事情!”

上次回到京城,劉夢依就很是不高興,與家里鬧了一場,逼著嫁人的事情地算是化解,這次韋正光又跑到了寧海,雖然是帶著鄭小柔到來,說了是來玩,劉夢依還是擔心他對付葉澤濤。

韋正光的目光閃礫了一下,怒聲道:“狗日的,誰在背后整我,讓我知道了是誰在整我,我要他好看。”

鄭小柔看時到桌子上的手提電腦,就坐過去看著電腦中的內容。

電腦中完全就是韋正光瘋狂打著那兩人的情況。

看到韋正光那么的暴力,鄭小柔就微皺眉頭道:“發生什么事情了?”

這個!

黃凌剛想說時,才發現這事還真是無法說得出口,特別是當著鄭小柔在這里。

黃凌就偷偷看了一眼鄭小柔,他不得不嘆服這鄭小柔的美艷,對于韋正光也生出了一些嫉妒,這樣的女人他也能夠得到,真是老天不公!

沒聽到兩人說話,鄭小柔就看向了韋正光道:“正光,你說!”

張了張嘴,韋正光眼皮跳動,最終還是沒有說話。

劉夢依這時也看完了那電腦中的內容,有些不解道:“正光,你吃錯了什么藥了,跑去警察局里面這樣瘋狂打人!”

看到劉夢依看過來的目光,黃凌苦笑道:“現在不是打人的問題了,關鍵的是有人把這內容傳到了網絡上,并且配上了文字,說是警察局的黑暗,還說是貴公子行兇!這事是大事了!”

鄭小柔沉聲道:“正光,人現在正是進入市委常委的關鍵時期,家里面花了多少的心血?你看看你,搞出了這樣的事情,你還能提得上去?”

劉夢依也說道:“現在網絡發達,只要有一個人影,大家會很快查出情況,再說了,那么多人認識你,相信京城的人都知道你打死人的事情了,這事不要說是進入常委,就是如何處理這事都成了問題!”

這就是韋正光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他本身并沒有多少能力,家族在無人可用的情況下,就想硬生生的把他提撥上去,花了太多的心血,眼看著就將由一般的副市級進入市委常委,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伍彪到底是怎么處理的!

這事韋正光越想越氣,怎么就把人打死了!

黃凌的手機響了起來,打開一看,就說道:“我爸的電話。”

只見黃凌拿起了電話接聽了起來。

過了一陣,只見黃凌痛苦地走過來道:“我爸打來的電話,這段錄像已經引志了各方高度的重視,很難壓下去了!仿佛,仿佛省里面也有人在趁機搞事。”

劉夢依看向了韋正光道:“花了那么大的力氣,看你怎么向長輩們交待!”

對于家族要扶持韋正光的事情,劉夢依是有著不同意見的,她當然知道這個韋正光就是一個扶不起來的人,可是,鄭家也在這事上花了一些功夫,畢竟鄭家的人還是認為在聯姻這事上對不起鄭小柔,這是打算進行一些補償。

黃凌看向了韋正光道:“光少,我爸說了的,趁著現在還能走,你最好先回到京城去!”

韋正光一愣之后,心中就有些慌了,雖然他們這樣的家族還是能夠壓下一些事情,可是,這種明顯曝光了的事情,就算是家庭也難以壓下,特別是劉家現在后繼無力,大家又都想把劉家的后繼力量削弱的情況下,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后,肯定有著太多的人把目標盯向了自己。

心中大慌之下,韋正光已經不想再忍了,心中好壞憋著的火正處于爆發的關頭。

鄭小柔這時說道:“正光,你還沒有說你為何要打人的事情,現在一家人在這里,你總得讓我們知道吧!”

“說!說!老子還不是為了你!”

韋正光終于爆發了,一腳就把桌子踢翻,指著鄭小柔就大聲吼了起來。

鄭小柔就是一驚,她一下子就想到了發生在那包間中與葉澤濤做的事情,這事絕對不能夠承認!

劉夢依不高興了,對著韋正光道:“你吼什么吼,有什么話不能夠好好的說?”

反正都這樣了,韋正光大有破罐子破摔的韻味,對著劉夢依大聲道:“你問問她自己,那天他與葉澤濤做了什么事情!”

說著這話,韋正光喘息著。

劉夢依一震之下看向了鄭小柔,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事還與葉澤濤有了關系了。

鄭小柔表現得非常的平靜,說道:“你不問,我還真是想說一下這事的,那天我喝醉了,走錯了房間,就進入到了一間與我們包間差不多的房間里面,正好就碰上了你打的這兩個人,他們趁著我喝醉了,就逼著我喝啤酒,也不知道是怎么的,我喝了之后就處于全身軟弱狀態,能看不能動,兩人正在對我動手動腳時,就沖進來一個年輕人,就是今天在展會上看到的葉澤濤!”

鄭小柔也沒辦法了,她知道這事只能編了,要不然對大家都不好。

聽著鄭小柔講述,劉夢依急道:“后來呢?”

鄭小柔道:“反正我感覺到自己全身乏力,就倒在那沙發上看著,葉澤濤進來之后就與那兩人打了起來,葉澤濤到是很厲害,幾拳幾腳就打翻了那兩人,嚇得他們飛快跳了出。那天葉澤濤可能也是喝得多了,打跑了人之后哈哈大笑起來,看到桌子上有一瓶啤酒,他自己就拿起來大口喝下,結果他就發生了與我一樣的情況,整個人就倒了下去,過了好長時間之后我們兩人才恢復過來,你說我們能夠發生什么事情?”

看著鄭小柔理直氣壯的說話,韋正光的氣勢就弱了許多,小聲道:“他們說是啤酒中下了春藥的!”

劉夢依的雙眼就看著鄭小柔,這樣的事情真是太出她的意料之外了,想到葉澤濤有可能與表嫂發生了事情時,她的心很亂,現在聽到鄭小柔的解說,她更加著急。

鄭小柔突然大聲道:“原來你以為我與葉澤濤發生什么事情了!韋正光,你跟我說清楚些!你怎么能憑白亂說!”

黃凌這時也說道:“光少,這事真是有些不對的,我想起來了,他們說過的,這藥他們也沒有用過,現在假冒產品那么多,上次我的一個朋友搞了搖頭丸來服用,結果根本就沒有起作用!”

這時鄭小柔就哭了起來,大聲道:“韋正光,你天天在外面亂來,我忍了,現在你又憑白污我清白,你愛怎么想就怎么想去,想搞人家葉澤濤也別往我身上潑污水!你這次跑到寧海來就是想暗中搞葉澤濤,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那點心思,只是瞞著夢依而已,現在好了,還想引起夢依對葉澤濤的恨意,你也別把我帶上啊!”

劉夢依一時之間就有些搞不明白狀況了,鄭小柔后面的一句話一說出來,劉夢依就想到了韋正光一直以來在搞葉澤濤的事情,氣憤道:“韋正光,你的事情我不再管了!”

說完這話,劉夢依氣憤地走了出去。

鄭小柔看到劉夢依走出,也起身隨后走出。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