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力保葉澤濤的人們

支付寶搜索“276997”,領取支付寶紅包,最高99元,每天可領取1次!

高震山陰沉著臉坐在小會議室里,經過這事之后,雖然保住了命,整個人卻是仿佛老了許多,也失去了往日的精神,情況非常明顯了,這次的事情不管怎么說都是林民書和葉澤濤引起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心中除了對林民書的憤恨之外,連帶著對葉澤濤也非常不滿。

高震山看了一眼縣委秘書長陳鎖源,陳鎖源知道該自己說話了,說道:“這次縣里出現了一些不好的現象,春竹鄉的班子爭斗越演越烈,非常不像話,為了嚴肅紀律,也為了教育同志,更為了草海縣的正常秩序,我提議對影響極壞的春竹鄉黨委書記林民書和葉澤濤進行處理。”

由于大家都知道情況,具體的情況陳鎖源就有意回避了。

說完這話,陳鎖源就看向了常委們。

目光在大家的身上看了看,高震山道:“這事本來關系到我本人,我應該回避,但是,這會我又不太好回避,老陳提出了他的想法,大家都議一下吧。

大家都知道現在的高震山就是一團怒火,誰撲上去就將被燒毀,一時之間會議室里面到是顯得靜了下來。

崔永志一直坐在那里面著高震山的情況,心中也是暗笑,這段時間自從自己的后臺倒了,高震山就跳得厲害,大有把這草海縣掌握到他手中之意,更是暗中讓人搜集著自己的材料想搞自己,要不是自己在盛正豐的事情上涉入不深的話,這次真是危險了,現在終于有了一個機會,這個機會對自己來說也許就是一個翻身的機會,不好好抓住的話,就對不起這次的機會了。

崔永志根本就不相信葉澤濤沒有強硬的后臺,對葉澤濤的情況他都一直在進行著關注,以前葉澤濤屬于高震山一系的人,自己到是沒有任何的機會,這次高震山為了老婆的事情,這是要對葉澤濤動手了,反正死馬當活馬醫,無論葉澤濤是否有著強大的后臺,自己都得護他一次,反正不損傷自己什么,不過幾句話的事情,護得好的話,也許那葉澤濤真有強大的后臺,他的那后臺就會感激于自己,到是有可能占有一些利益。

崔永志剛想說話時,沒想到紀委書記黃啟功反而是第一個說話的人。

只聽黃啟功慢聲道:“同志們,我這時還是有些情況想補充一下的,在這次的事件中,據我們掌握的情況,葉澤濤同志其實就是完完全全的一個受害者!”

他的話引起的震動不可謂不小,這話一出,就是紀委要為葉澤濤證明清白了,這說明了什么?很有意思了!

黃啟功的目光在大家的身上看去時,心中也是郁悶,這次自己同樣對于葉澤濤也是惱火,搞出這樣的事情以自己的感覺應該就是葉澤濤在操作,搞葉澤濤一下也不為過,可是,就在昨晚十二點半,自己剛剛睡下不久,電話就打來了,是市委副書記何格寧打進來的電話。

作為何格寧一系的人,黃啟功當然非常在意何格寧的這個電話,在電話中何格寧聊了一句不著邊際的話,最后落到了一點,就是要求自己無論如何也得為葉澤濤說話。

當然了,何格寧的話不是那么明白,但是,話里話外透出的都是一種對葉澤濤事情的高度重視。

讓一個市委副書記半夜打來電話就說一個鄉干部的事情,這事以黃啟功這樣的老官員來說,決不是一件小事了。

接了電話,黃啟功就沒有睡著過,干脆坐起身來一邊抽煙,一邊分析著這事,心中就是一驚,難道傳說中的葉澤濤有著省里強大后臺的事情是真的?

頭上就有些冒汗了,如果這事是真的,自己就在操作葉澤濤和林民書的這事,明天上午已經通知了要開常委會,高震山殺氣極重,就是想借拿下林民書和葉澤濤來震懾一下全縣的人,自己本來還打算支持于他的,現在看來決不能再這樣去做了!

正是有了這樣的想法,今天他就急著第一個跳出來為葉澤濤平反了。

看到大家愕然看向自己,黃啟功又說道:“我們通過大量的了解和調查,發現在這件事情中,葉澤濤同志根本就一無所知,整個的事情都是林民書自導自演的事情。”

縣委宣傳部長周安榮不解道:“林民書怎么會拿一部錄過內容的東西給紀委呢?”

黃啟功道:“我們了解過一個情況,林民書的確購置過了一臺攝像機,是在半年以前購置的,這事他的老婆可以作證,為此,我們根據那提供的線索,到市里的那家出售機器的專賣店進行了調查,有了意外發現,林民書半不只是購是購置了一部這樣的機器,是購置了兩部,我們在詢問林民書時,林民書說他的另外一部丟失了,同志們啊,事情就明顯了,林民書應該是拿了其中的一部當成賄賂品對葉澤濤同志進行污陷,情節非常惡劣啊!”

調查得那么清楚?

事前怎么沒有說出來?

常委們看著黃啟功,頭腦中想的就太多了。

崔永志沒想到黃啟功會第一個跳出來為葉澤濤平反,縣里的人事情況崔永志是非常清楚的,黃啟功有著何格寧那個市委副書記的后臺,前一天還要搞葉澤濤,今天就跳出來為葉澤濤說話,這樣的反差極大了,要不是背后有人進行了指示,黃啟功會自打自己的嘴巴?

細細一想,崔永志就更加確定這事一定是何格寧有了指示。

是不是說何格寧也有了一些察覺了,或是更上一層的人對何格寧也有了指示了?

不能再猶豫了,崔永志咳嗽了一聲道:“我也談一點自己的看法吧,林民書的事情的確對我們縣的聲譽帶來了極大的危害,也給震山書記帶來了傷害,這件事情我認為必須嚴肅處理,對于我們黨內的害群之馬,就決不可以手軟,該拿下的就一定要拿下!但是,聽了啟功書記的解釋之后,我也有了一些想法,在進行這事時決不能夠把好人也說成是壞人,葉澤濤同志我還是了解的,一樣以為葉澤濤這個年輕人都表現得非常不錯,群眾的評價也非常高,既然這事葉澤濤同志并不清楚,就決不能夠牽連于他!”

崔永志是明確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了。

鐘守富沒想到崔永志會站出來為葉澤濤說話,心里就不太舒服了,心中就在想,自己一直也是支持你崔永志的,現在有了這樣的一個機會把葉澤濤收拾,你崔永志怎么就站在了葉澤濤一方了,心中不樂意,就說道:“崔縣長,我認為這事細想起來與葉澤濤是有著關系的,事情里面有著不少的疑點,根據林民書的講述,這事與葉澤濤是脫不了干系的,既然是這樣,就應該對葉澤濤也進行處理才是!”

事情因為葉澤濤而復雜了,一直站在崔永志一方的鐘守富與崔永志唱了反調了。

崔永志看了一眼鐘守富,心中暗想,這老小子還以為自己真是一個人物了,現在還看不明白情況,想整葉澤濤,也要有那樣大的胃口才行嘛,自己決不能夠再支持于他了,搞不好再支持他的話,連著自己都萬劫不覆了!

“守富,我說過的,事情一定要一分為二才行,在沒有證據證明葉澤濤有問題的情況下,縣委最好別做出有損干部的事情!”

說到這里,崔永志微笑著看向黃啟功道:“啟功同志,有證據能夠證明葉澤濤有問題嗎?”

黃啟功看了一眼陰沉著臉的高震山,心中苦笑,自己在這事上還真是只能站在崔永志一方了!

“的確沒有證據能夠證明葉澤濤有問題!”黃啟功只好說道。

微微點頭,崔永志沒有再多言。

事情發展到現在,仿佛又變成了高震山一系與崔永志一系的人在斗的情況了,只是今天有些特別,兩方的人都互相站在了反面,一些搞不明白情況的人只能是緊閉著嘴巴觀著風向,他們發現這事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簡單。

常務副縣長彭學云坐在那里一直都在回想著一個事情,自己的兒子在縣團委工作,昨天就接到了一個電話,是那個參加了春竹鄉重建公示組的女青年打來的電話,向自己的兒子說起了一個事情,就是突然間葉澤濤帶了一些人到了春竹鄉。

彭學云知道自己的兒子正在與那女青年談著戀愛,兩人只是在談情之余說出了那個情況,兒子也是晚上回來時隨意說起。

那情況中有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就是團省委那個一直眼睛望在天上的干部面對著一個老頭時,表現出來的恭敬大家都看出來了。

現在聽到了崔永志和黃啟功都在為葉澤濤講話時,聯想到傳來的情況,彭學云就再次向著兩人看了看。

有問題!

一定有著問題!

彭學云明白了這事是存在問題的地方,應該是葉澤濤的后面人發話了。

自己該怎么做呢?

反正是順水人情,幫葉澤濤一把也花不了多大的事情,林民書就算是有后臺又如何,有了那錄像上的證據,說到哪里也是他的不對,他背后的親戚也沒有話說,葉澤濤就不同了,幫他一把,就是結一個善緣。

想了一陣,彭學云就說道:“我同意永志縣長和啟功書記的意見,區別對待很重要,葉澤濤同志既然不知道這事,就不要硬把他拉入到里面吧。”

龐輝壓根就不想動葉澤濤,趁機道:“我看這意見是對的,但是,對于林民書,就一定要嚴肅處理!”

高震山這時也多少清醒了一些,在心驚于葉澤濤后面的強大力量之余,也只能微微點了一下頭。

PS:感謝越來越多書友的支持,感謝風語者泰德、火燒公公、╃蕭湘夜雨、x200102(違禁,前面的只好不要!)、東山肥牛、frank210019、斷劍生、huangxw621、paton、若從來、kuei柜子、dejunlu、愛煙草、漂在井中月、路布凡等書友的打賞和評價!

C

微信打賞,感謝您的支持!